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动摇
一本读|WwんW.『yb→du→.co
    ……

    最先注意到这一变化的,是站在旅店顶层的洛轻轻。

    “我们有麻烦了。”

    “那是……魔?”洛悠儿趴在窗口惊诧道,“不是说百年后的煞夜已不会诞生魔了吗?”

    “书上确实是这么记载的。”洛轻轻微微皱起眉头,“不过倾山阵究竟是什么情况,恐怕只有枢密府的上层才知道。”

    相较于魅,魔的体格与破坏力更大,即使在光照下受到的影响也比魅要小。各种邪祟中,魔虽然不是最诡异莫测、对付起来凶险万分的那种,但它却是守城方最不希望看到的怪物。一来是它们往往和魅一样成群结队出现,二来则是因为其硕大体型。大就意味着高耸的城墙不再是足够安全的屏障,光照一旦出现缺口,它背后的魅便会大量跟进,直至防线彻底崩溃。

    “我早说过不要听那个家伙的话!”洛风卿此刻正好回到厢房中,见状忍不住埋怨道,“一开始就防守井道的话,根本不用担心煞夜里会不会出现魔!现在你打算怎么办?赶去枯井说不定还来得及!”

    “大师兄,外面可都是魅啊……”洛悠儿提醒道,“而且所有入口已经被堵住了。”

    “我让他们留了一个,当然,方家并不知道这一点。”洛风卿望向洛轻轻,“我知道你天赋过人,修行之路上几乎没有遇到过任何困难,这一点我不如你。但我毕竟比你长上几岁,更清楚人心叵测。如果城墙被攻破一角,你的备用方案根本没有实施的可能——散门绝不会按你想的那样退守中央,只会尖叫着一哄而散。到那时,任何挡在溃逃者前面的人,都会被他们视作比邪祟更可恨的敌人!”

    “所以你就瞒着我偷留了一口枯井?”

    “如果我告诉你,你会同意我的做法么?”洛风卿的语气有些无可奈何,“上一次你听从我的意见时,只怕已是好几年前的事情。轻轻,不是只有你在为洛家着想的。”

    洛悠儿再次插话道,“但大家都已分散到各个小组,怎么把他们叫回来?我们总不能单独开溜吧?”

    “这一点我也有所准备。”洛风卿一副尽在帷幄的神情,“我已通知过部分人,让他们看信号行事。只要旅店顶层出现碧绿色的火光,便是撤离青山镇的指示,届时他们会带上身边的洛家子弟一起走!”

    “你之前就是在忙这事?”洛轻轻略感意外的问。她原以为对方是在气头上,这两天才甚少和她碰面的。

    “多一手准备总不会错。如此一来,最多只需半刻钟,大部分散出去的洛家人便都能聚集到一起,并且往预留的枯井处靠拢。”

    是大部分,而不是全部。

    洛轻轻闭上眼睛,她自然清楚哪些人不会得到通知——像洛棠、洛长天这样绝对信任自己,有任何情况都会报告的同门,对大师兄的计划来说只会是阻碍。

    “至于外面的魅,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洛家人不在,四面土墙必会漏洞百出。”洛风卿继续说道,“那些散门没别的才能,逃起来绝对不甘人后,由他们吸引魅的注意可谓正好。等到考生大乱,便是我们撤离的机会。”

    至此,厢房里的众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了洛轻轻身上。

    什么人心叵测,什么散门靠不住……这里最动摇人心,第一个想逃跑的,分明就是你啊,师兄!

    洛轻轻睁开双眼,却不再看向洛风卿。她直接朝洛悠儿吩咐道,“你看住大师兄,别让他往火盆里扔铜粉之类的东西。”

    洛风卿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诶,那你呢?”洛悠儿讶异道。

    “我去支援斐念。想要阻止一只魔的确很难,但并不是毫无机会。”洛轻轻一字一句说道,“单从体型来看,它还没到需要上品方士才能消灭的地步。”

    “可我打不过大师兄啊……”洛悠儿一脸哭腔。

    “那你就站着让他打!”洛轻轻拔出木剑,头也不回的朝门口走去,“我倒想看看,他是不是真有决心当着众人的面,抛下那些还在战斗中的洛家子弟于不顾,先行逃离青山镇!”

    ……

    “那东西朝西墙来了,我们……要不要暂时回避下?”

    之前还欲与斐家天才一较高下的张燕,此时已缩到了墙垛之后。

    事实上不光是他,自从这个异常的怪物出现后,众人的气势一下就被压了下去,显然谁也没把握能够像消灭魅一样轻松解决它。

    这大概便是黎所说的“魔”了,夏凡心道。按照枢密府的分类方法,魔和魅并无本质区别,只是体型更大一些,但他却觉得,眼前的这玩意并不仅仅是大一号而已。

    它的本体上依旧能看到碎石枯枝等杂物,整体也呈现出朦胧的雾气质感,不过纯黑的部分更多了——如果说魅是外壳下包裹着黑雾,那么它给人的感觉则是黑雾夹带着外壳。

    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它的外形。

    乍看上去,这只魔宛若蜘蛛变异而来。它有六足,足末端却类似人的手掌;像是匍匐爬行,却没有明显的头和尾。最为诡异的,则是它平坦的腹部下悬吊着五六只魅——后者垂着脑袋,由一根黑绳与魔连接,随着前者的爬动而来回晃荡,整体活像一个能自行移动的绞刑架!

    另外同样暴露在火光下,它却没有变得跟魅一样迟钝,而是缓慢且稳步的朝中心区域推进,不到数分钟便已逼近到城墙边缘。

    “不要慌!”斐念的身影再次出现在西墙,他迎着这只和墙体差不多高的魔,施展出飞花焰。灼眼的焰流直冲目标背部,撞击后四散开来,如同一朵绽开的花。

    在他的带领下,好几个斐家弟子也发起了攻击,一时间火焰乱窜,爆鸣声不绝。在这样的打击下,魔不止停止了前进,还向后倒退了两步。

    “它只是看起来个头大而已,对付它和对付魅没有区别,只要不让魔靠近,它就无法伤害到你们!”

    见情况确实如斐念所说的那样,一些胆大的考生也拿起药材和符箓,开始朝两三米开外的敌人施展起方术。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魔忽然半立起身子,直朝城墙扑来!

    说到底这些墙体不过是由青砖房连接而成,并不是正儿八经的石墙,在这一扑之下竟发生了塌陷。

    铺在墙头的木板最先断裂,接着是横向的木梁——它们原本只是用来撑起屋顶,面对这庞然大物显然超出了承受极限,最后则是成片的砖石。在一片轰隆声中,西墙豁然矮了半截,青山镇防线首次出现了缺口。

    而塌陷处的考生亦没好到哪里去。之前对付魅使得大多数人都习惯了对手的僵硬迟钝,面对魔并不算快的扑击,竟鲜有人能做出反应。至少两个小组摔落城墙,其中一人还被垮塌的砖头木板砸中,显然凶多吉少。

    斐念倒是闪身躲过了这一击,奈何城头空间有限,来不及踏入安全区域脚下便已空空如也,只能勉强抓住一根折断的屋梁悬挂于半空,以免自己直接摔进碎石瓦砾中。

    但这样一来,他也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魔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啸,朝斐念抬起前掌。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蓝色的身影窜入了两者之间——

    洛轻轻及时赶到了墙头!

    与她同时到的,还有一道皎洁的银光,而那光芒正来自于她手中的剑尖!

    这迅雷不及掩耳的下劈直接斩断了怪物的一只手掌。

    魔的断肢处喷出团团黑雾,惨叫着脱离了城墙,斐念也得以摆脱困境,顺利回到了地面。

    “好厉害……”

    “这就是幽州最杰出一代弟子的实力吗?”

    洛轻轻干净利落的身姿令墙头泛起了一阵惊叹声,但她脸上却不见丝毫轻松,反倒回头急切大喊道,“快点燃新火把,不要让魅靠过来!”

    只是她提醒得还是晚了些。

    夏凡注意到由于西墙垮塌了一截,两根火把被毁,下方的地面顿时阴暗了许多。在魔的四周,墙体已拉出了一块明显的阴影。尽管周边的火把仍能辐射到这个区域,但魅的动作已然不复先前的顿挫。

    短短十余秒不到,之前还在墙角下徘徊的魅就已顺着阴影出现在了墙头,而夏凡愣是没看到它们是如何爬上来的!

    “乾术——啊———!”

    “快退出去!”

    “替补组在哪里?”

    “救救我!”

    混乱刹那间蔓延开来。

    之前嘲笑魅是活靶子的考生现在成了魅的猎物,他们拙劣的施咒技巧完全跟不上敌人的动作,而魅的攻击方式则简单有效,它们只要贴近考生,黑雾就会将其层层缠住,直至融入体内。一旦吞下考生,魅便会原地生根,全身发胀,活像一个个漆黑的茧子。

    “别用方术了!把气注入木剑里,眼睛盯紧目标再出手!”洛轻轻一边砍倒一只扑上来的魅,一边大声提醒道。

    她此时的处境可谓凶险万分,城墙垮塌处本就是最暗的地方,光是应付魅就手忙脚乱了,同时她还得提防那只重新爬进豁口,似乎想进一步扩大塌陷范围的魔。

    “替补组怎么还不上来——”洛棠忍不住回头朝小广场望去,结果僵在原地。

    夏凡循着她的目光望去,心里猛地一沉。

    广场西边哪还有什么预备队的影子,在城墙轰然倒塌的那一刻,负责西墙的后备考生就已经不战而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