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恩人
一本读|WwんW.『yb→du→.co
    “你看到了什么?”黎问。

    “……一只猫。”夏凡迟疑了数秒才答道,他实在难以把眼前这只动物和害人的邪祟联系在一起,“它就是让田家人夜不能寐的元凶?”

    “唔……”黎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是原因,但不一定是元凶。魉和魅的最大区别就是对生灵没有显著的敌意,它之所以出现在房中,恐怕是遵循了生前的习性。”说到这儿她看向夏凡,“你去询问下那位老人,看看她家有没有养过一只狸花猫。”

    夏凡转身出屋,很快又折返回来,“田老太说,她家以前确实有养过猫,不过半个月前忽然病死了,儿媳妇还为这事哭了好一阵。你的意思是,这只猫莫非——”

    “就是田家的那只猫。”黎蹲下身,将猫架在手中,“但它现在已不是生灵,而是虚魉,是气构成的幻象。”

    夏凡犹豫了下,伸手摸了摸猫头,不仅能感受到毛茸茸的触感,还有温暖的余热;后者甚至舒服的眯上眼睛,看上去和真的活物没什么区别。

    “这算不算死而复生?既然田氏妻喜欢这只猫,我们或许可以——”

    “不可以!”黎竖起耳朵大喝一声,“醒醒,死就是死了,死物不可能再活过来,你别把两者混为一谈!”

    夏凡微微一怔,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狐妖如此尖锐的表情。

    “不会有任何一种方法能让死者复生!一旦死去,意识便不复存在,即使留存下气,也不过是空壳而已。好比这只狸花猫,它的行动路线不过是在重复生前,连触感、反应亦是如此,只要你我闭上眼睛,它就会再次回归到虚化状态。”

    “就算那女子再喜欢这只猫,可她能一天不眠的盯着它吗?何况人体内或多或少都有气存在,长期和气构成的魉生活在一起,自己的气也会发生紊乱,结果就是日渐虚弱,寿命大减。”黎摇摇头,“我看她状态如此萎靡,除开一半是自身体弱的缘故,另一半恐怕就是这只虚魉造成的。你把魉送到她身边,本质和谋害无异!”

    “呃……我只是假设而已,”夏凡咳嗽两声,“你不必如此生气吧?”

    “假设也不行,它至少证明你有这个想法,而混淆生死界限是方士的绝对禁区!”狐妖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我师父曾提到过许多起类似的事情——一些方士在掌握气的过程中误以为自己能逆转生死,最后走上歧途,没一个落得好下场,这其中甚至包括枢密府羽衣。你不觉得很可笑吗,活着的时候不去关心,死了才追悔莫及,哪怕不惜触犯天道。我只是不想看到你也变成这可笑的模样!”

    她这是在……担心自己?

    “好吧好吧,我知道错了。”夏凡本着有错就改的原则退让道,“那要怎么处理这只猫——不对,这只虚魉?”

    “它是气的投影,用更强的气即可打破它的形态,令其重回天地之间。”黎将猫举到他面前。

    “我明白了。”夏凡点点头,重新拿起了木剑。

    ……

    “事情解决了。”走出屋子,夏凡朝门外翘首期盼的田老太说道。

    “小道长……你说的是真的?”后者面露惊喜之色。

    “是,你们可以安心入住,我保证声音不会再回来了。”

    “那个……”一直半躲在老太太身后的年轻女子怯生生探出头来,“道长大人,我想问下您,我们家中真的有鬼吗?”

    “并不是鬼,而是二位养的猫。它大概是舍不得二位,才会在死后留魂于此。”夏凡将事先准备好的说辞缓缓道出,“尽管它仍思念着主人,但生死殊途,我与它交流后已让它安心上路。放心,它应该很快就会再入轮回吧。”

    事实当然不是这样,按黎的说法,死物之气不再拥有意识,更不会有不舍、留恋的情感,只是他觉得这样说更容易让普通人接受。

    另外他将剑刺入狸花猫体内的那一刻,才深刻的感受到了死物与生灵的区别,木剑没有受到任何阻力便贯穿了虚魉,而后者不见痛苦,依然维持着撒娇的模样,直至化作一缕青烟消散于无形。

    “是阿花!”听完夏凡的讲述,田氏妻顿时捂住嘴巴,眼泪哗的一下流了下来。“它、它是我和丈夫一起收养的流浪猫,本来好好的,不知为何突然就病死了……呜呜……您说它舍不得主人吗……原来它没有怪我,太好了……”

    随着女子呜咽出声,先前她显得苍白的脸色竟隐约恢复了一丝红润。

    “怪不得小道长会问我养猫的事。”田老太也放下心来,长出了一大口气,“不愧是名师出高徒,小道长,你救了我们一家子的命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再次跪了下来,弄得夏凡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你的大恩大德,田家绝不会忘!”

    “谢谢您,道长大人,妾身欠您一条命……”

    “不必不必,只是举手之劳而已。还有那件衣服与窗户纸的钱——”

    “那怎么能要小道长出,传出去岂不是让邻里笑话!你若再坚持,我就跪在这儿不起来了!”

    面对如此情景,夏凡只得作罢。

    他能看出来,虽然田家有些词不达意,或是故作郑重,但她们的感谢之情却是发自肺腑,没有一丝作伪。

    就连告辞前,老太太都不忘强行将一篮鸡蛋塞进他的怀里,并一直送到客栈门口,完全不给他推辞的机会。

    即将分别之际,夏凡问出了一个心中疑惑已久的问题。

    “为什么你们不找枢密府?”

    没错,凤华县虽不算什么大县,可依旧有县衙和驿站,这些官府机构都能将邪祟消息上报给大城或州郡的枢密府。对于此类非常规异象,地方枢密府理应有处置之责。

    “小道长说笑了,”老太太掩嘴道,“请官吏来那可是要钱的,他们不动则已,一动就是好几十两银子,我们哪里出得起啊!”

    “几十两?”夏凡讶异道,“无论邪祟的危害程度?”

    “那是底价,危险的话肯定要加啊。”老太太一副少见多怪的表情,“如果凑不齐钱,那可就麻烦咯。官府可不管你什么情况,直接冲进家里搜的都有。哎呀,我说这么多干什么……总之幸亏有像赵道长和小道长这样菩萨心肠的人,我们才得以安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