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有鬼”
一本读|WwんW.『yb→du→.co
    回到住所,黎从墙边阴暗处走出,“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没成功见到想要赎的人吗?”

    “见是见到了,不过事情和我想的有点不太一样……”夏凡将此行的情况讲述了一遍,“他在那边有吃有喝,都不打算跟我一块儿去上任地了。”

    黎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你俩真是师徒关系?”

    “应该……算是吧,”被这一问,夏凡也不太确定起来,毕竟他所熟知的师徒含义和这个时代确实有较大偏差,“不过他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就由着他去吧。”

    知道师父没有被关着受苦就已足够,考虑到民间不受管控的修行者在枢密府眼里是有些不受待见,或许他不跟自己一起走才是更好的选择。

    “这件事就算告一段落,我们先吃晚饭吧。”

    客栈本身就有饭菜提供,味道虽然比不上专门的饭馆,但比赶路时吃的烙饼和干粮已要好上太多。

    看到黎小心翼翼的捧着热汤小口啄吸的模样,夏凡感到数天来赶路的疲惫都消减了不少。

    特别是咽下汤的瞬间,身后的尾巴还会左右晃动一下,别提有多提神了,放到后世怕不是要被撸秃。

    居然还有人会嫌弃这个,简直无法理解。

    果然时代的鸿沟比马里亚纳海沟还难以跨越。

    “你在笑什么?”黎察觉到了异样,皱眉问道。

    “没什么,就感慨狐狸不愧属于犬科,连摇尾巴的动作都如此相似。”

    黎的尾巴刷的一下竖起来藏到了身后,“狐究竟哪里跟狗一样了?四足有尾的动物那么多,它们的差距尚如此明显,更遑论妖?”

    呃……这是炸毛了?夏凡发现犬科论似乎是对方的禁区,只好暂时放下了自己的科学研究精神,“……你说得好像也有道理,妖之间似乎不能这么草率的分类。”

    “这点不显而易见吗!”黎没好气道,“之前就觉得奇怪了,狐可以说你不了解,狼和狗的差别那么大,大到你们人类都把后者当作贬义了,你还把它们分作一类?真不知道你是从谁那里学来如此荒谬的知识!”

    一本叫《物种起源》的书是这么说的……

    夏凡决定先搁置争议,“对了,既然现在有空了,教我术法知识吧。你师父告诉你的东西,都可以说给我听。”

    “不行。”狐妖果断道。

    “诶,当初说好的——”

    “妖是先天感气者,诞生时便已成型,无论之后再怎么练都不会影响自身,人类却不可以。”黎认真的解释道,“尽管师父说得不多,但我仍记得人的施术十分看重心性,东学一块西练一块不仅事倍功半,还容易影响自身的引气。”

    “这也是世家弟子普遍优于散门的原因,你的师父显然没能力为你指明方向,起步就比那些人慢了许多。之后枢密府会为新晋方士补上这一块,与其让我教你,不如等半个月后系统的学习方术。”

    “还有这种说法吗……我从未听师父提到过。”夏凡意外道。

    “如果他也是出自散门,不知道并不奇怪。测试心性十分不易,辅材至少也是三品以上,连世家都不一定能满足。”黎顿了顿,“当然另一点就是枢密府对这些信息把控得极为严密,平常人不太容易接触到的缘故。”

    这个夏凡深有感触,邪祟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东西,但它们具体有哪些类别,遇到又该如何自救或避险,这种基础的问题居然没几个人能说得清。即便是他的师父,对付邪祟时也多靠经验,经验不灵就立刻撤退,很少有事先做到心中有数的时候。

    他经过几座大城时,曾向书局打听过相关消息,得到的回答是既没有书本教人如何识别邪祟,亦没有讲解气和术法的通俗读物。这必然是有人限制了相关信息的流通,考虑到枢密府的职能与地位,能做到此点也只有它了。

    “那邪祟的事情……你知道得多吗?”

    “师父陆陆续续说过不少,告诉你也无妨。”黎坦然道,“不过枢密府之后肯定也会教这个,你确定要听我说吗?”

    夏凡当即点点头,先不说他好奇已久,听眼前的狐妖讲,怎么也比听官府里的白胡子大爷讲要好吧。

    “那就先从分类说起好了——”

    黎刚开了个头,门外忽然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讲述。

    “客官,客官!您在吗?外面有位老太太想要见您……我们劝过了,但她说人命关天,今天见不到您就不回去了!”

    夏凡不由得向门口望去,这房里理论上只住着他一人,那么对方口中的“客官”必然是指自己。

    问题是他根本不认识什么老太太啊……

    带着疑惑回过头来,他的面前已是空空荡荡——早在门响的那一刻,狐妖便悄无声息的退入到了黑暗当中。

    夏凡本想拒绝,可想到人命关天时又犹豫了。

    思索片刻后,他决定先问问对方想要见自己的理由是什么。

    小二噔噔噔跑开,不一会儿又回到了房前,“客官,老太太说是赵道长让她来找你的!”

    赵道长……莫非她指的是自己的师父,赵大海?

    “让她进来说吧。”夏凡朝黑暗处使了个眼色,随后吩咐道。

    很快小二便将老太太引入了屋内,“我先下去了,有什么事您再叫我。”

    而老太太还没坐下,便整个趴倒在夏凡脚边,“求小道长救救我儿媳妇和我的孙儿!”

    夏凡脑中微微嗡了一下——虽然他早就知道古代的礼节不同,但第一次亲眼见到有人对他这么行礼时,仍给了他极大的冲击。

    他几乎下意识就伸出了手,想要拉起对方,“你这是在干什么……快起来吧!”

    “您不答应我就不起来……求求您了,凤华县只有您能救他们了!”

    “你先得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夏凡很快恢复了冷静,“我越快知道,就越能早点想出办法。”

    被他这么一说,老太太也不再哭诉,任他将自己扶到了椅子上。

    花了差不多七八分钟,夏凡总算问明白了此事的来龙去脉。

    用最简单的话来说,便是老太太的家中“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