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大荒煞夜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不是……青山镇,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莫非你是指枢密府在骗我们?”

    “既然你说它不叫青山镇,那它叫什么?”

    这句话引得大家哗然不已,连夏凡也颇感意外。不过他很快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对青山镇的了解,全部来自于枢密府。他也不是自己赶到这儿来的,而是根据路引先到的江临城,和一部分考生汇合后再由官府马车运送至此。

    换而言之,他确实没有机会印证过,是否真的存在一个叫“青山镇”的地方。

    当然,这跟疏漏无关,此时的舆图——也就是地图,乃是一等一的机密文件,普通人根本碰不到。而受限于信息传播速度,一个城镇的居民不知道周边有几个村落也实属正常,如果没有专人引导,恐怕大部分考生都很难按时找到这个位于山岭之间的考场。

    “我当然知道,所以才会向各位提出三年后再来的建议!”面对沸沸扬扬的众人,洛轻轻气势丝毫不落下风,“事实上,这地方的真名为「倾山阵」!”

    “倾山阵?不会吧……”魏无双面色大变。

    “呃,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夏凡则一脸懵逼,再次感受到了见识浅带来的尴尬。

    便宜师父怎么就不多教些跟方术有关的常识呢!

    全教他如何踢裆下药占便宜了。

    “你连这个都没听说过吗?”魏无双讶异道,“相传它可是永国覆灭的源头。”

    总算来了个能听懂的词,“永国……那是之前的王朝吧?”

    “没错,永王极尽奢靡,宫殿中黄金珠宝无数,地方官府投其所好,大肆征用民力开采矿山。直到永兴三十一年,此举激起天怒,引发了一场大荒煞夜,使得永国很快衰败下来,不到十年就彻底瓦解。”魏无双耐心解释道,“而传闻那场煞夜的起源地,就是倾山矿区。”

    “大荒煞夜……又是什么?”

    “这……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对方挠了挠脑袋,“毕竟这些都是我跟随父亲行商时听来的,只知道它是一种由众多怨魂造成的凶象。但凡被它掠过的地区,生者死,死者生,别说普通人了,就连方士陷入其中都九死一生。听说永国花费极大代价,才消灭这一凶象,枢密府也是那之后才独立出官府六部的。”

    夏凡吸了口凉气,如果洛轻轻没说错的话,岂不是等于他们这群考生都处在极凶之地中心?

    原本吵闹的人群也沉寂下来。

    显然,如此震惊的信息需要时间去消化。

    “你有什么证据吗?”“燕弟”再次高声质问道,“说这里不是青山镇,而是倾山矿区,总得有真凭实据才行吧!”

    “就是,谁知道你们世家是不是在哄骗我们,好让大伙自愿出局!”

    洛轻轻露出一副早知道会如此的神情,她做了个手势,台下两名洛家子弟将一块灰不溜秋的东西摆上了桌子。

    “这便是证据。各位可以上前查看。”

    前排有人疑惑道,“这是炼制用的……陶范?”

    “不错。我是在后山上发现的它。”洛轻轻点点头,随后将自己上山、发现木轨以及尸骨堆的经历简单讲述了一遍,“见过山谷里的景象后,我又朝山顶方向搜索了近一里路,才找到这个破损的陶范。它之所以被制成长条形,显然只为盛放烧熔的金属。”

    “而让我确定此处便是倾山的关键,正是陶范上的刻字。”她用清脆悦耳的声音说道,“永兴二十八年,太湖金造局监制!”

    “永兴年……确实是永国所用的年号。”

    “太湖金造局?好像在哪听说过。”

    众人一时间议论纷纷。

    “可否为我等详细解释下?”

    “该金造局设立于永昌九年,和倾山金矿被发现为同一年。这些事迹都记录在《太湖纪事章》与《永昌录》里,我想在场的各位应该也有读过这两本书的人。”洛轻轻有条不紊道,“太湖金造局设立后,其主要供应地便是倾山矿区。如果这儿不是倾山,为何会出现此金造局的陶范?”

    夏凡琢磨了会儿,才弄明白所谓的“陶范”,即是用陶土做的模具。

    对方接着说道,“另外与书中印证的不止一处。根据《太湖纪事章》所载,为了增加产量,金造局强征了大量居民前往矿区,以至于许多村镇十室九空,直到永国覆灭后都未能完全恢复。众多人力被遣往倾山,却始终没一个能回来,现在我们知道这些人在哪儿了。此点也能解释,为何他们需要修建一条专门的木轨来运送遗体——因为数量实在太多了。”

    “好、好……厉害。”魏无双喃喃道。

    同乡的感叹此刻无疑也是大多数考生的想法,现场忽然变得异常安静,连之前的质疑声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显然,洛轻轻既然敢说出来,自然就不怕大家去查证。即使模具可以做旧伪造,山上的轨道和山谷间的尸骸却是造不了假的。几个关键点联系在一起,便基本构成了环环相扣的铁证。

    虽然夏凡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这两本书,但从书名来看,显然不是什么必读经典。一个大概是地区风物志,另一个勉强算半本历史,用简单易懂的话来说,都是课外读物。恰巧看过也就罢了,能记得如此清楚,除了天赋异禀外别无其他解释。

    「你没听说幽州洛家,万物天识吗?」

    他忽然想起了洛悠儿曾说过的话。

    「全国的书馆有一半都是洛家开设,幽州本府更是珍品藏书过万,论世间学识,没人比得过洛家了。」

    现在看来,洛轻轻本人或许就能算得上半个图书馆。

    “请等一下,”斐念忽然站出来说道,“我记得大荒煞夜很难被完全消灭,每隔一段时间,它都会卷土重来,直到所有怨魂全部消散为止。因此大启才会设下倾山阵,将其危害限制在可控范围内。如果你的推断没错的话,岂不是说……”

    洛轻轻微微颔首,“这个周期并非秘密,在《枢密府要纪》中有详细记录,差不多五年半出现一次。我算了下,下一次阴盛时期正好是两天之后。”

    ——而今天是士考的第五日。

    换而言之,此次考试的最后一天,将出现大荒煞夜。

    经过短暂的死寂后,人群陡然沸腾起来——

    “不会吧,哪有这么巧的事?”

    “监考官呢?我要向监考官求证!”

    “你觉得枢密府会忽略这一点?恐怕这才是考核的关键。”

    “开什么玩笑!要么通过考试要么死?老子才不想把命赌在这鬼地方。”

    “难道当地人全部撤离也是为了躲避此劫?”

    “还不一定呢,有人想去后山确认下吗?”

    “说、说得对……目前都只是洛家的一家之言,我们可不能让对方牵着鼻子走!”

    考生们明显慌了神,广场中央顿时乱成一团。

    就在这时,一个略有些尖锐的声音压过了众人纷乱的争执,“没必要去了,我能证明她说的都是真的。事实上,你们自己也能证明。”

    这句话立刻吸引了考生们的注意力,大家一致循声望去,将目光集中在一名身穿灰衣,手持纸扇,面色有些苍白的年轻男子身上。

    他背后的八卦图已说明了其身份——正是方家弟子。

    “那不是……方先道么?”魏无双压低声音说道。

    “你认识?”夏凡问。

    “嗯,我反正没打算通过考试,这几天基本就待在茶馆中打听消息,认识了不少人。”魏无双点头道,“方家虽不像斐、洛两家那么势大,却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对于卜算断卦十分精通。而这位方先道,听说就是方家新一代里最擅长此法的弟子。”

    “你说说看,什么叫我们也能证明?”有人急切的问道。

    “卦象早已说明了一切。洛家小姐所述之事,和我占卜的结果基本一致——那就是士考最后一天必有大灾,唯有抢占先机者方能逢凶化吉。”方先道打开手中的纸扇,不慌不忙的说道,“我知道这卜算之法极为高深,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掌握,但气的流动本身就是一种征兆。作为感气者,你们之中应该已经有不少人收到了警示才对。”

    “什么样的……警示?”

    “若我没记错的话,考试刚开始的两天,不少人都做过一场噩梦!”方先道啪的一下合拢纸扇,“梦是意识对天地之气的感应表现,虽比不上占卜精准,有时候却异常具体。还有比这场噩梦更明显的警告吗?淌着鲜血的红月,从地底爬出的死者,邪祟沾染活物,这若不是指大荒煞夜,还能是什么?”

    “噗。”夏凡一时没忍住,把口水喷了出来。

    “夏兄为何发笑?”魏无双讶异的看向他。

    “咳……没什么。”夏凡咳嗽两声,重新变回若无其事的模样。要不是狐妖此刻就躺在他房中,他说不定还真就信了这番鬼话。

    然而其他考生却不会这么想。

    “你说的这个……我做过!”

    “我也是!”

    “原来如此,梦早就提醒过我们了么……”

    “我当时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做过噩梦。”

    “居然有这么多人……看来那梦绝非偶然啊!”

    在大家眼中,世家会欺骗散门,但散门总不可能联合起来欺骗自己。所有疑惑都烟消云散,短短一刻钟不到,倾山阵与大荒煞夜一事便已成为了众考生的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