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挺身而出者
一本读|WwんW.『yb→du→.co
    “我们也撤吧……”张燕缓缓后退道。

    被压塌的地方离洛棠小组不过二十来步,如果再有火把失守,他们将首当其冲受到魅的袭击。

    而洛棠毫无反应,眼睛茫然的在后方和不远处的洛轻轻身上来回,显然已不知所措。

    张燕还没退出两步,便发现脖子后被什么硬物顶住了。

    他回过头来,发现夏凡已经将木剑架在了他喉间。

    “你、你什么意思?”

    “守在原地,哪儿也别去,否则我就把你劈下城墙。”夏凡沉声说道。

    “燕弟!”张石一声大呼,拿起一柄锄头就想要扑来,夏凡寸步不退,抬起剑就要挥下,逼得张石收回了前冲的脚步。

    “夏凡……?”这时洛棠才有了些反应,她望向僵持的三人,一时有些迷惑。

    “别忘了你是来干什么的!”夏凡陡然拔高音量,朝她大吼道。

    洛棠猛地一震,终于回过神来。

    “我……我们必须守住自己的火把。”她握紧拳头,对张氏兄弟说道,“如果我们跑了,谁来接纳那些退过来的同伴?你俩也不希望自己的身后变得一片漆黑吧?退一步说,大家都逃跑又能跑到哪里去?这可是大荒煞夜!”

    “可是你也看到了……替补组已经逃走,魅会源源不断涌进城墙!”张燕争辩道。

    “我会去补上缺失的火把——”

    “不,你的责任是守在这里,”夏凡打断了她的话,“让我去。”

    “你?”洛棠讶异道,“你不是不会远距离方术吗?”

    刚才的防守中,夏凡一直没出手,而是充当起看护火把的工作,就是因为他并没有能隔着城墙攻击到魅的手段。

    当然,这一切问题都归结于他那便宜师父,教给他的七八个术里,能进攻的寥寥无几,基本都是用来跑路的。

    “问题是你也不会啊!”夏凡没好气的瞪了洛裳一眼。

    后者顿时有些语塞,她之前尝试用自己擅长的赋生灵攻击过邪祟,效果可谓微乎其微。

    “总之按我说的做!远距离我是不会,但不代表近距离也不行。”他收回木剑,朝张燕冷声道,“别忘了监考官很可能在关注着这最后一战,丢下大家先逃,你猜会得到什么样的评价?要是被记上一笔,别说三年,只怕三十年都跟枢密府无缘了。”

    “呃……”张燕咬了咬牙,“我不走行了吧!”

    “至少别走在大家前面。”夏凡转向洛棠,“帮我取一把备用火把,快!”

    洛棠深深看了他一眼,随后掏出一只纸鹤道,“乾术归酉,赋生灵!”

    纸鹤冲天而起,一头扎向小广场,将替补组丢下的木杆火把抓在爪中,又竭力折返回主人身边。

    丢下火把后,洛棠的身子不禁晃了晃——显然带着重物飞行对气的消耗颇大,她短时间很难再重来一次了。

    “千万要……小心。”她喘着气道。

    “不用你说我也会。”

    夏凡拿起火把点燃,抗在肩头,朝着城墙断口处跑去。

    他知道这么做有风险,但留在原地袖手旁观只会更危险。改造小镇对抗煞夜固然能聚集起全体考生的力量,但也把所有人都绑在了一条船上。如果说整个计划有纰漏之处的话,那就是他太高估了考生的意志和能力。

    夏凡原以为自己只跟着师父处理过小魍小魅,在实战方面着实拿不出手,没想到大多数人比他还不如。从洛棠的话里可以听出,哪怕在世家弟子中,也只有顶尖的那部分人才有实战训练的资格。经验不足,加上心理不成熟,使得考生在城头远距离和魅交手还成,一旦打成了接触战,局面就完全颠倒过来。

    西墙一塌陷,负责西墙的替补组就落荒而逃,由此可见青山镇的防卫圈随时都有可能崩溃。目前还能坚持,全靠通讯不便,以及夜晚视野不佳所致。另外三面城墙上的防守者虽然能看到西墙上出现的状况,但自身受到的影响较小,也没有近距离直面魔的压力,暂时不会有太多问题,可西墙上的火把若一个接一个熄灭,再傻的人都会意识到不妙。一旦陷入逆境,他们还有多少勇气固守不退,夏凡心里根本没底。

    换而言之,不立刻采取行动重燃火把,将魔赶出破口区域,西墙的情况会越来越糟。这时候要是有人率先逃跑,恐怕立刻会引发溃散。而失去城墙作为倚靠,个人的力量将变得极为有限,那时候谁生谁死,就完全是听天由命了。

    必须在崩溃发生前遏制住这股苗头!

    就在夏凡赶到塌陷处边缘时,魔再一次半立起了身子。

    要糟!

    他脑海中刚冒出这个念头,对方硕大的身躯已经压在了城墙上——

    “轰隆!”

    随着一声巨响,他感到脚下的木板在震颤中解体,眼前不少砖石甚至被震飞起来!

    夏凡唯一能做的,就是抓紧火把尽力跃起,令木杆燃烧的一头始终保持向上。

    ……

    糟了——

    当魔扑下的那一刻,洛轻轻的心沉到了底。

    她被两只魅缠住,根本没法阻止对方的举动,只能眼睁睁看着脚下的墙体四分五裂。她个人也失去了立脚之处,即将坠下城墙。

    隔着近在咫尺的魔,洛轻轻的余光看到了断口另一端有火光在靠近,或许是替补组终于赶到,可惜局势急转直下,单凭这一根火把已难以照亮扩大后的缺口。

    如果她能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就在这时,一道青色的波纹忽然扩散开来,将大半个塌陷处笼罩其中!

    “坎术为末,水中花!”

    她的坠落速度瞬间慢了下来,不止如此,连那些石头掉落的景象,也变得清晰可辨,仿佛周围的一切物体都被无形之水裹住,行迹速度大为减缓。

    唯独不变的只有施术者——方先道。

    她惊讶的看到,方先道以流畅的步伐穿梭于落石碎木之间,同时向她射出一张符箓。当那张符纸正中她的额头时,青色波纹对她的影响也骤然消失。

    洛轻轻顿时心知肚明,她挥剑朝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块青砖一挑,借助碰撞之力调整好自己的姿态,随后仿照方先道的模样,在浮空的石头间来回跳跃,最终如下楼梯一般平稳落地。

    “我没想到你会出手帮我。”

    “哼,事有轻重缓急,因小节而忘大谋,只有蠢货才会如此。”方先道啪的一声打开折扇,半遮在面前,“既然地面防守已成定局,我也没必要逆势而行。卜算之术最擅长的,就是任形式如何变化,我都能找到一条对自己的最优解。”

    “你……重新算过了?”洛轻轻忍不住好奇道。

    “没错,而且卦象无比清晰,这次大荒煞夜全有赖于我方先道,只要能够坚持到天明,我方家必然位列三家之首!”他微微扬起嘴角,“你看,现在情况正在应验,不是么?”

    随着他扇子一收,荡开的波纹消失不见,掉落之物也恢复了正常速度,接连不断的砸在二人身前。

    “你们没事吧。”此前一直在城墙下面阻挡魅的斐念也赶了过来,“这坎术的效果真让人大开眼界!”

    “方家擅长的可不仅仅只是算卦。”方先道直指向趴在断口处的魔,“如今三家已聚齐,该一口气干掉这怪物了!上吧!”

    两人却一动不动,齐刷刷的望着方先道。

    “嗯?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刚才那术……你不再用一遍吗?”洛轻轻意外道。

    “没错,”斐念附和的点点头,“若能把魔定住,我们必然胜券在握。”

    “这……”方先道愣了愣,“你们以为此术是随便能放的吗?它要求的材料都是些稀世珍品,就连我也只带了一份而已!”

    “那你现在……”

    “可以帮你们压阵。”方先道理直气壮道。

    “小心!”斐念突然警告道。

    可惜为时已晚。只见一个黑影从天而降,噗通一声砸在了方先道身上!

    由于魅不会飞,三人也不在垮塌范围内,因此鲜有人注意空中的情况。这一落可谓防不胜防,方先道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被砸晕在地。

    洛轻轻讶异的发现,这位不速之客的身影竟颇有些眼熟。

    “夏……凡?”

    夏凡咳嗽两声,好不容易才撑着火把站起——刚才的一摔着实不轻,如果不是引气者,从七八米高的地方掉下少说也得摔折一条腿。换作某位白发高手,摔死都正常。

    幸运的是,火把终归没有熄灭。

    “我带火把来支援了,希望没太晚。”

    洛轻轻不由得一怔,原来她之前看到的火光,是夏凡。

    就在城墙被破,附近的小组都在向还有光照的地方逃离时,他却逆着人流而行,试图填补上那缺失的光亮。

    她和他交过手,正因为如此,她知道对方不是那种以身手见长的人。

    即使如此,他还是来了。

    洛轻轻心里不禁涌起了一股复杂的感觉。

    “为什么……会是你?”

    “替补组忙不过来,我暂时代劳一下。”夏凡故作轻松道,“光靠这根火把,现在还能补上缺口吗?”

    “只怕不行。”斐念摇摇头,“下面的光很难照到城墙上,而想把火把插上去,又得面对魔和魅的攻击。”

    “好吧,我想也是……”

    “总而言之,如果不击败魔,我们就没办法堵住溃口。”斐念顿了顿,“不过这火把已经给了我们极大帮助——至少它不会让魅轻易靠近我们了。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和洛轻轻吧。”

    “只靠你们两个?”夏凡皱眉道。

    “还有一个在你身下。”

    夏凡连忙跳开,此时他才发现地上还躺着一名方家男子,“呃,我没注意到——”

    “知道,意外而已。”洛轻轻打断道,“人是少了点,但在这里数量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你只要守在此处,我们就有一条安全的退路,即使失败,也可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