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青剑之师
一本读|WwんW.『yb→du→.co
    “你打算怎么办?”

    断桥边,魏无双向夏凡问道。

    “老实说,我不知道。”夏凡蹲在裂谷前,打量着对面峭壁——两边目测距离在十五米左右,并不算一道无法跨越的天堑。当大家发现洛轻轻所言非虚,岩洞里真有木鸢时,心态都缓和了不少,至少不再像之前那样狂躁不安。

    毕竟能保住性命才是重要的,这次失败了虽然很可惜,不过科举有屡败屡战者,士考也不必强求合格,大不了三年后再来。

    对夏凡而言,三年意味着了解这个世界的时间又要晚上许多,何况他已拿到了一瓶灵火之源,只要再坚持两天就能过关,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并不想就此作罢。可问题在于,他无法判断现在是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关头。

    大荒煞夜的表现形式是什么,危险之处与应对之法又是什么,他了解的信息实在太少,以至于难以做出有效的分析和判断。

    有一点可以肯定,士考是为了筛选优秀人才而设立,绝不是什么十死无生的“死亡游戏”,这意味着镇子里存在着可以安然度过煞夜的手段或方法。但那需要几个人协同完成还是单人即可?对天赋和术法的要求如何?若是对此一无所知便执意要留下,无疑是将自己的性命上交给天来决定。

    他始终没有忘记,枢密府是一个承担高风险的部门,考试有伤亡名额听起来合情合理。连便宜师父都反复叮嘱对付邪异是一件严肃的事情,而大荒煞夜怕不是邪异中的邪异,一不留神折在其中那可再正常不过了。

    “夏兄……要不你也跟我一起退出吧。”魏无双犹豫了下说道,“我知道兄台的本事远高于我,考入枢密府不过是早晚之事。既然如此,晚个三年也没什么,你看那些世家子弟,他们也不是个个打算硬撑的。”

    从跟随洛轻轻的人来看,有放弃倾向的考生大概在两百左右,算上此前被淘汰的百来人,人数已经超过了参考考生的四分之三,其中不乏世家弟子。而剩下的四分之一里,肯定还有不少犹豫不决者,也就是说大部分人面对可能发生的大荒煞夜时,都选择了回避。

    不得不说,这是正常人的普遍思维——考试不值得拿命去冒险。

    同时它还暗示着一个可能:士考最后一天不仅存在风险,而且风险还不小,使得三家无法庇护住所有参考弟子,否则他们就不会安排同门撤离了。毕竟要说对大荒煞夜的了解,在场的人里应该没有谁比得过洛家,他们的决策已能说明许多问题。

    不过反过来想,决意留在青山镇的人已低于半数,按照过去接近五成的合格率来算,意味着只要留下,通过士考的可能性将成倍提升。

    这还真是让夏凡左右为难。

    “让我再想想吧,”他思忖许久后吐出口气,“堆砌个放飞台至少得花上大半天时间,等明天再决定也不迟。你倒是可以先排队,争取早点过去。”

    见此魏无双也不好继续劝说,只得默默点了点头。

    夏凡心里却很清楚,自己就算要走,也要等到没人时悄悄的走——毕竟除了他之外,房里还有只无法动弹的狐妖。若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带着狐妖一起走,迎接他的保不准就是枢密府的大牢了。

    暂别同乡后,夏凡回到了旅店。

    打开房间门,他不由得微微一愣。

    蜡烛不知何时被点燃,床头多了一个靠坐着的身影。

    黎醒来了。

    ……

    “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在大伤未愈之前乱动。”

    夏凡走到床边,注意到对方面色潮红,额角有细汗冒出,显然一个撑身坐起的简单动作,就耗费了她大量精力。

    “我是妖,不是人类,并不像你那样脆弱……”

    语气依旧如之前那般刻薄,不过微弱的声调暴露了其身体实际的状况。

    夏凡撇撇嘴,爬上桌打开窗户,明亮的阳光顿时涌入屋内。

    狐妖下意识的遮住头,“你要干什么?”声音中罕见的出现了一丝慌张。

    “让空气流通起来,一个通风的房间更适合病患恢复。”他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对方——黎刚才挡的,显然是那双竖起的耳朵,考虑到他早已知晓她的身份,这无疑是一个条件反射动作。“我又不是第一次瞧见了,没什么好遮的。再说了,我觉得它挺有趣的,至少不难看。”

    黎反应过来后才缓缓放下手,不满的皱眉道,“你在说什么胡话。”

    “事实如此,信不信由你。”

    夏凡边说边掀开被子,检查对方的伤势,而这次狐妖没有表现出任何抵触反应。相较于近距离接触,她竟更像是介意自己的外形一般。

    绷带上有斑斑血迹渗出,应该是她擅自挪动身体所致,不过比起横跨腹部的伤口,这点出血量根本不值一提。不是那种能浸透衣服的大出血,就已经算好消息了。

    仅仅一天半的时间就能恢复意识,并且遏制住伤势的扩大与恶化,黎之前的那番话倒也不是虚张声势。

    换作人类的话,早就凉透了。

    “没事不要乱动,老实躺着休息就好。”夏凡将她的身子重新按下,“晚上我重上一次药,顺便更换下绷带。当然,疼痛肯定免不了的,不过你连缝针都能坚持下来,换药应该不成问题——”

    “为什么?”黎低声打断了他的话。

    “什么?”夏凡挑了挑眉。

    “为什么……你要救我?”沉默半晌后,她重复了一遍。

    “这是啥奇怪的问题,救一个合作的伙伴,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理由吧?”

    他居然说伙伴?

    黎愣神了片刻,她还是第一次听到人类这么称呼自己。

    “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不,不对,她不能因为一个叫法而迷惑,人的行为皆被利益所驱动,这跟心性无关,而是人的本质。

    “那可太多了。”夏凡耸耸肩。

    这个回答同样令黎颇为意外,她原以为对方会继续掩饰下,没想到就这么直接说出来了。

    黎忍住阵痛不断的伤口,喘了口气,“说说看?”

    “差不多跟之前一样,主要是聊天。不过我想将合作延续下去,最好是长期如此,毕竟想了解的问题实在太多,一两天根本不够。”

    黎怔住,她一时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这人脑袋没问题吧?如果她没有理解错的话,一个立志于成为方士的人,居然会想着和妖建立起长期联系——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将来是要去枢密府供职的?

    考虑到之前他还敢说出“用了解来消除偏见,再普及到方士群中”的荒诞之言,或许脑袋真的有点不太正常。

    “不行。”她断然拒绝道。

    “为什么?”

    “我要向枢密府复仇,而你是枢密府的方士,我们迟早会成为敌人。”

    “为何事复仇?”

    “我的师父……”黎的声音低了下去,“她被枢密府抓走了。”

    “可你明明说过你没有师父。”夏凡好奇道。

    “因为她从未收过弟子,也不允许我叫她师父。事实上,我连她真正的名字都不知道。不过……”她顿了顿,“自我悟事之后,一直将她当做师父看待。”

    “她是人类?”

    黎点了点头。

    “是因为和妖在一起的缘故么?不对……”夏凡很快推翻了这个猜测,“倘若真是如此,他们应该优先抓捕你才对,可听你的说法,枢密府并不像是冲着你来的。”

    “确实不是,他们甚至不知道我的存在。”

    “节哀……毕竟人死不能复生,你想复仇的心情我懂,但你师父会怎么想?她真的希望你复仇吗?”夏凡决定利用自己被荼毒多年的经验,展开心灵鸡汤攻势,“毕竟你的对手是枢密府,用以卵击石来形容不过分,比起死于仇敌之手,我觉得你师父更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就算侥幸复仇成功,得到的也只有空虚。人活着嘛,开心最重要,要不要我给你下……算了,这儿没有面。”

    “你在说什么啊?”黎一脸怪异的望着他,“谁跟你说我师父死了?”

    “咳咳——”夏凡差点被呛到,“没死?”

    “师父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只是让我忘记她,当从来没有见过她就好。枢密府不会危害她的性命,只会让她再也无法重见天日。至于让我好好活着这点……师父倒也说了和你一样的话。”她咬咬嘴唇,“可我又怎么能忘记那些年的一切?如果抛弃这段记忆,我跟死了没任何区别,所以我要向枢密府复仇,要将师父从他们手中救出来!”

    由于情绪激动,黎说到最后猛地咳嗽起来,嘴角溢出了一丝血沫。

    夏凡轻轻拍打着她的背脊,等她平复后才问道,“你师父什么时候被抓的?”

    “……八年前。”

    是了,她果然不止去过一次士考考场。

    “你有没有想过,那些可能只是你师父的安慰之辞?”夏凡试着用平缓的语气劝说道,“毕竟过去这么久了,就算当时没死,现在也不一定安然无恙。枢密府要抓她,总归是双方有过节,既然落到仇家手里,下场肯定不会太好。衙门的监牢你知道吧?普通的犯人扔进去,没几个月就不成人形了。”

    “我师父不是普通的犯人。”

    “棘手的犯人只怕会更凄惨——”

    “她遇到我之前,曾是枢密府的青剑。”

    “那估计很难幸免了……等下,”夏凡一愣,“你说啥?你师父以前是枢密府的人?青剑又是什么?”

    “青剑仅次于羽衣,相当于六部二品官。”黎缓缓说道,“师父没有犯下任何罪行,她只是叛逃出了枢密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