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漫长一夜
一本读|WwんW.『yb→du→.co
    有人趁他不在的空档,偷偷摸进了这间屋子?

    不止如此,对方还目睹了他潜入洛家住所的全过程。刹那间,夏凡心里冒出了一个巨大的“危”字。

    但很快,他便意识到那声音似乎有点耳熟。

    僵持了那么一小会儿,夏凡试着取出火折,伸向桌边的烛台。

    而对方并没有阻止。

    蜡烛被点燃,摇曳的火苗驱散了黑暗,他也看到了来者的模样。

    正是前两天都光顾过他房间窗口的狐妖。

    这一回,她不再从高处俯视,而是倚坐在墙边,尾巴盘成一团,看上去小了许多。

    也近了许多。

    顿时,夏凡高悬的心又从天空掉回了地面。

    “什么鬼,没事不要突然在背后搭腔好不好?这样搞会吓死人的你知道吗?”

    “原来你也会害怕。”她咧开嘴角,似在讥讽。

    “废话,我又不姓机,当然会害怕。”夏凡没好气道,心中却感到有些异样——比起之前的嘲笑,她现在的话似乎少了那么点阴阳怪气的味道。

    等等,自己这是肿么了,难不成对方不挖苦了他还不习惯了?

    “为什么姓机就不会害怕了?”

    “因为程序员没有写。”

    “程序……员又是什么?”

    “那是……不,还是忘了它吧。”夏凡发现自己没有讲冷笑话的才能,同时也注意到对方的面色明显有些苍白,连带着说话的语气都虚弱了几分——这也是他一开始没能立刻察觉到来者是她的缘由。“怎么回事,你生病了?”

    随后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如果只是生病就好了……”狐妖勉强笑了笑,正打算撑墙站起,忽然面色一变——只见夏凡大步迈到她身边,俯身下来,如一团阴影般笼罩了她。

    一瞬间,拼死一搏的念头已跃于脑海,一并冒出的,还有对“师父”的愧疚与歉意。

    然而夏凡却将手按在了她背后的墙上。

    “这是……血。”

    他看了看指尖的一点猩红,皱眉道,“你受伤了。”

    “我——”

    刚一开口,夏凡便打断了她的话,“让我看看。”接着不由分说的扒开了她抱在胸前的手。

    她虽有抵抗,可力道微不足道。

    看到胸腹部的一片红黑,夏凡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

    尽管瞧不见伤口,但这出血量已明显超过了正常值,而且部分血液已然凝固,形成一团团黑色血块,这说明她受伤并不是刚刚发生的事情。

    犹豫了下,他稍稍用力,从下方撕开了如湿抹布状的衣服。

    对方不由自主要紧了牙关,像是在承受巨大痛苦一般。

    一道半臂长的狰狞创口随即呈现于他眼前,最深处甚至能隐约看到肠脏。

    这再一次让他确认了女子绝非人类。

    换作普通人,这种伤口顶多撑上3-4小时,而更常见的情况则是在受伤当场就因剧痛而休克,不立刻采取急救措施的话十有八九不会再醒来。

    当然,对于缺乏医疗技术的古代而言,撑得再久也没用——开肠破肚本身就等于宣判了死刑。

    “什么时候受的伤?”

    “这不重要……”狐妖想要推开他,却没能成功,“听我说……”

    “好吧,最多一天前。”夏凡扫了眼周围,未发现斑斑血迹,“没有新的出血,难道内血已经止住了?总之,我没当过医生,兽医也没,只能尽量试一试了。”

    说完他将她一把抱起,转身放回到床上。

    “等等,你……要干什么?”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救你的命。”

    正常人肯定是毫无希望了,但对方能凭借自愈力撑到现在,就足以说明其生命力之顽强。他对外科手术一无所知,就算知道也无现代器材可供施展,所以能做的便只剩下最基础的急救手段。俗话说压倒骆驼的往往是最后一根稻草,那么反过来,若把那根稻草拨下,或许还能换回一线生机。

    换而言之,这种时候无论做什么都比什么都不做要强。

    夏凡先去旅店大堂要了一份热水——一般后厨总会备着一个不熄火的炉灶,以满足客人各种所需,加上观测灵火通常得在晚上行动,因此他的要求并不算奇怪。

    只不过他掏出补衣服的针线要求放到锅里一起煮,并且强调一定要把水煮开时,还是招来的店小二异样的目光。

    好在一两银子的“服务费”让后者立刻眉开眼笑,连连允诺照办。

    接着他拿出卤牛肉交给小二,让其搅碎后放到粥里送过来。夜宵算是旅店的常规服务,后者自然也一并应下。

    拿到这些准备好的东西后,夏凡回到房间,开始了他的应急处理。

    脏兮兮的衣服无疑得全换掉,还有伤口周边的污血,都是潜在的感染源。对方这种时候意外的安静,既没有质疑,也没有反抗,只是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像是认命了一般。

    用热水反复擦拭干净后,他拿起针线,低声道,“接下来可能会很痛。”

    “我能……喊吗?”她嘴唇微微开合,有气无力的问。

    “不能,憋着。”

    夏凡深吸口气,刺下了第一针。

    对方的身子明显颤抖了下。

    这无疑是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在没有麻醉剂的情况下进行缝合,说是一种折磨也不为过。迷香或许能减缓痛楚,安抚心神,但他没办法在点燃迷香的同时进行缝合。

    “人类,你是在救我……还是在故意报复我?”女子满头大汗道,“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疗法。”

    “表皮有张力,靠它们自己很难愈合,缝起来不止能缩短愈合周期,更重要的是防止病菌入侵体内。另外,我叫夏凡。”

    夏凡同样好不到哪里去,缝合伤口这种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先不说用小根缝衣针来回穿透伤口本身就困难重重,光是捏着那沾满血后滑溜溜的皮肤触感就够令人头皮发麻了。他一开始还想着尽可能缝得整齐美观,不过很快就变成了只要能缝上,不管怎么下针都行。这无形中又进一步增加了受术者的痛感。双重压力之下,他额头上冒出的汗水一点儿也不比对方少。

    狐妖凝视他许久,才再次开口道,“……黎。”

    “什么?”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的名字。”

    说罢她紧闭双眼,不再关注夏凡的动作,仿佛接下去任由他施为。

    花了足足半个时辰,夏凡才算完成缝合作业——令他暗自惊叹的是,这期间对方始终没有叫出一声来,即使紧握的指甲刺破掌心,浸出的汗水将床单打湿一片,她也没有开过口。

    最后一步是上药和包扎,虽然药是天然草药,但医馆里都拿它来止血和消炎,总应该有那么点作用才是。

    忙完这些后,夏凡觉得自己竟有种脱力的感觉。自从学会引气入体,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感受了。

    不过此刻还不到休息的时候。

    他又去找店小二,要来了一套干净的床单与衣服,为狐妖进行了更换。干净清爽是愈合过程中最为关键的一环,哪怕是勤换绷带和贴身衣物,都能大幅降低感染的几率。

    当所有处理都折腾完毕,天边已渐渐泛白。

    这时他总算能坐在床边,一口一口喂对方吃粥了。

    “你就不想知道……我是怎么受伤的么?”黎忍不住轻声问。

    “想啊,不过能晚点再说吗,”夏凡手头不停,“我猜这个故事一定很长。”

    “……如果要从头说起的话,确实不短。”

    “那就等你吃完睡醒再说。”他耸耸肩,“你能撑到现在,全凭一口气吊着,估计待会就要散了。大伤后的第一次休息至关重要,不要和身体作对。我能做的都做了,至于有多少作用天知道,恐怕主要还得看你自身的愈合能力。”

    “你……不厌恶妖怪?”

    “我不厌恶你。”夏凡笑了笑,“你自己不也说了么,妖分很多种。人我也不是非得每个都喜欢的。”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吃完粥后,晕眩感如潮水般袭来,令黎昏昏欲睡。这种困倦甚至超过了伤口的痛楚,让人无法抵御。

    只不过她现在似乎也不需要抵御了。

    直到此刻,黎仍有些不真实的感觉。在来之前,她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包括对方态度大变、报告给枢密府,或是被残酷对待等等。她也不知道要究竟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能使对方耐下心来听她说完关于“师父”的故事,但无论如何,她都没有料到事情的发展会变成这样——

    不问缘由,不提要求。

    几乎是立刻伸出了援手。

    甚至不容她反对。

    黎从不相信无缘无故的善意,人做什么都讲究利益图谋,夏凡应该也不例外。按他自己的说法,是想要通过她来了解妖,她唯一疑惑的是,这点利益值不值得他这么做。毕竟除此之外,她实在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能作为筹码的了。

    意识渐渐模糊,宛如受伤的那天。

    不过这一次,她却不再抵触。

    朦胧的视野中,一个人影近在眼前,理应多加防备的情景,此刻竟莫名的安心。

    在久违的平静中,她合上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