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再见与不见
一本读|WwんW.『yb→du→.co
    ……

    深夜,夏凡倚靠在床头,打量着自己从轨道边上找到的一块金属物件。

    它看起来像是青铜制品,差不多有一指长、两指宽,抹去绿色的铜锈后,还依稀能看到上面镌刻的文字——只是那字形难以辨认,似乎与大启国现行的文字有较大差别。

    还有那轨道……

    木轨并不是什么稀罕玩意,人们很早就想出了用平直的木头来代替凹凸路面的点子,只需配上滚木就能跑起来。问题在于木方的抗压能力始终有限,加上容易被虫蛀坏,所以这样的特殊道路始终无法成为主流。谁也不愿意花费大量财力物力,去修建一条每几个月就要修补轮换的道路,除非迫不得已,或是有急切需要才会考虑。

    所以木轨一般也出现在山上居多,毕竟附近没有采石场的话,想要在山坡上修一条平整耐用的青石路也不太现实。

    青山镇只是一个建在半山腰的荒僻小镇?

    不,这两样东西已足够证明,青山并不是一个荒僻之地,这里曾有许多人来往过。

    考官显然隐瞒了其中的关键信息。

    到底是什么原因,才令青山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吱呀。”

    头顶窗户传来一声轻响。

    夏凡收起青铜片,望向窗口处的黑影,“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

    出现在那儿的,正是狐妖。淡淡的月光从她背后洒入,映亮了她尖尖的耳朵。

    “牛肉,我吃了。”

    “我知道。”

    “那你就应该明白,我接受了你的恳求。”她由蹲立改为坐下,并翘起了二郎腿,“你或许习惯了毫无诚信,但我没有。”

    呃……居然是恳求吗?还有,月光要再亮一点就好了。

    “不过现在都快过子时了,你该不会是想熬到我睡着,好白薅一顿夜宵吧?”

    “白薅?”狐妖疑惑的皱眉,尽管她看上去无法理解,但似乎知道那不是什么好话,“我什么时候来是我的自由,你又没事先说定时间。何况我也是很忙的,若不是看在牛……”她忽然打住,“总之,你睡过去的话怪不到我头上,我反正履行了约定。”

    “说得有理。”夏凡也不想再去计较这些细枝末节,毕竟时间宝贵。至于对方说的很忙,倒不一定是假话——她显然没有忘记自己来青山镇的初衷,“你今天又让不少人做噩梦了吧?当然,要是你觉得这算帮到我考试,可以当我没问。”

    “比昨天少。”狐妖直截了当道,“如果人有了其他情绪,梦的感染力就会下降。而今晚他们的情绪都在增加。”

    “什么样的情绪?”

    “焦虑与憎恨。”

    夏凡心中微微一跳,这是被考试的环境影响到了么?必须精打细算的钱银,绝不够考生分的灵火,以及世家制定的先后秩序……不满情绪蔓延开来似乎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对了,”他想了想,又将自己在后山上找到的青铜片拿了出来,“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对方毫无兴趣的撇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觉得一只狐妖会比你更懂人类的玩意?”

    “大概是你们动辄活上几百上千年的缘故?”夏凡组织词语道,“见多识广这句话总不会错……”

    “呵……”她先是咧开嘴,随后大笑起来,“哈哈哈哈……”那笑声显然跟和善无关,而是充满了讽刺。“妖若能活上那么久,你觉得主宰世间的还会是你们?”

    “呃,不对吗?”

    “气虽然能延长寿命,但也不过是将妖和普通人拉到了同等水平而已,连方士都比不了,也只有乡间无知之人才会传言妖类长寿了。”

    这个答案大大出乎了夏凡的意料,它意味着妖的平均寿命不过五六十岁,修炼百年开灵智、修炼千年终化人什么的,大概也都是谣传了?

    “那你们……到底是如何诞生的?”他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

    “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成为妖的?”

    “当然是从一开始。”她不满地抖了抖耳朵,“你不会以为,我生下来时只是一只普通狐狸吧?先有气后有灵,人也是如此,难道你师父没教过你吗?”

    “教是教过……但这两件事有什么联系吗?”

    “愚钝!”狐妖露出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神情,“先有气后有灵等同于有什么样的气凝聚,就会诞生什么样的灵,明白吗!你之所以能感气,早在怀胎时就已决定。而其他万物也是一样,在孕育之处,气便会发生附着,有些寻常,有些不凡。寻常者为芸芸众生,而不凡者,则像你我。此过程无法预测,也不可更改,这即是「天性」!”

    夏凡张大了嘴。

    他忽然发现,半角碎银的卤牛肉,实在是太值了。

    那位便宜师父也提到过“气灵说”,但远没有这么详细和具体。

    他现在知道了,妖不用修炼,也不需要机缘,她之所以为妖,是因为生来如此。

    “那……妖能和人生育后代吗?”夏凡问出了第二想知道的问题。

    对方的眼神明显变了。

    “咳咳,我只是想深入研究下,绝没有其他意思,”他连忙补充道。

    狐妖盯了他好一会儿,才不爽道,“这一点你们的那些民间传言倒没有错。尽管很少,但偶尔还是有例外出现……”

    意思是……可以?夏凡追问,“为什么很少出现?”

    “你这不是废话吗?如果不是变态,或是心理有问题,谁会愿意跟妖婚配?”她大为光火,“妖又不能完全隐去自身特征,不是有鳞片就是有尾巴,在你们眼里,不就跟野兽一样丑陋吗!当然,你也别以为人有多好,光秃秃的,怎么看都别扭!”

    呃……这就是时代的代沟么?

    夏凡下意识的摸了摸下巴,以后是不是留个胡子会比较顺眼?

    “够了,说是聊天,我看你是故意找茬。反正我已经来过,也不算失约,就这样,告辞!”

    说完她纵身而起,转头要走。

    “等下!”夏凡故技重施。

    妖狐的身子再次僵住,投来的视线里仿佛有怒意在涌动。

    “今天的报酬,还没给你。”

    夏凡拿出包着牛肉的布囊,伸手递去。“我不清楚你想象中的聊天是什么样子,但我只是多了解一些关于你们的事情,如果有冒犯之处,还希望你见谅。”

    对方没有接,而是凝视着他,片刻之后才开口道,“……为什么想要了解妖?”

    “你不是常说,人和妖之间有许多偏见么?偏见的根源正是不了解,我觉得只要接触下去,未必不能消除这层偏见。”

    “妖也有很多种,包括吃人的妖,你觉得自己能让人不再害怕妖?能让方士停止杀妖?”

    “不能,但至少可以让他们不再害怕不吃人的妖。至于方士……我不就是么?”

    “哼,”对方发出一声冷笑,可眼中的怒意却少了几分,“你还没通过士考呢。”

    “所以要不要帮我一把?”

    “做梦。”她果断拒绝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样的人。”

    “连妖都分很多种,人只会更多,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知为何,听到这句话,狐妖的动作忽然一缓,金色的瞳孔像是失去了焦距,仿佛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

    过了片刻,她才俯下身,一把拿走了布囊,“原来你也能说一两句有道理的话。”

    “不止如此。”夏凡摊手道,“你想通过减少方士数量的手段,来削弱自己的敌人,可行却效率低。而我通过理解消除偏见,再普及到方士群中,岂不是从根本上解决了这个问题?换句话说,我们在某些方面算是同道。”

    “谁跟你是同道了?我才不会和方士同流合污。再说了,你以为枢密府是什么地方?还想凭一己之力改变它?”狐妖露出嘴角尖牙,既像是在嘲笑,又像是在警告,“如果你打着这个主意,我建议你现在就退出考试吧。枢密府远比你想象的要可怕,一旦你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那里只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为什么听她的语气……似乎对枢密府颇有了解?夏凡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作为一只妖,这完全说不过去。就算是大启人,也没有几个知晓枢密府内情的。

    “对了,你师父是谁?我觉得一般人教不出像你这样讲道理、知大义、懂礼貌的妖怪。”

    她陡然沉默了下,“我没有师父。”

    “没有?那谁教你的这些?”

    “跟你无关。”狐妖突然变得不耐烦起来,她甩甩尾巴,跳下窗台,“报酬我收下了,但不会有下次了。你还是把精力放在士考上吧。”

    “诶,等等,”夏凡跃上桌子,探头向外望去,夜幕里却已没有了对方的影子。

    居然走得这么快么?他只好压低声音喊道,“明天我还会准备卤牛肉的,如果忙完了记得来拿啊!”

    不过夏凡心里隐隐有种感觉,这次对方恐怕是认真的。

    她不会再来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