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狐(求收藏、推荐票!)
一本读|WwんW.『yb→du→.co
    事实证明夏凡的选择没错。

    当他向店家提起这事时,才发现还空着的房间已屈指可数,其中大头早被那些世家子弟订下,余下的不是要价甚高的上等厢房,就是通风采光皆差的底层小房。

    另外即便是最小的单床房间,其收费也高达一两银子一天,这个价格已和京畿的大客栈相仿,俨然摆明了一副要宰客的态度。

    夏凡现在总算是明白,为何监考官要将“不得干涉村民的日常生活”写进考试规则里了。若是这种“黑店”搬到外面去,只怕要不了几天就会被人砸个稀巴烂。

    按照这个思路推测,店子提供的一日三餐恐怕也都是“景区价”,携带进来的十两银子若不精打细算的话,估计撑不到考试结束。

    大门大派的弟子并不缺钱,但在规则的限制下,银子隐然也成了一种重要资源。

    是用它来维持自身的良好状态,还是去交换情报,都得由考生自行判断。

    夏凡发现自己似乎摸清了考试组织方的思路。

    比起你问我答的科考、拿起兵器就上的武考,士考显然更偏重于考生的综合能力。

    它更加自由,但需要考虑的东西也更多,而且答案不止唯一解,只要不违反规则,怎么来都行。

    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此种测试方法或许十分奇特,但对夏凡而言已算是见怪不怪了——比起单纯的测试术法能力,他更中意这种完全看个人发挥的方式。

    他掏出三两半银子,直接订下了三日住房,外加今晚的晚餐。

    从凤华县赶到青山镇可谓一路奔波,风尘仆仆。既然时间充裕,不如先好好休息一晚,将状态恢复到万全。

    回到房间,夏凡忍不住撇了撇嘴。

    不愧是大家挑剩下来的住房,尺寸有没有五平都不知道,一张窄床和一张木桌就是全部家具。楼板倒是略高,距地差不多三米,以至于窗户也开得很高,不踩在桌子上根本无法够着,一边修习一边欣赏外面景色是别想了。

    不过房间整体倒是很干净,房梁角落没有蜘蛛网,床脚也不见灰尘,比起那些无人打理的茅草房无疑要好上太多,看来枢密府的钱没有白花。而另一个优点便是,它位于一楼走道尽头,整个旅店的拐角处,算是店里最安静的一处住所,非常适合修行。

    想到这里,夏凡干脆放下包裹,爬上床打起坐来。

    自打他被便宜师父收养后,这样的修习便从未间断过,无论寒暑雨雪,至今已有十五年。

    这也是世间万法的入门方式——引气入体。

    说起来很老套,但先人认为宇宙初开,混沌化二,重的为“积”,下沉聚为死物。轻的为“气”,上浮遍布寰宇,并凝聚成生灵。活物虽因气生,却也失去了气的活性,因此想要壮大自己,必须重新掌握纳入气的法门,令其不断洗涤自身,方能重新建立起与气的联系。

    这一套理论和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说辞颇有些相像,看上去极为唯心,但问题偏偏是,气确实存在。

    事实上能不能感知到气,正是跨入方士门槛的先决条件。

    夏凡至今还记得,在师父的引导下“看到”气的那个晚上——漫天繁星之下,忽然出现了比星辰更醒目的东西,它们不似云雾,倒更像是另一种星辰:光点彼此闪烁,随风飘动,密密麻麻,数之不尽。只有在视野远方,它们才会连成一片,形成气的状态。

    也就是那一天,他原有的常识被击得粉碎。

    一连串问题涌上脑海,宛如喷发的火山,他几乎是竭尽全力,才让这些明显超过年龄范围的疑问不至于脱口而出。

    而且他心中清楚,就算是师父,也不一定能给出满意的答案。

    至此以后,夏凡便在修炼上投入了极大的精力。

    日复一日的打坐,哪怕饿着肚子也不落下修习,学习符箓的画法,学习有关方士知识的一切。就连对一切都不怎么上心的便宜师父,也对他的表现感到大为震惊,还说这世间能者天才不知凡几,但小时候就能有如此毅力和悟性的,千万人里也挑不出一个。

    只有夏凡知道,自己跟天才毫无关系,悟性来自于系统化的教育,而毅力不过是年龄积累的伴生物。

    没错,他曾生活在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记忆里关于那边的一切都历历在目。

    只不过他怎么都记不起来,自己究竟是如何来到这个时代的。

    两者之间似乎并没有明晰的界限,仿佛是眨眼之间,又仿佛过了很久一样,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已成为了一名在泥地里打滚的孤儿。

    就连夏凡这个名字,也是他沿用过去的记忆,自己给自己取的。

    幸运的是,便宜师父并未在这一点上深究下去。

    大概他觉得,一个三岁的孩子能记住父母取的名字,也不是什么太稀罕的事情。

    凭借着领先一步的学习能力,夏凡很快对这个世界有了一个整体的认知。

    正因为生灵因气所生,也就意味着意识先于身体诞生,同样身体消亡后,意识也不一定会重新回归于气的状态。在一些特殊情况下,意识能独立存在,或演变成别的什么东西,比如魍魉鬼怪。如果不加处理,它们会在气中不断壮大,最后祸害人间。

    虽然夏凡还未见过真正能祸害一地的妖魔,但也跟师父解决过一些小的邪祟,确认了它们并不是什么民间怪谈。

    除此之外,引气修习至今,他也能切实感受到身体的变化——无论是力量还是反应、视力与听觉,都远远好过普通人。或者说要不是因为这些改变,他还真不一定能在医疗水平恶劣、淋一场雨就有可能病毙的时代跟随师父一路流浪,且顽强地活到这个岁数。

    这种肉眼可见的提升可谓进一步激发了他修习的动力。

    如果说一份汗水就有一份回报的减肥是世界上最不会辜负人的投入,那么能提升身体极限的锻炼显然就更值得专心对待了。

    进入修习状态后,夏凡感到那些细小的星辰正与自己融为一体,通过它们,他的意识仿佛有了无限的延展空间,每一次呼吸既像是来自于自身,又像是源自于世界。

    这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

    用过店家送来的晚餐后,他又继续回到引气状态,一直持续至深夜。

    遗憾的是,感受气时需要聚精会神,并不能代替休息,也不能一边睡觉一边训练,所以该入睡时还是得乖乖闭眼。

    就在半梦半醒间,夏凡忽然感到了一丝异样。

    他猛地睁开眼,却发现高悬于头顶的窗户不知何时被开启,从窗外透露进来一抹血红色的光影。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将木剑抓在手中,小心翼翼的踩上桌子,踮起脚尖向窗外望去——

    只见一轮红月高挂穹顶,将大地生生染成了一片猩红!

    同时小镇中也有异变发生——地面上出现了众多土包,这些土包一点点被顶开,一具具骸骨从地下爬出,发出骇人的怪叫。

    夏凡不由得一愣。

    这场面仿佛似曾相识。

    而且那些骷髅怪物,怎么看都透露出一丝可爱。

    等等,可爱?

    其中一具骷髅像是发现了它,转身一跃而起,直朝窗口扑来!

    下一刻,夏凡惊坐而起,发现自己仍躺在床上。

    这是……梦?

    如果是梦的话,未免也太真实了点,无论是清晰程度还是声音触感都远超过去的梦境,即使醒来后也能记得所有细节。

    他不自觉抬头向窗户望去,接着心里微微一紧。

    窗户确实被打开了,而且窗口处还多了些什么——他花费几秒适应黑暗环境后,才辨别出那团黑影的轮廓。

    那是一个靠坐在窗旁的人影,而且目光正聚焦于他身上。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一片漆黑中,最为显眼的便是对方那双反射着微弱光线的金色双眸了。

    夏凡刹那间便意识到,这场怪梦和眼前的人有关。

    “莫非……你也是野炊爱好者?”

    “野炊?那是什么——不对,你为什么不害怕?”出乎意料的,对方很快有了回应,而且听声音竟是一名……女性,尽管语气听起来冷冰冰的。

    我为什么要害怕一群Q版骷髅?

    夏凡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

    不过对方愿意开口,也让他稍稍松了口气,如果来者恶意满满,应该不会等到他重新睁开眼睛。

    他摸索了下,从床脚的衣服里掏出火折,吹出火星后点燃了桌上的蜡烛,昏暗的火光顿时驱散了室内的暮色,也让他看到了对方的模样。

    来者并非人类——这是夏凡心里的第一个认知。

    “她”看上去虽然确实像女子,但头顶那双竖起的耳朵实在太醒目了些。

    如果对方不是cosplay爱好者的话,这种混杂着非人特征的物种,一般被称作魑,或妖。

    “狗?”夏凡试探着问道。

    没有回应。

    “猫?”

    能在夜晚中反光的眼睛,确实像极了猫。

    依旧沉默。

    “狼?”他再猜。

    “够了,是狐!”她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新书读者群来啦,871301822,在书友群顶部也能看到哦。一起来唠嗑吹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