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大荒至
一本读|WwんW.『yb→du→.co
    和洛家新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共事么……听起来似乎也挺不错的。

    洛轻轻不光有能力,样貌也是上乘之选,有这样一名出众的女子陪在身边,之后的工作想必也会格外有趣吧?

    “喂,你在傻笑什么?”一个充满嫌弃的声音打断了夏凡的思绪。

    “呃,”他回过神来,重新舀起一勺肉汤送到狐妖嘴边,“我在想今后的事……不知你对京畿有什么看法?”

    拜青山鲜有人涉足的缘故,狩猎小队一下午可谓收获颇多,在猎户出身的“燕弟”带领下,不仅带回野兔獐子十余只,还幸运的抓到了一对山鹿,续上了百余名考生的晚餐。这碗鹿肉糜炖汤,也是他专门为恢复期的狐妖准备的。考虑到对方行动不便,自行进食容易撕裂伤口,他无视黎的抗议,索性一口一口喂起对方来。

    狐妖碰到勺子后咧起嘴角,一副被烫着的模样。

    “啊……不好意思,”夏凡见状拿回来又吹了吹,“现在应该好了。”

    谁知黎看他的眼神更加古怪,简直就像在打量一个非正常人一般。片刻之后,她才缓缓喝下肉汤,“为什么突然问上元的事?”

    上元城正是启国的大都,也是人们口中的京畿要地所在。

    “也没什么,就是想以后万一去了那里会怎么样。”夏凡搅了搅碗里的碎肉,“有人告诉我,士考名次排前的考生都会被分配进京畿的枢密府,不过作为王都,那儿的邪祟现象应该少之又少吧?养着大量方士,平时大家都闲着么?”

    “我没去过,不过听师父说,上元看似宏伟繁华,暗地里却到处充满危险,能在那里扎根下来的方士,个个都不简单。”

    “危险?”夏凡讶异道。

    “你不会觉得,枢密府是专门用来对付邪异的吧?”黎说到这里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而这表情似曾相识——夏凡依稀记得,她之前提及‘枢密府远比你想象的可怕’时也是这样的笑容。“没错,大城市没有乱葬岗,秩序也比小地方好上许多,但作为大启权力的集中之地,上元又怎么可能风平浪静?按我师父的说法,那里不止方士众多,还有不少来自其他地方的能人异士,比方说飘洋过海来的求经人,西极之地的传教者,周边国家的访问使团……光是监视他们,就够枢密府焦头烂额的了。”

    “什么意思?”

    “当敌人使用术法图谋不轨时,如果上位者没有相应准备,岂不是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夏凡不由得一愣。

    “拥有常人所不具备的力量,却只用来对付邪祟,那未免也太浪费了。”黎眯起眼睛道,“妖物害人是事实,数量却不过零头,真正杀人多的,总是你们人类自己,可你们偏偏还不自知。既然方士可以成为一柄利刃,那平时怎么使用武器,现在继续怎么用,这不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么?”

    “之前你没有来得及问我是怎么受伤的,我现在就告诉你好了。”她将与霸刑天交手的过程完整讲述了一遍,“这个人就是我说的‘武器’,我能感受到他身上强烈的煞气,这意味着折在他手中的人命没有一千,也有数百之多。而此人还只是枢密府的一名镇守,那些位居其上的方士,沾染的鲜血只怕比他更多。至于杀了多少邪祟,坐在上元城里的官员真的会在乎么?要我说……”

    黎忽然顿住,因为夏凡已经将新的一勺汤送到了她嘴边。

    她恼怒的瞪了他一眼,最后还是乖乖张开了口。

    “我刚才想得确实有些简单了,不过这种情况不应该当作常态来看待。”夏凡为自己的族群申辩道,“人们总归是想过好日子的,只要有人带头,世界总会变得越来越好。到那时就算手中拥有强大的武器,也会因为克制而不轻易施展出来。”

    无稽之谈。狐妖心里虽这么想着,但对方言谈之间透露出来的莫名信心却让她将这句话收了回去,最后只是轻哼一声,“说得你好像见过一样。”

    “我们不都这样过来的么?如果毫无进步的话,现在人类应该还在树上茹毛饮血吧。”

    “希望你以后还能这么想。”黎不以为然的耸耸肩。

    “我要是去了京畿的话……”夏凡稍作停顿,“你会跟我一起去吗?”

    狐妖先是沉默了下,随后抖了抖耳朵,“放心,我没有赖账的习惯。那儿对妖而言虽然风险很大,但机会同样不小——如果说哪里最适合关押一名青剑,恐怕也只有大都的枢密府了。只是……”

    “只是什么?”

    “你真觉得自己能在士考中名列前茅?”黎翻了个白眼,“恕我直言,凭你的实力,我没受伤前用一条尾巴就能放倒你,光能说会道可没办法消灭煞夜中的浊物。之前让你不要勉强,再等三年也无妨,结果你倒好,不止没跑,还想着拿个头名?先考虑下怎么样才能在大荒煞夜中保住性命吧!”

    ……

    等夏凡睡去,已是子时过半。

    黎却没有睡着——这是她第一次在清醒情况下,和一名人类挤在狭小的房间中过夜。

    对方在地板上重新铺了套毯子与被褥,倒也算互不干涉,不过考虑到她是妖的情况,这么点距离已算得上不可思议了。

    黎并不在乎人类的那点繁文缛节,什么男女授受不亲那都是假正经,关键在于她和对方的身份差别。师父不介意她靠近,那是建立在双方实力的差异上,可眼前之人并没有稳压自己一头的力量,却睡得颇为安稳,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然而说到不可思议,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决心要向枢密府复仇,却和立志考入枢密府的方士共处一室,还堂而皇之的接受了对方的照顾。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她一时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窗外的月光照在那只盛粥的空碗上时,狐妖的目光也跟着一同凝滞住了。

    脑海中浮现出的,是夏凡向勺子吹气的情景。

    真的有人会对妖做到这一步吗?

    不对……没人会这么做,除非对方并没有把她当作妖,或者说异类来看待。

    黎心中忽然隐隐浮现出了一个答案。

    她惊讶的发现,从见到夏凡的第一面开始到现在,他似乎都没有表露过出一丝排斥感,就好像他和自己并无什么本质不同一般。

    这也是当时她会觉得对方“不正常”的原因——哪怕是师父,亦不会做到如此地步。至少她能感受到,在师父眼中她依然是异族,是非人者,和人类有着天壤之别,所以才会反复教导自己,不要轻易靠近其他人。

    可夏凡没有,他望过来的目光总是稀松寻常,这份“寻常”甚至令黎有种自己被无视了的错觉,以至于短暂忽略了它本身的不合理性。当她回想起来时,才意识到这有多么难得。

    仿佛对方不是第一次和妖相处,而是已经历过千百次类似的场景。

    但偏偏在他口中,自己又分明是他见到的第一只妖。

    未曾接触,却习以为常,这和生而知之已有几分相似。只是……世上真的存在这样的事吗?

    ……

    两天时间并不算长,第七日下午酉时,剩下的考生都已聚集到青山镇中央,准备迎接士考的这最后一道难关。

    夏凡登上旅店顶层——此处的头号厢房由于视野极佳,因此被改成了“防御指挥所”,站在窗边便能将小镇的情况尽收眼底。

    这时差不多六点左右,正值太阳落山之际,其红橙色的余晖已染红了半片天空。连绵至目力尽头的青山也不复郁郁葱葱,大片阴影散落在山脚下方,宛如提醒着夜晚的到来;加上远方归巢的飞鸟以及嗞呀作响的虫鸣,一切仿佛都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看着这平和的美景,我有时候真会觉得是自己推断错了。”洛轻轻第一个注意到了夏凡的到来,放下手中的卷宗走过来说道。

    他总觉得自打那天演讲之后,洛家天才对他的态度变得主动了许多。

    “错了不是更好吗?手握灵火之源就已经等同于合格,安心等到明天就行。”夏凡故作轻松道,“至于这座小镇——以枢密府的权势,应该不至于让我们来赔偿拆迁损失吧?”

    所谓的平常并不包括小镇本身。

    经过一番改造后,青山镇的内圈已连成一体,比起一般的堡垒,它甚至连个“城门”都没有——唯一的进出通道在狩猎组完成最后一次捕猎后就彻底封死,从理论上杜绝了敌人一拥而入的可能。当然,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它也断绝了考生临阵脱逃的想法。

    而外圈的房屋则被拆得七七八八,用一片狼藉来形容都不为过。

    听到赔偿损失的说法,洛轻轻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计划很不错。”跟着洛轻轻过来的是斐念,作为斐家子弟的带头人,他对留守方案的态度与方家截然不同——或许是出于对方家抢先占据井道的不满,又或是想在监考官面前展现斐家的实力,他不止主动参与到防御决策中来,还承担了不少守备任务。“井道虽然会限制邪祟,但也会限制我们。如今放到地面上来,大家不仅能居高临下占据地利之优,还可以灵活轮换,以强击强,无论从哪一方面都比缩在地下要好太多。”

    “夸我的话可以等到明天再说,”夏凡笑了笑,“安排大伙修葺些东西我还算有点经验,但率队迎敌就不是我擅长的了。能不能成功撑到明早,关键还得看两位的指挥。”

    “放心吧,这正是斐家所擅长的。”斐念正准备再说些什么时,一个短促的惊呼声打断了三人的谈话。

    “快看青山方向!”

    这声提醒顿时将厢房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引向了窗外。

    夏凡也不例外。

    只见群山间不知何时冒起了层层白雾,宛若大雨之后树林间升腾的水汽——只是它丝毫没有轻盈的感觉,也不反射黄昏的余晖,仿佛和这世界毫无关系一般。

    在雾气的扩散下,青山轮廓很快变得模糊不清,接着是远处的密林与山道、茅草屋和街巷。

    短短数刻钟,小镇中心周围已是白茫茫一片,连那些百步开外、被拆得破破烂烂的房屋,都变得若隐若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