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方士对决
一本读|WwんW.『yb→du→.co
    群情激愤之下,终于有人按捺不住,向斐家弟子掏出了药包与筹纸。

    那是施展术法的准备。

    夏凡也曾用过方术,或者说正因为实践过,才能将他的认知彻底重建,但看人用术法争斗还是第一次。

    在这个世界中,一个完整的术法通常被分为三重,即所想、所系、所为,三者合一便可发挥出术法的全部力量。用通俗的话来讲,就是先在脑海中构思自己要用的术法,再使用与之相关的药材为引,最后昭示它变化的过程。

    这也是他新认知中最不可思议的部分——气不仅会回应施术者的意志,还会连带着外界的部分气一同变化,就仿佛投入湖里的石子,在水面上掀起涟漪一般,最终将术法变为现实。

    师父说人本就是气生成,回应人的呼唤再正常不过,所谓天人合一正是此理,然而夏凡却清楚自己不可能就满足于这个解释。

    气是什么,思想为什么能映射进现实,这种映射能达到什么样的程度,有太多疑惑需要回答。或许在这样的世界里寻求一个精确的答案将困难无比,甚至永远不会有答案,但他无论如何都无法说服自己放弃进一步探寻。

    一名青衫男子从药包里捏出一小团黑色玩意夹在指尖,同时又抽了一张写满咒法的筹纸在手——夏凡眯眼盯了一会儿,才发现对方拿出的是一只蝉壳。

    “巽术归辰,促声!”

    随着他一声轻咤,一道直刺脑门的尖啸突然炸开,令在场所有没防备的人身形一震,露出龇牙咧嘴的痛苦神情。

    以蝉壳为引,制造出短促而巨大的啸音,便是这个术法的效果!

    青衣男子打的目的,正是用声音震慑对手,再趁机冲过斐家的防线。

    可惜这并不是什么罕见的方术,他在取药材时也丝毫没有遮掩,连夏凡都能注意到那是蝉壳,就更别提对面的斐家弟子了。

    只不过比起夏凡捂耳朵的应对方式,白衣男的反应更为潇洒,仅仅是甩出一张符箓,就将啸音完全抵挡下来。

    术法的效果不仅在于个人实力,还取决于施展环境——对于空旷的野外而言,噪音的威力本就受到了不小限制。

    而妄图冲过去的青衫男子来不及停下脚步,便被对方一剑劈在肩头,顿时晕倒过去。

    “燕弟!”

    “你们还在等什么,都给我上啊!”

    随着吼声,又有几人冲出人群,但这次结果更惨,连术法都没来得及放出来,还在摸药包和筹纸的时候就被木剑纷纷敲倒在地。

    第一次方士对决看得夏凡嘴角直抽,当地上横七竖八躺下十多人时,他心中只剩下一个感受——

    就这??

    不得不说,这群人实战的经验甚至不如街头流氓。

    术法虽然需要三个环节的支撑才能发挥全部威力,但少一两个也不是不能起效,然而他们却为了追求最大效果,基本都是一板一眼的来完成全套流程,这无疑给了斐家充足的反制空间。

    不止如此,鲜有人在施术时进行掩饰或迷惑,甚至还有半天掏不对想要的药材,干脆把药包倒个底朝天的倒霉蛋。大家都是未入门的新人,所会的术法就那么几种,见到药材基本便等同于知晓了对方的打算,即使有那么一两个放出方术来,也难以对斐家弟子构成多大威胁。

    相反,在场上站立得最久的反倒是那些放弃施术的考生,凭借常年引气带来的强健体魄,只靠木剑拳脚倒还能和斐家人打上几个回合。当然,一边是习惯了集体行动的世家弟子,一边是一团散沙,用什么打法并不能改变最终的结果。

    特别是在斐家领头人斐念放话要将挑事失败者扔到吊桥对面之后。

    越过吊桥等于出了青山镇的地界,也就相当于考试失败。

    换句话说,忍一忍还可以寻找其他机会,在这里被打晕,士考就到此为止了。

    一刻钟之后,人群中再无一个敢上前一步的人。

    「如果我到这里之前,他们就已经打成一团,那事情或许还有转机。不过现在看来,斐念说得并没有错。」

    夏凡耳边忽然响起了洛轻轻的话。

    原来如此,他心道,这大概就是洛家天才转身便走的原因——眼前的这群人并不值得她去跟斐家对抗。他们如果真能一起上,不光斐家挡不住,被击倒的人也不会失去资格,但他们没有这么做,只因为从一开始这群人就打着浑水摸鱼的主意。

    夏凡想到这里,迈步朝前走去。

    “你也想来试一试么?”斐念微微皱眉,重新将手搭在剑柄上,“我说过,一旦你倒下,士考就提前结束了。”

    人群则泛起了一阵骚动。

    “别怕,他只是在吓唬你!”

    “有我们守在这里,他根本不敢动你!”

    “只要你能打倒斐念,我们就一起冲过去!”

    夏凡笑了笑,边走边向斐念摊开双手,示意自己掌中空无一物,斐念也没有动作,就这样等他一步步走到面前。

    现场气氛一时为之凝固,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两人身上——如此近距离的对峙,使得新一轮战斗仿佛一触即发。

    斐念的神情也愈发凝重,他之所以不先出手,完全是出于维护自身形象的需要。身为斐家众目睽睽下的新一辈领头人,他任何时候都应该镇定自若,风度翩翩。

    这人和其他人不同,他隐隐意识到。

    既不会大模大样的掏出药包,将攻击意图刻在脸上,也没有那种临阵对决的慎重与紧张。他看似浑身都是破绽,反倒让人难以把握反制的时机。如此架势,斐念还是第一次在同龄人身上看到。

    他接下来会怎么做?

    是拔剑,还是更直接的拳脚?

    或许等他先出手,本就是个错误的选择。

    斐念不知不觉中,已紧紧握住了剑柄。

    也就在这时,夏凡动了——他身子一转,迈步朝岔路另一头走去,就好像压根没察觉到周遭的气氛似的。

    已经将气势提升到的斐念差点没被呛到,这种感觉便像是全力朝目标挥出武器却扑了空一般,他捂住嘴咳嗽数声,才将心头涌动的那股气血压制下来。

    这家伙……究竟在搞什么鬼?

    与此同时,身后的那群围观者也炸开了锅。

    “喂,你去哪啊?快回来啊!”

    “你丫到底还想不想要灵火?”

    “啧,我就知道他是个胆小鬼,哪有胆子跟斐家掰腕子。”

    “亏我们还为你压阵,你怎么好意思如此?”

    考生们义愤填膺地大喊道,浑然把夏凡当成了背叛者。

    “想要灵火自己去取啊!”夏凡没好气地回吼道,“光在那里喊算什么?我又没说自己要过去,到处看看风景不行吗?”

    “看、看风景?”

    大概是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回答,大伙一时竟愣住了。

    连斐念也不例外,他望着理直气壮远去的夏凡,连一句驳斥或讥讽的话都说不出来。

    毕竟考试章程里确实没有规定不能看风景啊!

    趁着大家还在愣神之际,夏凡已经绕过山崖底部,进入了密林之间。

    原本还算明晰的道路,顿时变得狭窄而隐秘起来——大概是太久没人走过,杂草和灌木已在脚下连成了片,他需要用木剑开道,才能辨明山路的方向。

    按小二的说法,这条岔路将沿着这座青山一路向上,镇里就没有几个人见过它的尽头。

    半个时辰后,夏凡气喘吁吁的停下了脚步。

    在真正的森林中行走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先不说脚下恼人的藤蔓,光是低矮草丛里散不去的露水就足够让人难受了。走了这么一阵,他的裤脚和鞋子已经湿透,每一步都仿佛踩在泥泞中一般。

    还有蚊虫——山里的蚊子并不是昼伏夜出,而是光天化日之下就出来嗡嗡作业的那种。如果不是气对小型虫豸有一定的驱逐作用,他觉得自己根本撑不到这个时候。

    探寻证明,这条盘山路周边并没有墓地或坟包一类的东西,想要另辟蹊径获取灵火希望已然不大。

    同时他也确认了一点,那就是这条路绝非镇里猎人所开辟,尽管已被杂草遮掩,但它实际的宽度与平坦程度甚至堪比青山镇的干道——相较那条通往半山腰的岔路,这条反而才像真正的主路。

    为什么有人要在山上修建一条如此宽敞的道路?就算有方士相助,那也是一项巨大的工程。更奇怪的是,花费大量精力建立起来的盘山路,为何如今又放弃了?

    可惜以他个人的能力,是没法一探究竟了。

    就在夏凡准备往回走的时候,用来拨开杂草的木剑忽然碰到了什么东西,发出哐当一声闷响。那种触感既非藤蔓,又不像突出路面的顽石。

    他轻轻咦了一声,蹲下身拨开草丛。

    只见一根腐朽严重的木方半埋在泥土中,宽约四指,长度一时难以估计。令他惊讶的是,这根有明显刨磨痕迹的木头,并不像是被人大意遗失在此地的,差不多每隔半米,就能看到一截木销插入木方内,将其牢牢固定在地面上。

    而在木方之上,则是无数条长长的压痕,尽管年岁过久,有些部位已经被虫蛀坏,但依旧能看出它承载过许多重物。

    这竟是一条轨道。

    感谢木青枫打赏盟主,感谢黑化的CC打赏盟主,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