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青山之城
一本读|WwんW.『yb→du→.co
    随着这话一出,厢房里的气氛陡然一变。

    洛悠儿拿着刚摸到的半只螃蟹,吃也不是,放也不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你……疯了?”洛轻轻好一会儿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对方原来不是在纸上谈兵,而是已经付诸了行动!可问题是,这么做对他到底有什么好处?

    针对洛家?意义根本不大,组织大家撤离并非义务,半途夭折也不是洛家之过,反倒能把他们和其他考生拉拢到一起。而处境最糟糕的,只有夏凡一人——要是打算撤离的考生知道堵死这一条通道的人是他,怕不是生撕了他的心都有!

    不说出来也就罢了,他竟然敢公开承认这一点,光凭此举就已经把自己摆在了所有考生的对立面。

    “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夏凡依旧用平静的语气说道,“过多的选择只会分散群体的力量,想要令所有考生直面大荒煞夜,这是最有效的做法。”

    “你想得未免太简单了!”洛轻轻跺脚道,“人群作为一个整体才有力量,各怀心思不过是一滩散沙!我们有灵火之源,自然会为了那一夜拼尽全力,可那些没有灵火的考生呢?他们凭什么听你的!”

    “因为我能让他们都通过考试。”

    “就算如此,也不足以——你说什么?”洛轻轻猛地一怔。

    “我说,我能让留下来的人都通过考试。”他重复了一遍,“灵火源于尸骸,而大荒煞夜激发的也是尸骸。无论是小型的「魅」还是大型的「魔」,都会聚齐起大量周边死物,只要干掉足够数量的邪祟,遍地不都是灵火之源吗?相反你们一味躲在井道中,强调保存自身,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还能……这么想?

    洛轻轻感到自己的常识被颠覆了——面对大荒煞夜,想全力自保有什么问题吗?而眼前这人,却把大荒煞夜当成了攫取灵火的捷径!

    从理论上来说,他说的确有可能,上万具尸骨堆放在一块,经过百年沉淀,周边存在大量灵火之源完全能说得通。但这也只是理论上的可能——如果连活下来都做不到,灵火遍地又如何?更何况他们不仅仅要活下来,还得正面击垮大量邪祟,这实在有点异想天开了。

    “看来你对大荒煞夜颇有了解,那么就不应该不明白为什么井道是世家的第一选择!”洛轻轻大声驳斥,“只需要守住前后隘口,即可将邪祟的数量优势降至最低,实在不行还可以封禁入口,等待次日枢密府的救援。而在外面抵挡它们?你根本不知道它们会从哪个方向出现!夜幕中一旦有人溃散,很快就会形成连锁反应,到那时面对人群的推挤和踩踏,你以为自己能顾得过来?”

    夏凡不由得对这名洛家天才高看了几分——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证明她不止学识广博,而且不乏实干的经验;深知不是有了共同目的,就能立刻拉出一支令行禁止,进退有度的队伍。更何况大荒煞夜是一场夜战,恐惧和混乱永远是最大的敌人。

    “我不能,所以应极力避免这样的情况出现。”

    “你又如何能保证?”

    夏凡伸出一根手指,“士考的目的终归是为了选拔合格的方士,枢密府想看到的,绝不是场一边倒的惨败。青山镇早已不是百年前的倾山阵,枢密府必定有所考量,才会将此处设为考场。换而言之,镇子下方的枯井水道能成为首选阵地的话,大荒煞夜的强度应该就会在这个水准左右浮动,你可以把它理解为「标准答案」。”

    洛轻轻思索了好几遍,才算听懂这番话的意思。她实在搞不明白,为啥对方的遣词用句会如此古怪,就好像刻意把一些字硬生生组合在一起一样。同时她也意识到,对方所想的或许并非那么简单——看似不着调的言论,却像是经过缜密思考后所得出来的。

    这令她不由自主的问道,“然后呢?”

    夏凡举起了第二根手指,“我们只需要将新防线的水准提升到标准答案之上,就能挡住这一次的大荒煞夜。据我所了解,除开地形狭窄的要道外,有着高墙的城池和堡垒都对邪祟具备不错的抵御能力,同时它能容纳的人数远远胜过地下井道,且不用担心窒息、坍塌的意外情况。只要把大家聚集在城池中,既可发挥人数上的优势,又能大大降低溃散的风险。”

    “可这镇上哪有什么城池——”洛轻轻说到一半忽然停住,她从夏凡的眼神中看出,他并不是在开玩笑。

    “没有的话,我们就建一个。”

    夏凡一字一句说道。

    ……

    次日一早,所有考生再次聚集到了旅店前的小广场上。

    昨晚放飞台与木鸢失火的消息已经传开,许多人几乎是彻夜未眠,如果不是洛家站出来安抚众人情绪,说另有一手准备,他们只怕早就一哄而散,各自寻找离开小镇的方法了。

    毕竟这已是士考的第六天,再不走很可能会被困在此地,等到第七天的阴盛一至,那就真只能听天由命了。

    正因为如此,场中的气氛颇为压抑,大家都在耐着性子等待洛家公布后备方案,至于本次士考,大部分人已经将希望放到了三年后。

    然而令人讶异的是,站在长桌的既不是洛轻轻,也不是洛风卿,而是一名面生的年轻男子。

    “这人是谁?”

    “没有穿蓝袍,他并非洛家人。”

    “这家伙我有印象……他不就是那个在斐念面前逃之夭夭的混球吗?”

    “喂,你上去做什么!”

    唯有魏无双惊讶的张大了嘴——他认出台上之人正是来自凤华县的同乡,夏凡!只是他完全不明白,为啥对方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中。

    面对骚动的人群,夏凡深吸口气,掏出了一张巽字唤风符——当然,他更喜欢称其为扩音符。

    这也是数分钟之前,洛轻轻交给他的东西。

    「一共六张,效果释放出来后会逐渐减弱,前面尽可能长话短说,省着点用。」

    「其实没必要由我来说,你已经知道了我的全部计划。」

    「怎么,怯场?万一失败了,我可不想让洛家背负污名。而且……这是你提出来的‘秩序’,理应由你来告诉大家。」

    简短的几句对话仿佛驻留耳边。

    真的是因为不想背锅么?借着洛家的号召力来提出这个计划,本就产生了某种联系,一旦出问题不可能对洛家毫无影响。只能说……她不想将这个方案据为己有,特别是在士考的背景下。

    看来要欠对方一个人情了。

    夏凡无奈一笑,将符箓抛向空中。

    扩音符迅速化作一道清风扩散开来。

    “所有人,听好了!”他的第一句话在术法的作用下,宛如雷鸣般滚过小镇上空,“这次士考远没有到需要逃窜的时候!大荒煞夜确实可怕,但那是对毫无准备的人而言!只要大家放弃前嫌,团结一致,这次士考不止各位都能安然度过最后一晚,还能获得考试合格的资格!”

    “你们没有听错,所有留下来的人,都将通过这次考试,从而成为一名正式的方士!”

    现场顿时一片哗然。

    “你说什么!?”

    夏凡并未立刻解释,而是等到众人的疑惑与震惊倾泻而出后才甩出第二张扩音符。“事实上,让所有人过关并非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只需抓到煞夜的关键即可。”随后他将大荒煞夜的详情讲述了一遍,“我们需要一座城池来阻止邪祟,而当夜晚过去之后,遍地散落的都将是灵火之源!”

    “城池?你在胡说些什么?”

    “听起来很有道理,可这哪有城池啊!”

    众人纷纷嚷道。

    “当然有,它就在你我身边!”夏凡用不可置疑的语气压倒了大家的争论,“没错,我说的就是各位居住了好几天的旅店、茶楼,以及周边的青砖房!”

    “井字排布正是天然的防卫布局,最低两层楼的高度足以挡下「魅」的进攻!只不过这些‘城墙’并不完善,需要我们齐心协力将其修建完成!”

    “各位有两天的时间来改造它——不管是用方术,还是用这双手!拆掉井字外圈的房屋,封堵内圈的缺口,将小镇中心的所有建筑连接起来,成为一个统一连续的整体!这就是我们的城池,这就是我们抵挡邪祟的防线!”

    魏无双听得目瞪口呆。

    用一天半时间在青山镇造出一个营垒来?乍看上去似乎像无稽之谈,但沉下心来环顾四周,他竟觉得此说法有那么一些道理。位于“井口”中心的房屋不仅结实,而且彼此相靠,想要把它们之间的空隙封堵起来并不是一件难事。一旦拆掉屋顶,铺上木板,这些砖房就是天然的城墙,上可通人,下可拒敌。

    “这还不是全部!”夏凡再次激发一张扩音符,继续说道,“如果想要正面抵挡住煞夜,每个人都得贡献出自己的力量!我们需要集中药材,把它交到善于使用术法的人手中;我们需要安排后援,以替换那些在战斗中受伤的考生;我们甚至需要组建一支捕猎队伍,去青山中收集食物,以供大家这两天所需!”

    “从这一刻起,在场的各位将不再是竞争关系,而是相互合作的队友!团结起来,我们将无所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