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误会(求收藏,推荐票!)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一晚未睡,夏凡却没觉得多疲劳,比起身体上的负担,精神压力才是大头。现在对方睡着,压力卸去,他反而觉得浑身轻快了不少。

    这大概就是年轻的本钱吧,夏凡不禁感慨,大学时还能把熬夜当饭吃,上班后一过十二点就困到不行,通宵一次得花好几天才能补回来,没想到如今还能有重返巅峰的一天。

    望着盛粥的空碗,他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

    简单收拾了下屋子,夏凡直奔旅店大堂,一口气点了平时两倍的餐点。

    “客官,您慢慢享用。”小二很快上齐了早饭。

    相较昨天相互猜忌堤防的气氛,今日的大堂要清净许多,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起得较早,整个屋子里就只有他一个人,颇有些包场的自在感。

    看来早起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只是这份自在感在夏凡吃到第二份馒头时,逐渐转变成了诧异。

    自己在这儿待多久了?

    一刻钟?或者更长……

    这期间始终没有人踏入大堂——不管是从楼上下来的,还是从外面进来的。灵火只有在夜晚才看得到,通宵观测的人应该不少,现在正是返回的点。白天则便于采集,世家可能还需要占场,去得肯定是越早越好,两波人员交接的时刻,怎么可能这么久都不见一个人影出入大堂?

    夏凡缓缓放下手中的馒头,拿起了木剑。

    就在他准备先回屋时,两名洛家弟子出现在了楼梯口。

    她们并排而立,将通道挡在身后。

    接着又有人快步走入大堂,占据了出口位置——这些考生同样穿着洛家蓝袍,目光则悉数集中在他身上。

    两拨人如此整齐划一的节奏,让夏凡瞬间意识到,恐怕这都是早已计划好的事情。

    不是他起得太早,而是洛家提前控制了旅店的人员流动。

    对方等的,就是他走进大堂的那个时刻!

    “不错,你的观察力比我预想的更敏锐。”伴随着一个好听的声音,洛轻轻出现在了大堂门口,“可惜你把它用在了不该用的地方。”

    尽管她的语气波澜不惊,但夏凡仍听出了里面压抑的愤慨与恼怒。

    不是吧,这么快就发现是自己干的了?

    而且不动则已,一动就是如此大的架势,显然洛家对此有着极大的把握。这种时候再矢口否认,倒有些自找没趣了。

    思及此处,夏凡索性承认下来,“我很好奇,你是如何确定的?”

    “洛悠儿!”

    “在在,师姐。”一个有着一头卷短发的小姑娘连忙站出来道,“是味道!我闻到了你的味道。”

    这似曾相识的话让夏凡一时有些恍惚,“啥?”

    她摸了摸鼻子,“我擅长的方术能让我追踪十里内味道的流向。偷盗者正是通过窗户进入屋内,并在师姐床边——”

    “说重点!”洛轻轻咬牙打断道。

    “喔,”洛悠儿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总之,我根据这味道,找到了源头一二九号房。而店家说里面只住着一个人,那就是你!”

    害,原来不是用舔的方法。

    夏凡摊开手,“考试可没规定不能使用江湖手段。而且这儿是旅店大堂,在此地动手,你就不怕违反士考规则?为了一瓶灵火,有必要如此兴师动众么——”

    “为了……灵火?”洛轻轻拔出木剑,“无耻!亏你还好意思这么说……我本以为你是个不错的人,没想到竟卑劣至此!”

    “等等,有这么严重?”

    “多说无益!”随着一声轻叱,她闪身朝夏凡冲来,手中的剑影犹如一道惊鸿,直指他的颈脖。

    夏凡只得挥剑招架,试图用力量压倒对方。

    但两剑并没有相交,洛轻轻的剑尖只是稍点了一下剑身,便自然滑开,仿佛借力一般刺向他送上来的碗口。

    他顿时变色,直接松开剑柄避开这一击,同时换手抓住剑身,把木剑当锤子朝对方砸去。

    而这出其不意的一招并未给她造成任何麻烦,只是简单一晃,她便闪身躲开了他的反击。

    仅仅一个回合,夏凡已落了下风。

    毕竟换成真剑的话,他不可能换手去握剑刃,一招就被打落武器,结果可想而知。

    这就是洛家天才的实力?

    接下来的几次交手更让他确认了一点——眼前的这名女子和之前赢过的那些人都不同,在用剑方面,她已趋近于收放自若,技巧上的娴熟弥补了力量的不足,是个真正接受过系统训练的好手。

    而他光是应付这连绵不绝的攻击,就已经有些捉襟见肘了。

    “嘶——”

    又是一次虚晃后的斜刺,洛轻轻举剑前冲,插向了招架不及的夏凡胸口。

    在他竭力侧身之下,木剑贴着皮肤划过,竟将衣服扯开了一个大破口,藏在内兜里的药包和杂物顿时洒了出来。

    他心道不妙,尽管对方拿的是木剑,但被捅中的话下场绝不会好到哪里去,若是运气不好,断上一两根骨头都正常。

    这么打下去落败是早晚的事!

    问题是要如何反击?

    虽然受到师父的耳濡目染,他对江湖伎俩颇为精通,但不代表他只会这些。作为少数能感知到气的人,方术才是他真正的底牌。

    只不过那个术……属于「震」法,威力难以控制,并且经过他改良后,哪怕二重施展也有可能致命,不到万不得已,夏凡不想把它用在同期考生身上。

    为了一瓶灵火而拼上性命,这也太荒谬了。

    还有这家伙也是,不就是拿了她一瓶灵火之源吗?连无耻和卑劣都扣上来了,真是不可理喻——

    等等……夏凡忽然一怔,他发现自己好像忽略了某些重点。

    「你的观察力比我预想的更敏锐,可惜你把它用在了不该用的地方。」

    「偷盗者正是通过窗户进入屋内,并在师姐床边——」

    他脑海中不禁浮现起了两人之前的话。

    难道当时那间卧室是给洛轻轻住的?

    喂喂,不是吧……这岂不意味着自己在迷晕众人后,独自潜入了一名女子的闺房?

    “停、停一下!”夏凡堪堪避开对方的攻击后喊道,“你该不会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无礼之事吧?”

    洛轻轻脚下猛地一踉跄,凌厉的招式顿时乱了套。

    “不然呢,”洛悠儿嚷道,“师姐早上醒来时,发现被子都掉地上了。味道也能表明,你在床前待的时间最长——”

    “你给我闭嘴!”洛轻轻投去一个足以杀人的眼神。

    后者连忙捂住了嘴巴。

    夏凡惊了,原来竟是这个原因!

    “二位不要坏我清白好不好?”他一边躲剑一边为自己辩护道,“我进去时根本没注意床上躺着人,又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情?何况瓶子就藏在床底下,在床边待最长时间不是理所当然吗!至于被子掉了这种事……就不能是你睡相不好,自己踢掉的么。”

    “哇……师姐,他脸皮好厚啊。”洛悠儿感慨道。

    “你当然不会承认,我也没指望你承认。”洛轻轻咬牙切齿的重新举起剑,“士考规定不得谋害考生,但把你打个半死我还是能做到的!”

    “若我能提供证据呢?”

    这句话让她的脚步停顿下来。

    “什么证据?”

    “味道。”夏凡一手指向她的师妹,“你有用香囊吧?如果我要对你做什么,必定会和你贴得非常近,如此一来,身上肯定会残留下一些相似的气味。让你师妹好好闻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可店家还说,你晚上要了一盆热水。”洛悠儿嘟嘴道,“谁知道你是不是把自己洗干净了。”

    干,这店小二怎么只要给钱什么都说啊……还能不能让客人有点隐私感了。

    “你觉得我现在这模样,像洗过的样子吗?”

    “……”洛轻轻沉默片刻后开口道,“他是不是洗了,你闻一下就知道。”

    “呃,可是师姐——”

    “去,我要听最详实的回答,”她微微眯起双眼,“师—妹。”

    大概是感受到了这其中蕴含的杀意,洛悠儿打了个哆嗦,只得无奈的走向夏凡。

    靠近后,她掏出一片薄荷叶放在面前,随后轻声道,“巽术归戌,寻风!”

    叶子瞬间化作一缕青烟。

    洛悠儿将烟吸入,围着夏凡嗅了半天,神情逐渐复杂。

    “答案呢?”洛轻轻的声音也愈发冰冷,仿佛只要师妹一点头,她就会立刻动手。

    “那个……师姐,他身上没有你的味道。”

    “啥?”她已经迈出的脚又收了回去,“你可确定?”

    “这么近闻,不会有错的。”洛悠儿嫌弃的摆摆手,“而且他不止没洗澡,只怕后半夜都没有消停过。”

    “怎么说?”洛轻轻追问道。

    “有腐败的臭味,泥巴和青草味,还有……血味。”她跑回师姐身边,“之后你到底去哪了?”

    “原路返回时不小心摔了跤而已,还好当时离地面比较近。”夏凡故作轻松说,“现在你能相信了吗?老实说,我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找瓶子上,连床上躺着的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但你还是进去了。”洛轻轻低声道。

    “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我对此深表歉意。”夏凡此刻完全能理解对方的羞恼与愤怒,在这个时代,未婚少女的清誉绝不是件开玩笑的事,一个处理不当就是一辈子的悲剧。“我绝不会把此事说出去,只要你的同门——”他这时才注意到来者都是洛家女弟子,“她们不说,今后就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沉默良久后,洛轻轻点了点头。

    可以看得出来,她也松了口气。

    “那瓶灵火之源……”

    “是守夜弟子的失职,分配名额也会从她们之中扣除。”洛轻轻又回到了先前的模样,“至于她们会不会来找你的麻烦,我个人不作干涉。”

    “还有这酒馆的东西……”夏凡扫了眼一地狼藉的大堂——刚才对方明显动了真火,自然不会顾及到两人身旁的桌椅。

    “只要照价赔付,就不算违反规则,洛家会处理妥善的。”

    果然……她注意到了这个漏洞,或者说规则中的「陷阱」。

    “另外你的衣服,我会让店家送一件新的来。”洛轻轻咳嗽两声,“这件事……我也有……”说到一半时,她声音已低到微不可闻。

    “你是说,你也有做得过火之处吗?”洛悠儿歪头道,“声音太小的话,别人听不到的啦。”

    理所当然的,师妹换回了重重一记手刀。

    “那么,我先告辞了。”洛轻轻收起木剑。

    “不送。”

    夏凡没法学对方那般干脆利落,他还得捡回自己洒落的药材。

    就在这时,已经朝楼道口迈开半步的洛轻轻又停了下来,她惊讶的望向夏凡,“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吗?”

    他只觉得眼前一花,对方已经蹲在他面前,从零散的杂物中捏出了一片金属造物。

    “这东西……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洛轻轻的神情,竟似乎比之前问责时还凝重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