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风险投资
一本读|WwんW.『yb→du→.co
    第二天清晨阳光照入窗口的一刻,夏凡便醒了过来。

    没有马车的颠簸、扰人的蚊虫,这一觉他睡得格外香甜,先前一路奔波带来的疲劳感也都不翼而飞。

    就连昨晚出现的狐妖,亦像是梦一般——

    等等!

    夏凡从床上一跃而下,跳上破旧木桌,探头向窗外望去。

    随后他不禁翘起了嘴角。

    只见摆在窗台上的碟子里已空空如也。

    看来那并不是自己的幻觉。

    既然拿走了卤牛肉,那是不是意味着对方接受了协议?

    他忽然对今晚期待起来。

    穿上外袍,到后院的井边简单洗漱了一遍后,夏凡来到大堂,花两钱银子要了一份蒸窝头。

    这倒不能怪他不节省,自从能感气和引气后,他的饭量就大了许多。身体没见怎么长,吃的东西却翻了好几倍。只要一顿不吃饱,身体机能和引气效率就会有明显下降。

    这点对于其他方士来说也一样。

    夏凡把它归结于能量守恒总在某些地方以奇怪的方式表达着。

    “早上好,夏兄!”

    背后突然有人喊道。

    即使不回头,他也听出了对方是谁。

    果然,魏无双那熟悉的脸很快便出现在他面前,“不介意我坐你旁边吧?”

    “无妨。”夏凡眨了眨眼,看来这位同乡似乎并没有把自己劫走牛肉的行为放在心上。

    随他一起放下的,还有一大盘早餐,除开窝头外,米粥、豆腐脑和烙饼也是应有尽有。

    夏凡算是知道对方这副微胖的身形是怎么来的了——以方士的消耗而言,想要变胖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夏兄,你说得对,我想了一晚上,已经决定了。”魏无双并没有立刻开吃,而是认真说道。

    “决定什么了?”

    “枢密府的官职……不适合我。”他顿了顿,“我不是说为民除害、护一方平安不好,只是一想到可能要面对可怕的邪祟妖物,我就连饭都吃不下……”

    “嗯???”夏凡看了眼桌上丰盛的早餐……那这到底是什么?

    “来参考不过是家父的逼迫,我并没有做好相应的觉悟,就算通过了考试,下场估计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所以我打算士考期间就待在茶楼或旅店里,直到考核结束。”说到后面,魏无双的语气也愈发轻快起来,“不必与人相争,也不用深夜跑去挖鬼火坟地,只要坚持到最后一天,回去后对父亲也算是有个交代。当然,没有夏兄你的点醒,我不可能这么快下定决心,哪怕被兄台看作胆小鬼,我也想当面说一声谢谢——”

    “胆小鬼?我可没这么说过。”夏凡笑着打断道,“相反,你的胆子已经不算小了。”

    “夏兄不必安慰我……”

    “不是安慰。在我看来,能对自己坦诚所需要的胆量,一点儿也不比直面邪祟的要少。退出和胆量无关,无非是比起偏远地方的底层方士,还是当个富家子更有前途一些。”

    魏无双凝视他好一会儿,才轻笑出声,“老实说,像你这样看法的人真不多。一旦经枢密府录用,方士再小也是官,而商人终归是商人。不过我却觉得,你说得并非没有道理。”

    他彷如放下心事一般,拿起烙饼满满咬了一口,“夏兄,如果你没考过的话,来大碗粮铺找我吧,我说过要好好请你一顿的。”

    夏凡翻了个白眼,“这种时候不应该祝我一帆风顺吗?”

    “我也想,但这次考核远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魏无双边吃边说道,“昨天已经有人将青山镇的情况问了个大致——这地方确实有鬼火地,可规模却小得可怜。按照常理,如果要让几百个考生都能采集到整整一瓶灵火,至少需要一片乱葬岗,然而我听人说,那地方就零零散散几十个坟包。”

    “这未免也太少了吧……”夏凡讶异道。

    “的确,哪怕每个墓穴都有灵火产生,也不过满足百来之数,如此下去,冲突必然难免。”同乡叹了口气,“或许这才是考官的本意,不和人斗上一番,休想拿到过关资格。只是对于那些非世家弟子,太不公平了……”

    “除此之外,七天的吃住开销也是掣肘之处。虽然我想兄台早已洞察到了这点,可你一开始就只有他人一半的资金,通不过并非能力所限,千万不要勉强自己。”

    “确实。”夏凡坦然道,“我原本打算用三天时间解决问题,但现在来看三天并不保险。如果你打听到的消息没错,这场争斗很可能会持续到考试最后一刻。”

    “可惜我无法进一步帮到你。”

    魏无双也没有掩饰或回避的意思,两人的关系终究尚浅,对方感谢归感谢,自己冒险住野外,把钱省下来供夏凡完成考试,这种损己利人的事他不可能去做。

    “没关系,你愿意和我分享信息已足够回报。”还有那份卤牛肉,夏凡心说。“要是昨天,我还真没啥好办法,但今天就不见得毫无希望了。”

    “你有筹钱的方法了?”对方惊讶道。

    “大概。”夏凡点点头,“对了,你昨晚有做噩梦吗?”

    “噩梦?”魏无双扒了口豆腐脑,“没印象耶……我基本不做梦来着。”

    夏凡神情一僵,心里忽然有些没底了,“呃,那我换个问法,假如你做了一场噩梦,梦到血红的月亮和满地的怪物,你会害怕吗?”

    魏无双想了想,“当然会!那是炼狱才有的景象吧!如果我身处那样的场景中,恐怕会吓得直接昏过去。”

    不是吧……这么夸张?夏凡愣了愣,“但那只是一场梦……”

    “梦可是很重要的预兆。”他认真道,“虽说我不太做梦,但也知道梦是意识的延伸,对于引气人来说更是如此,千万不能对梦的昭示掉以轻心。”

    原来如此……夏凡恍然。

    这是个意识能对物质产生作用的世界,也就代表着梦不再是普普通通的大脑深层活动——单纯从可怕程度上去衡量梦境,等于拿过去的常识来思考新问题,不过是刻舟求剑而已。

    “那就好。”他释然一笑道,“我之前只是想尝试下,但现在被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基本已十拿九稳了。”

    “真的?”魏无双放下手中的烙饼,“能带我见识下吗?哦,我不是想占便宜,就是十分好奇——”

    夏凡指了指身后,“跟我来。趁现在还早。”

    ……

    青山镇,连接山内外的吊桥前。

    夏凡等来了一个背着行囊、步伐匆匆的考生。

    “这位兄台,请留步。”他上前拱手道,“在下乃凤华县考生,夏凡。”

    对方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缓缓停下脚步,“楚某,幽州。”

    “幸会!”夏凡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吊桥,故作遗憾道,“过了这座桥,此次士考就算失败了。”

    大概是提到了痛处,对方的神情明显有些不快起来,“这与你有何干?”

    “我并非想要讥笑你,也不想过问你离开的原因。”夏凡用和缓的语气说道,“我之所以在这儿等候,不过是想和你结个缘。”

    “有话直说。”

    “希望你能将未用完的钱银借予我,以助我一臂之力。”

    “你疯了?”那人难以置信道,“我为何要帮你?”

    “如果我能通过士考,今后必定十倍奉还。”夏凡丝毫不理会他话里的讽刺之意,就当没听见一般,“即使失败,我也会还上所借部分,以此借条为凭证,不知你觉得如何?”

    说罢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筹纸——这种巴掌大小的纸张本用于制作符箓,如今已被他写成了一张借条。

    对方打量他片刻,随后大笑出声,“你当自己是洛家天才呢。若是能通过——呵,你拿什么来保证这点?”

    “士考合格率并不算低。”

    “那也轮不到你,让开!”

    夏凡侧过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楚姓考生瞪了他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上了吊桥,“既然凑巧碰到,我也告诫你一句,这地方不太对劲,没两把刷子最好早点离开,省得丢了性命!”

    “呃……夏兄,你的方法就是指这个?”见他走远,魏无双从藏匿的大树后现出身形来,一脸怪异的问。

    “没错。”夏凡面不改色道。

    “在青山镇借钱……恐怕有点难。”

    “这可不是「借钱」。”他眯眼朝远处望了望,“你继续躲着,又有人来了!”

    魏无双只得缩了回去。

    第二个、第三个考生依旧如此。

    但第四个出现了不同情况。

    他拿走了夏凡的欠条,并将五两银子交到了后者手中。

    接着是第七个,第十个。

    在树后暗中观察这一切的魏无双目瞪口呆,他不太明白,为什么有人会仅凭一面之缘,就将钱借给夏凡。更不明白的是,考试才到第二天,夏凡就能在吊桥口等到如此多放弃考试的人!

    他是怎么知道这些人要离开青山镇的??

    一直到第三十六的人时,情况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抱歉,你晚啦。”那人摊开双手,“斐家买走了我的钱银、药包和筹纸,现在我身上除了两套衣服,啥都没有了。”

    “买?他们用的什么?”

    “金子。”对方直言道,“他们说,只要我把凭证交给镇外等待的仆人,就能立刻换到等额的金叶。”

    “是吗?那祝你归程顺利。”

    告别此人后,夏凡朝魏无双的位置喊道,“出来吧,我们可以回镇里了。”

    “不等下去了?”后者伸出脑袋问。

    “嗯,再等也没有意义,接下来过桥的考生,估计都和那人一样身无分文了吧。”夏凡抬头看了看天色,“一个时辰不到就有反应了么……不愧是世家弟子啊。”

    “我不明白。”魏无双小跑过来迫不及待道。

    他愉快地颠了颠手中微沉的钱袋。“你可以问。”

    “你说这个不是借钱,那算是什么?”

    “这个呀……”夏凡微微一笑,“这个叫风险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