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虚魉
一本读|WwんW.『yb→du→.co
    ……

    “小道长,就是这儿了。”

    老太太将夏凡带到自家屋前。

    夏凡借着屋内油灯的光芒看了一眼躲在田老太身后的如秋,脸上确实有着明显的惊惧与虚弱之色。

    “未通知你们之前,不要入内。”他吩咐一句,随后走进屋子,并插上了门闩。

    这间房屋算是县里最常见的住宅样式,最大的是厅堂,约莫十平米左右,左右各有一道门,一边是厨房,一边是卧室。厨房里还有一个狭窄的小门,直通茅厕与后院。

    夏凡花一分钟粗略逛了房子一圈,确认再无他人后打开了卧室的窗户。

    早已就位的黎悄无声息翻入了屋内。

    此时的她宛如一名江湖人士,尽管穿的是普通的布衣,但在斗笠、雨蓑的加持下,显得侠客味十足,若腰间再配上一把长剑,那就是地道的门派剑客风了。

    至于狐妖的特征,则完全被衣饰掩盖,单看其举止基本和人无异。

    “怎样,还合身吗?”

    “胸口有点紧,不过不影响行动。”黎回道。

    能完美匹配你身形的衣服……确实会比较难找。夏凡清了清喉咙,“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等。”她走到床边坐下,“只有亲眼看到异象,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

    “不用熄灯?”

    “不用,”黎的眼神像在看傻瓜,“熄了你还怎么观察到它们?”

    “我以为……鬼会怕光。”夏凡尴尬的回道,习惯害人啊……

    “如果它们怕光,那也不需要方士才能对付邪祟了。”狐妖发出一声嗤笑,“哪怕是受光影响最大的魅,也不至于见光便逃,就更别提其他了。而且,我不认为那位老太遇到的是鬼。”

    “为何?”

    “鬼是邪祟中最难对付的一种,多以尸身形式出现,藏头露尾并不是它们的风格。而且一旦出现,多半会掀起腥风血雨,不大可能放任屋里的两人活到现在。”

    夏凡发现自己隐约摸清了狐妖的脾气——尽管她不放过每一个能嘲笑人类的机会,但答应的事还是会认真去做,哪怕是讲解,都能不厌其烦的从基础说起,而不是一言以蔽之。

    “这些邪祟到底是如何分类的?”

    “按我师父的说法,应该是千百年里口耳相传下来的,枢密府只是做了进一步细分,在妖魔鬼怪之前加了魑魅魍魉这四类——两者一一对应,不过前者用来指更弱小一些的邪祟。当然,民间叫法千奇百怪,用什么称呼都正常。”

    “所以你才会说煞夜中的魅和魔没有本质区别……”夏凡恍然。

    “但这个分类也并非毫无漏洞,”黎哼了一声,“首先把妖归到邪祟里根本毫无道理,纯粹是人类的一己私欲,真要按类别分,你们也该属于其中。其次它没办法攘括所有异常之物,比如某些精怪……”

    说到这里她忽然停顿下来,抬头望向屋顶。

    “怎么了?”

    “嘘——”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你听。”

    夏凡不由得屏住呼吸,顺着她的目光向上望去——在油灯的映照下,头顶横梁只有一面发出昏暗的反光,其余部分都隐藏在黑暗之中,加上瓦片屋顶上的大片阴影,他能看到的细节极为有限。

    就在这寂静中,他听到了轻微的“哒、哒”声。

    一开始夏凡还需要聚精会神去听,可自从听到之后,这声音就逐渐鲜明起来,仿佛一会儿远一会儿近,有时候竟仿佛来自身边一般。

    他意识到田老太说的都是真的,这既不是心理作用,也不是什么幻觉,房间里确实多了什么东西!

    它时而顺着屋梁渡步,时而掠过衣柜,那细小且清晰的脚步声便是证明。

    即使经过大荒煞夜的洗礼,夏凡依然感到背后的疙瘩冒了起来。

    因为他无论怎么看,都找不到声音的源头。

    难怪田氏妻会被折腾得彻夜难眠——面对这样诡异的情况还能安然入睡的,心理素质绝不是一般的高。

    不过只是隐形的话,他未尝不能对付!

    夏凡取下背后的木剑,稳稳握在手中。

    他在等这邪物暴露的瞬间。

    半刻钟后,油灯突然晃动起来,床头矮桌上的一个木杯“哐”的一声被撞倒,直朝地面落去——

    几乎是同时,夏凡出手了。

    聚精会神之下,被气强化过的五感清晰捕捉到了杯子倾倒的每一个细节,它先是向左倾斜,随后朝外边被顶开,如果那儿有什么东西,必然就在木杯背后,并且行进路线是从右至左!

    夏凡挥剑朝预判的位置斩去——按照哒哒声的频率,它不可能躲过这一击!

    “啪!”

    强烈的撞击让他差点没能握住剑柄,木剑几乎毫无障碍的落在桌面上,其反冲力震得夏凡手掌发麻。除了给矮桌留下一道凹痕外,此次出手再无任何斩获。

    哒、哒的声响仍在继续,听上去就好像在嘲笑他一般。

    “哈哈哈哈……”这回倒真有人在笑了。

    黎捧着肚子笑了好一阵,直到笑意变成难受的神色才停止——显然这阵笑声已牵扯到了伤口。

    “小道长,你、你还好吧?”屋外传来了疑惑的询问。

    “没事……我正在抓鬼!”夏凡甩了甩发麻的手,没好气的瞪向黎,“失手一次有这么好笑吗?”

    黎一本正经的点点头,“看你全神贯注砍空气的模样,确实很有意思。”

    “空气?它明明撞翻了杯子来着——”说到一半夏凡忽然皱起眉头,“等等,你知道那东西的具体位置了?”

    “是,也不是。”

    “那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只要你不看到它,就永远没法知道它的具体位置。”

    不看到……就不知道,问题是连位置都不知道,看到又从何谈起?夏凡一脸的费解。

    “诀窍就在于想办法看到对方,”黎扬起嘴角,“我已经知道我们要找的是什么了。”

    “好吧,它是什么?”

    “怪,或者说……一只魉。”狐妖回答道,“这也是邪祟中分支最多的一类,正所谓千奇百怪,无奇不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它应该是虚魉,属坎,和我为同一种属相。”

    夏凡立刻将这些知识记入心底,哪怕暂时无法理解其含义,“要用术法才能看到你说的这个……虚魉么?”

    “我不知道。一些方术或许可以,但师父没有教过我。”黎顿了顿,“不过在没有方士以前,人们也摸索出了能够看到虚魉的方法。”

    “什么样的方法?”

    “你马上就会知道——只是在那之前,我需要一大叠窗户纸,越多越好。”

    ……

    晚上九、十点想要凑齐一大堆窗户纸并不容易,夏凡和田老太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从邻舍那儿或借或买来了五六卷油纸。

    黎很快将它们首尾相连,粘成了三条“纸带”。这些纸带被横着贴在墙两端,将房间分割出了好几个区域。之后她点燃十余根蜡烛——这也是田老太家的全部储备,并将它们分放在屋子的各个角落。

    “如此……就行了。”做完这些准备工作后,黎拍了拍手道。

    “你确定?”夏凡怀疑道,“感觉屋子里只是多挂了几条窗户纸做成的横幅。”

    “对于异象而言,并不是越复杂越有效。”狐妖摘下斗笠,盘腿坐在纸张前,“虚魉是气的具象,你之所以看不到它,是因为过于注重双眼。”

    “可你先前不是说,熄灯了更不利于观察么?”

    “的确,因为黑暗不仅不会让你放弃用眼,反而会加大对视觉的专注,效果自然更差。”

    夏凡想了下,发现对方说得也有道理,“那这些纸的用意是什么?”

    “隔着窗纸看到的事物会更加模糊,也就变相弱化了映入你眼中的景象。这会迫使你意识到眼睛不再可靠,反而能感知到一些平时难以被直接观察到的东西,所谓虚虚得实,便是此理。”

    问题是这样做欺骗的只有自己的大脑吧……莫非还能影响到外物不成?就在他将信将疑之际,一个黑影忽然跃于纸上。

    而这房间里除了他和狐妖外,本应该再无它物才是!

    透过油纸,夏凡能看到朦胧的烛光和光线映照出来的床架阴影,而墙壁、窗户等稍微隔得远一点的东西则完全消失于纸后,仿佛那是一块无限旷阔的空间。也就在床架的轮廓线顶端,黑影扭动着身躯缓缓前进——一切宛如一场粗糙的皮影戏,阴影则是它的舞台。

    “我看见它了。”夏凡轻声道。

    “还不是真正看到。虚魉未被感知到前,可以出现在任何一个可能的位置,甚至它们所在的世界,都和我们有所不同。它撞翻杯子的那一刻,本体并不一定在杯子附近,用我师父的话来说,我们无法理解虚魉的动向,是因为我们被天地的规则所束缚住了。”

    被规则束缚住?夏凡忍不住在心中默念了一遍,“魉能越出规则之外?”

    “越接近混沌,就越难以用常识度之。异象的表现不就是如此么?”黎摊手道,“而这只虚魉只要被人感知到,就会重受天地约束,成为一个能被接触的实体。是时候去看看它真正的模样了。”

    “怎么做?”

    “走过去即可。”

    夏凡点点头,缓缓绕过油纸横幅,向田氏妻的床架望去——

    只见上面多了一只猫,一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狸花猫,大概是察觉到了什么,它回过头朝夏凡张开嘴,轻轻叫了一声。

    “喵——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