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青山埋没之物
一本读|WwんW.『yb→du→.co
    “没路咯。”洛悠儿吹了声口哨。

    不用她说大家也知道,木轨在崖边戛然而止,而山谷两端的宽度怎么看都不像是能搭出一座桥来的样子。

    “我们可以回去了?”

    她转过头,却看到洛轻轻沉默不语,其他师兄师姐也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修建轨道的人并不想去往对面,他们的目的就是这儿。”

    “为了抛弃什么东西?”

    “只有这个解释才合理。”

    “我同意。并且他们需要修一条专门的木轨来做这事,说明量还不少。”

    “那么……悬崖底下或许能找到答案?”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道。

    “呃,你们在讨论啥啊?”洛悠儿摸了摸脑袋。

    洛轻轻看了她一眼,无奈地叹口气,“木轨加工不易,铺设起来也很费工夫,不是要紧之事不会随意分出条岔道来。既然曾经有人把轨道修到了这里,那就说明下面丢弃的东西说不定能帮助我们解开些许目前的疑惑。”

    “原来如此。”后者恍然道,不会很快又歪头问道,“那我们的疑惑……究竟是什么?”

    “……不,没什么。”洛轻轻扶额,决定忽略师妹的追问。她探头向悬崖下方望去,这条低谷似乎是从吊桥方向延续而来,将整座青山划成了一座半孤立的山峰;不过小镇前面的崖口宽度不过五丈,这里已十倍不止,而且高度差也大了许多,往下五十多米后有云雾环绕,很难看清底部的情况。

    “看来只能用方术解决了。”洛轻轻朝身后的同门点点头,“洛棠,洛长天。”

    “了解。”

    “交给我们吧。”

    两人同时从腰包里掏出材料,前者是一只用红纸折成的鹤,后者则是两根羽毛。

    洛棠将符箓贴在纸鹤上,接着伸手一扬,“乾术归酉,赋生灵!”

    洛长天紧随其后,将羽毛指向仿佛活了的折纸,“巽术归辰,长风!”

    羽毛转眼间变成了一团旋转的风球,并且缠附于纸鹤之上,而纸鹤更是扑腾了两下翅膀之后,直朝悬崖底部飞去!

    穿入云雾的刹那,洛长天右拳虚握,大喝一声“破!”

    只见纸鹤猛然炸开,一股狂风轰然而现,将雾气顿时将绞了个七零八碎。这股风力无处可去,又循着岩壁逆流而上,将山石上的一些杂草藤蔓连根拔起,夹带着一起冲出了山谷。

    当风消散后,云雾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豁口”。

    “这是……延迟施展技巧?”洛悠儿讶异道,“师兄好厉害。”

    将方术附着于物体上引而不发,等到了合适位置再激发,算是术的进阶控制技巧,要求熟练度和对术的理解更高一筹。对于他们这些还未通过士考的新手来说,已是难得。

    “比起你师姐,我还差得远呢。”洛长天笑了笑,目光却投向了洛轻轻。

    “不错,威力较之前有进步。”洛轻轻则只是简单评价了句,便将注意力放在了山崖下方。

    洛长天隐约露出了一丝失望之色。

    “怎么样?有发现什么吗?”其他人也围上前来。

    “距离稍微有点远,看得不太清楚。”

    “我们这儿视力最好的是谁?”

    “别急,等吹上来的雾气散尽,应该就能看清了。”

    “那个……好像是许多白色的石头?”

    一开始大家还有些闹腾,但片刻之后,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一股令血液凝固的寒意从洛轻轻脚底升起,瞬间顺着背脊走遍了全身。

    明明季夏的太阳还未落山,她却感到了冷。

    “我……没看错吧。”洛悠儿咽了口唾沫。

    “我看的东西应该和你一样。”

    “师姐,这下面的东西是……”

    “尸骨。”洛轻轻缓缓道。

    不是一具两具,而是成千上万具——它们堆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隆起的山包,以至于让人第一时间以为,那是一片由白色石头构成的山岩。这些骸骨已不知道被抛在此地多少年,许多已经不成人形,但哪怕是这些不完整的骨头,已足以说明青山上曾发生过的一切。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洛悠儿喃喃道。

    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

    洛轻轻心里清楚,此次士考恐怕不会平静度过了。

    ……

    第五天清晨。

    夏凡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

    他从地上爬起,看了眼仍在昏睡中的狐妖,警惕的走到门边,“谁?”

    “是我啊,夏兄!”那边传来了魏无双急切的声音,“快起来,大事不好了!”

    “你等我一会。”

    他回身将铺在地上的草席收好,令房间恢复原样,才打开门闪身而出,“发生了什么事?”

    “镇、镇里的人都不见了!”魏无双极为不安道。

    “……谁不见了?”夏凡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你不是还在吗?”

    “不是考生,是青山镇的居民!”他连忙摆手,“今早我按惯例去大堂吃早饭,结果店小二怎么叫都不来,后来人多了觉得不对劲,就去后厨找了下,结果发现屋子里一个人都不在!”

    “今天停业?”

    “那也得通知我们一声吧。大家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茶楼那边跟着闹了起来,我们出去转了一圈,才发现不止是旅店和茶楼,而是小镇里一个人影都没有!”

    “你确定一个居民都没有?”夏凡也觉得问题严重起来。

    “是,甚至有人撬开了居民的房门,确认过屋里的情况。他们就好像……”魏无双咬咬嘴唇,“就好像一夜之间消失了一样。”

    “现在大家呢?”

    “都聚集在镇中央呢。”

    “气氛……应该不太好吧?”一想到之前考生相互提防暗算的模样,夏凡忍不住皱起眉头。

    “大家都在吵,除开居民不见这个变故外,还有前几天起纠纷和伺机报复的。”

    他想了想说道,“我们也过去吧。不管如何,那里总归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若还有什么新发现,我们也能第一时间知道。”

    “夏兄说的在理。”魏无双点点头。

    “等下。”夏凡刚迈出一步又收了回来,转身钻进了屋内。当他再出来时,手中已多了个瓷瓶。

    魏无双看到瓷瓶愣了愣,“莫非你已经……”

    “没错,运气好凑够了一瓶灵火之源。”

    他决定带着瓶子跑主要是为了打消洛家偷摸进来的念头,万一趁着这变故,对方分人偷家,取回灵火还好,被发现屋里还躺着一只狐妖就麻烦了。

    让洛家人看到瓶子在他身上,至少能让对方不去打他住处的主意。

    “夏兄,你还真是……令人出乎意料啊!”

    魏无双佩服得五体投地。

    “不说这些了,先去镇中央吧。”夏凡快步走出了大堂。

    复行数十步,小广场已近在眼前。正如同乡所说的那样,现场乱成了一团糟。大家都在自顾自叫嚷,全然没有一个核心的声音。世家和散门之间更是彼此针对,界线分明——和半山腰岔路口的情况不同,那时散门总是来一批走一批,其实力难以与斐、洛、方三家抗衡,但现在几乎所有散门考生都聚集于此,人数上已远远超过了世家子弟。

    可以看得出来,斐念等人的神情明显凝重了许多。

    “这是监考官发出的信号!”之前被斐念教训过的“燕弟”高声疾呼道,“居民撤离就是要让我们打个痛快!如今灵火之源全都在世家手中,不把他们打倒,我们一个人也合格不了!”

    “没错,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大家不要怕,我们人远比他们多,只要一起上,斐念凭什么挡住各位?抢灵火,住厢房,做高官,全看这一搏了!”

    斐家那边也不是完全沉默,立刻有人驳斥出声,“笑死人了,你倒是先上啊,不就是想让别人帮你挡剑,好趁机浑水摸鱼?”

    “我记得你,你之前就被斐念师兄一剑挑翻过,结果真正一开打,爬起来溜得比谁都快。装死这么娴熟,应该平时就没少练吧?麻烦各位看清了,被他怂恿的人都已遭到淘汰,他却还站在这里,意味着什么应该不用我明说了吧!”

    嘘声顿时四起,两边一时僵持不下,谁也压倒不了另一边。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在准备“抢灵火,住厢房,做高官”,一部分考生则在争执其他方面的问题。

    比如“食物”。

    “你是说,厨房里一点吃的东西都没剩下?莫非是被最先发现的那批人瓜分走了?”

    “哪能这么快,据我所知,旅店从昨天晚上就开始暂停食物供应了。”

    “不会是撤离的人把吃的一起带走了吧?”

    “别说旅店了,我找遍了青山镇的民房,你猜怎么,所有米缸都是空的!这样下去别说和世家争灵火了,就连撑到士考结束都难。”

    “怎么会这样……”

    类似的话题随处都可听到,就在众人陷入慌乱与不安之际,一个响亮的声音忽然滚过头顶。

    “大家都静一静,请听我一言!”

    夏凡意外的挑了挑眉,只见一名女子跃上告示牌旁的长桌,亦如初见时的模样。

    正是洛家的洛轻轻。

    “师妹!”另一位青年男子急忙劝阻道。

    但她不为所动,见众人的注意力集中于自己身上后开口说道,“我建议大家即刻退出考试,三年后再来!”

    人群顿时炸开了锅——

    “你说什么!?”

    “老子凭什么听你的!”

    “要退出你们洛家先示范啊!”

    “没错没错!”

    洛轻轻再次掏出一张符箓,盖住了其他人的声音,“听好了,这已不是能不能通过士考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活下来的问题!我们所在的地方——根本不是青山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