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我会掩护你
一本读|WwんW.『yb→du→.co
    夏凡没有接话,而是望着城墙断口处打量了一会儿,“我倒有一个更好的主意。”

    “哦?是什么?”斐念问。

    “看到那些露出来的屋梁和楼板了么?只要点燃它们,整个豁口就是一个巨大的火把。”

    “我预备的术没办法精确控制引燃某个区域。”洛轻轻否决道,“一旦施展,整个城墙都会烧起来,先不说大家还在上面抵抗,现在就用最后手段的话,大火时间也撑不到明天破晓。”

    “不是让你去点,而是我来。”

    “你?”斐念质疑道,“这不是普通方术就能办到的事情!屋梁又不是火把,上面没有裹麻绳和火油,你就算连着用飞花焰也不会烧着它分毫。”

    洛轻轻却没有立刻否定,而是反问道,“你有几成把握?”

    “洛轻轻?”斐念讶异的看向她。

    “如果只是点燃木头,把握是十成。”夏凡平静的回道,“不过考虑到还要对付魔,得酌情降低两成,再加上谦虚一成,算七成好了。”

    “比我的高。”洛轻轻点点头,“需要我们做什么吗?”

    “掩护我靠近魔。这个术……并不以距离见长。”

    “我知道了。”她拿过火把,转手就丢给了斐念,“你守住退路,我和他去试试。”

    夏凡笑了笑,率先朝断口处冲去。

    “你认真的?他只是一介散门而已!”斐念难以置信道,此次尝试绝对不是以往那种有惊无险的试炼,寻常考生连站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也只有世家的顶尖弟子,才敢做出这样的举动来——也正因为如此,与之并肩作战的队友自然是越强越稳妥。他没料到洛轻轻会选择一个普通散门去冒险,而不是他这样能与之齐名的天才。

    “据我所知,他并不是那种行事毫无分寸,只知逞强的人。”洛轻轻头也不回的追了上去,“这边就交给你了。”

    “真是……疯了。”斐念无奈之下,只好举起火把,替两人照亮前方的道路,“也罢,就让我再护送你们一程好了!”

    数道飞花焰冲天而起,宛若流火一般冲向朝夏凡靠拢过来的魅,将它们挨个消灭在火光边缘处。

    趁此功夫,两人已经越过平地区域,爬上了倒塌的城墙。

    这一段路立刻难走了许多,夏凡不得不减慢速度,借助微弱的火光,谨慎选择每一个落脚点。洛轻轻则后发先至,轻松超过了他。

    这真是方士能做到的事?

    夏凡不禁暗自咋舌。塌陷处的废墟形成了一个小山包,上面既有不规则的砖石,还有横七竖八的木梁、易碎且容易伤脚的瓷片,即便在大白天也得小心攀爬。可她却像是没有重量一般,双腿轻轻点地,便能越过一个又一个障碍,那灵动的身姿简直宛若精灵一般。

    这让他想起了传说中的轻功。

    不止如此,洛轻轻还为他挡下了好几只扑来的魅——这里已接近微光地带,魅的身影几乎难以用肉眼锁定,但她依旧能做到以慢制快,每一次出剑必有斩获,仿佛是那些魅故意撞在她的木剑上一般。

    相较自己手脚并用,在废墟堆上俯身攀爬的模样,夏凡再一次感受到了差距。

    “你的师父从未教过你任何身法吗?”

    洛轻轻砍倒一只魅后,深深呼了口气。

    夏凡注意到,她也并非看上去那么从容自若,至少呼吸比之前急促了许多,额头上也布满了晶晶细汗,显然体力的消耗颇大。

    “身法?那是什么?”

    “果然。”她露出恍然的神情,“你可以理解成武功,它最初也确实源自于江湖武林,不过方士更能发挥出它的功效罢了。身法可以让你更精确的控制自己的身体,在方术未精通到一定程度前,可以弥补灵敏性的不足。”

    还有这种事情……夏凡总算知道科班出身的为啥总瞧不起散门了。

    “不过等你进入枢密府,这些迟早都要掌握的。”洛轻轻停下脚步,“接下来便是关键了,你说的靠近得多近?”

    夏凡终于也攀上了废墟顶端,站在此处,宽阔的豁口如同一道天堑立于两人头顶,两旁伸出的横梁则像是一口斑驳的老牙。而置于豁口正中央的,则是那只庞大的魔。

    从上方俯看时,它还没那么令人惧怕,但换成仰视后,魔的体型仿佛增大了数倍,光是一只手掌都有两三个人那么宽,其平坦的腹部更是称得上遮天蔽日,若是被压实,他们的下场必然惨不忍睹。

    这种压迫感绝对不是远距离观望所能比拟的。

    夏凡咽了口唾沫,“越近越好,最好伸手能碰到目标。”

    “也就是说,我们得钻到魔的肚子底下?”洛轻轻凝神打量着魔的腹部,“你先等我一会。”

    她迈开脚,刚试探性走出两步,魔就做出了反应。

    只见一根漆黑的绳子嗖的朝洛轻轻扫来,后者低身翻滚避过,未能命中的绳索则如同鞭子一样抽在城墙上,力道之大竟留下了一条深深的印子。

    紧接着是第二根,它直插洛轻轻身前,逼得她不得不退回到原地。同样的,这一击力度依旧不小,几乎没入青砖中数指的深度。

    “看来它并不想有人靠近它的下方。”洛轻轻微微喘气道,“莫非那些悬吊着的魅是它的弱点所在?”

    “可这要怎么过去?”夏凡眉头紧皱,他已经看出来了,只凭他一个人的能力根本无法靠近魔的身旁。而洛家天才一个人似乎还应付得过来,但加上他的话就很难说了。

    然而对方没有丝毫犹豫,“跟之前一样,我走在前面,你紧跟着我就行。”

    “你确定?”

    “没时间考虑了!如果等到它再扑一次,这里的地势也会发生改变,而我们没有第二次攀登的机会。”洛轻轻斩钉截铁道。

    夏凡自然清楚她话里的意思,尽管他从决定支援到抵达此处只花了半刻钟不到的时间,但对于墙头的考生而言恐怕相当漫长。火把已熄灭三盏,并始终未能补上,魅带来的压力在不断增长,再来一次就算他俩能安然无恙,上面也必定是崩溃之局,届时消不消灭魔都已无法改变局面。

    “我明白了。”他沉声道。

    “很好,我只有一个要求。”洛轻轻深呼吸两下,伏低身体,“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你都不要停下脚步。相信我。”

    夏凡无声的点点头。

    “上了!”

    话音落地,洛轻轻如电光一般射出,直朝魔冲去。而后者也立刻做出了反应,腹部的绳子像张了眼睛一般朝她甩来。

    少女将木剑置于腰侧。

    她的气充盈于剑尖之上,一时恍若星辰。待绳索靠近,洛轻轻猛地拔剑,由下至上斜斩——剑刃划过一道月牙,将黑绳一分为二!

    夏凡也冲上了断墙中央,他虽远不如队友那般敏捷,但在砖房基础上搭建的城墙就那么宽,每迈出一步就缩短半米,距离可谓一点点稳步拉近。

    当洛轻轻化解掉第三次攻击,他已靠近魔的边缘,目标仿佛触手可及!

    魔同样分出数根绳索来对付夏凡,却都被回过身来的洛轻轻竭力挡下。虽然情况险象环生,但她仍在最后一秒赶上了攻击。

    只是这几下防守也让洛轻轻的速度变慢了许多,环绕剑尖的气暗淡下来,她也没法再斩断那些飞舞的绳索。

    仿佛意识到情况不妙一般,魔发出一声咆哮,肚子下悬挂的魅剧烈挣扎起来。

    不好!

    夏凡瞬间意识到,洛轻轻勉强维持下来的攻守平衡即将被打破——她光是应付那些触须般的绳子就已经竭尽全力,不可能再分出精力去对付魅了。

    像是为了印证他的猜测似的,两只魅率先挣脱束缚,垂直落在俩人的前方。

    这里的光照比之前攀登时更暗,魅站直的下一刻,就已经消失在原地。

    洛轻轻不可能同时挡下两只魅!

    得出这一判断的夏凡下意识的想要停下脚步,闪身避让,但对方那句“相信我”突然浮现脑中,让他生生收回了后撤的步伐。

    就在这时,他闻到了一抹淡香。

    洛轻轻径直跃至了他面前!

    在刺穿一只魅后,她用身体挡住了袭向夏凡的另一只。

    黑色的气瞬间缠在了洛轻轻身上,而她反手倒刺,同时曲膝一蹬,将自己和魅一起带离了夏凡身前!

    几乎不带停歇的,魔的攻击接踵而至——两根绳索一头飞向洛轻轻,一头则直朝夏凡而来。显然此刻已没有任何人能掩护到他,夏凡索性咬牙迎着绳索冲去。

    但事实证明,洛轻轻再一次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她在倒地前的一刻拔回木剑并全力掷出,准确的撞歪了袭来的黑绳。

    只是她自己则失去了所有防卫手段,被另一根黑绳拦腰扫中,衣袍顿时出现了一道鲜红的裂口。

    洛轻轻闷哼一声,被整个打飞出去。

    不等她落地,绳子便已追了上去,套住了她的颈脖。无论洛轻轻如何挣扎,都无法阻止魔勒紧绳索,将她吊向腹部。

    而夏凡此刻也终于抵达了怪物的正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