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委托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名老太太冠姓田,住在凤华县集市边,丈夫早逝,仅留下一间不大的住所和一个儿子。

    其子田三根在安申城当兵,每两个月才能回一次家。家中除了她以外,还住着一位儿媳妇如秋。如秋怀胎已经七个月,由于身体不太好,大部分时间都在卧床调养,收入来源全靠田三根的月钱支撑。虽然家境平平,但婆媳相处和睦,小日子也过得挺不错。

    眼见马上就能抱上孙子,田老太自然是加倍关心儿媳,空闲时还会做些手工活去集市里叫卖,希望能让如秋吃得好些。可她没能料到的是,半个月前家里突然发生了变故。

    先只是声响——一到晚上夜深人静时,家里就会出现哒、哒的奇怪声音,有时候像在屋梁上,又时候又像是在窗台前,甚至偶尔会从两人身边响起,把婆媳惊出一声冷汗。

    之后情况渐渐变得严重起来,瓦罐、饭碗会莫名其妙的摔碎,窗户纸被钻出破洞,声音一点点开始影响现实。

    即使两人点亮满屋蜡烛,也无法制止这异象的出现。

    田氏妻本就需要安养,被这么一折腾整个人都憔悴起来,不仅消瘦了许多,精神状态也越发不稳定,再这么下去别说安产了,肚里的孩子都有保不住的可能。

    田老太也不是没有想过法子,比如搬出去住一阵。然而家里本就不算宽裕,无论是租房还是客栈都维系不了太长的时间。

    她也找附近的庙买过神水、驱鬼符,但怪响声依旧,而且仿佛离人越来越近。

    无奈之下,她求到了赵大海那里。

    初到凤华县时,赵大海曾打着降魔真人的旗号处理过几次“灵异问题”,也算是混出了一点名气——当然在夏凡眼里,那些灵异现象大多都只是乡民的臆想或心病,而所谓的名气,最多也就是街里邻居闲聊时会提到那么一嘴的程度。没想到田老太不止听过,还记了下来,以至于束手无策时找上了赵大海。

    那时师父已摆脱欠款困境,自然一口应下。可惜这一回他没能忽悠成功,几次“降魔”后也无法令怪声消去,只能闭门谢客。但田老太显然没有放弃,她仅仅认为赵道长并未使出全力,隔上一两天便上门央求一次,直到夏凡回到凤华县,才有了开头一幕。

    “赵道长说,如果连他的徒弟都无法解决的话,整个凤华县也不可能有第二人能解决了。”老太太眼巴巴的望着夏凡,“小道长……小仙师,求您救救我一家人吧!”

    自己还真是找了个好师父。夏凡默默翻了个白眼,他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干,而是纯粹的推卸责任。也不想想,自个儿徒弟所学的东西全部来自于师父,师父搞不定的邪祟,难道他徒弟还能成了?

    等等……好像还真能成。如果直接在屋内来一发震术雷鸣,不管藏着什么邪物,估计都得灰飞烟灭。问题是这么一发天雷劈下来,老人家的房子估计也要毁掉一半,岂不是帮了等于没帮?

    这方法行不通。

    可是拒绝吗……老实说,夏凡狠不下这个心来。

    眼前的田老太差不多五十来岁,头发已尽是花白,从满是皱纹和晒痕的面容来看,就知道她这辈子吃过不少苦。对她而言,能看到子孙落地恐怕就是这一生最大的慰藉,所以她才不惜一切的趴倒在一个年岁不到她三分之一的年轻人面前。

    若是流产,体弱多病的田氏妻估计也凶多吉少,这个家即使还在,肯定也已是支离破碎、不复当初了。

    夏凡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助人为乐,只是过去能力有限,助人最多停留在拾金不昧、给陌生人指路的层次上,如今有了救人性命的能力,他很难装作视而不见。

    思索间,夏凡的目光忽然停留在了里屋的阴影处。

    对了,这儿不是还有个枢密府青剑的亲传弟子吗?

    如果让她去现场看一看,说不定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狐妖有伤无法动手,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找出应对之策,动手之类的事完全可以由他来代劳。

    夏凡稍稍细想了下,发现这想法竟意外的可行。

    首先,从田老太那里听来的消息可知,她家中的“怪异”并不是什么凶神恶煞的妖魔,不然师父根本不会一次不成还去第二次、第三次——要是对手稍微危险一点,他早就跑得远远的了。

    其次,县城的管控不像大城市那么严,既没宵禁也不夜巡,狐妖暴露的风险很低。

    唯一的问题是黎愿不愿意介入到此事之中。

    但论起说服的能力,夏凡自认为有十足的把握。

    “我可以去试一试,不过有几个条件必须提前讲明。”

    “小道长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

    “我提的你必然能做到。”他打断道,“第一,我作法时屋内不能留人,你们只能在外面等候;第二,不可宣扬此事,我不希望别人知道此事与我有关;第三,不保证结果,邪祟这东西千奇百怪,我只能说尽力而为。”

    “我懂,我都懂……”老太太连连点头。

    “而第四点……我需要一套你媳妇的衣服,宽松点的。”夏凡缓缓道,“斗笠、蓑衣也都配一副,我会付钱的。”

    “钱就不必了!不过……小道长要这些干什么?”

    “以防深夜变天而已。”

    ……

    田老太离开后,黎从里屋内探出头来,“谁告诉你我同意帮她了?我是妖,她是人。我没有任何理由去帮一个不相干的人类,就如同人不会帮助妖一样。”

    不愧是狐妖,他还什么都没说,对方就已经对他的意图心知肚明。

    黎的语气颇为不快,似乎对夏凡这种自作主张的行为感到十分不满,“先说好,我答应与你合作,不代表事事都听你的。我们不是从属关系,合作就应该充分协商再做决定——”

    “你说得对,不过此事毕竟关乎性命,而且刚才我也没机会和你讨论。”夏凡用和缓的语调安抚道,“至于你说的第一点,我觉得有失偏颇。”

    “偏颇?人对妖不喊打喊杀就算好的了。”

    “我有没有帮过你?”夏凡反问。

    “有。”

    “我是不是人类?”

    黎一时卡壳,“这、你不太一样……”

    “那么你不帮她,帮我总可以了吧?”他趁势道,“对方不是枢密府方士,和妖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你帮我也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之前不是正好谈到邪祟的分类吗?你就把它当作一次现场教学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