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元凶
一本读|WwんW.『yb→du→.co
    夏凡回到厢房时,耳边仍回荡着老太太的感激话语。

    “怎么样,第一次帮人除祟的感觉?”狐妖似笑非笑的望着他,语气里带着一丝戏谑,“是不是觉得自己成了救世主,可以将别人的命运掌控于手中?”

    “老实说,还挺不错的。”夏凡自动略过了她的后半句话,“我算是知道师父为何会走上这条路了——比起进入枢密府,像这样云游四方、为民除害,感觉也是一个不坏的选择。”

    他现在才意识到,尽管自己的师父毛病多多,但好歹也是一名能引气入体的修士。光凭引气这一点带来的优势,就足以让他在大户人家或镖局谋份稳定的工作,不至于大部分时间过得跟流浪汉一般。

    师父之所以走上条路,说不定正是因为这些感谢。

    如果不是只有进入枢密府才能进一步了解世界的奥秘,他应该也会和师父做出同样的选择吧。

    毕竟行侠仗义这种事,差不多是每个人都有过的幻想。

    另外老太太关于枢密府的怨言,也让夏凡颇为在意。他跟随师父流浪时,听闻过好几次枢密府方士斩除邪祟、护一方平安的事例,官府亦把枢密府宣扬成处理一切异常现象的机构,这与田老太说的似乎有所冲突。

    只是他现在没有什么求证方法,师父从不提及这方面的内容,遇到方士也是避之为上,大概只能等到自己进入枢密府后,才能知道这之间是否存在误会了。

    “对了,我还有一点不明白,”他将话题带回到最感兴趣的灵异知识上来,“如果猫死后能成为魉,那其他动物岂不是也有可能?什么鸡啊、羊啊牛啊……街巷里应该到处都有魉存在才对,可我的实际感受却并非如此。”

    这已是保守的说法了,夏凡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如果把微生物也算上的话,他掌心中每分每秒都有细菌死去,也会有新的细菌诞生,要是这些生物都需要气才能降生,死了还可以变成魉,那这世界未免也太热闹了点。

    而且细菌要怎么感知啊……猫用窗纸隔着还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微生物别说隔纸了,显微镜倍率不够高目视都成问题,谈何去清除?

    “无缘无故可没办法变成魉,无论是哪一种邪祟,都需要依靠强烈的情绪方能有机会转化。”狐妖摇摇手指,走到茶几前坐下,给自己和夏凡倒了杯茶,“这种情绪可以是愤怒,痛苦、不甘、怨恨,也可以是狂喜和极乐,或是别的什么难以概括的感受。”

    “正如大量的枉死者能形成大荒煞夜一样,他们虽然身死,意识消亡,但饱含强烈怨恨的气却会久久不散,直至引发异象。”

    她将茶推给夏凡,“那么你发现这其中的关键之处了?”

    夏凡立刻领悟了她话里的意思,“关键是多样化的情绪。”

    黎点点头,“你的反应算是为数不多值得称赞的地方了。”

    原来如此……按狐妖的说法,情绪越多样的生物越容易在死后留下痕迹,这也可以理解为意识越强大,越容易对客观世界产生影响。而之前担心的微生物,因为不具备复杂的意识,自然不也会变成邪祟。

    而论情感之丰富,人绝对是万灵之首。

    不对……夏凡看了黎一眼,或许还要再加上妖。

    只是妖的数量要远低于人类,因此没那么明显而已。

    由此可以推出,人之气转化为祟的几率要远高于其他物种,危害性也更大。

    思及此处,夏凡感到了一股由衷的满足,世界的面纱仿佛对他又褪下了几分。

    把狐妖拐过来果然是个正确的选择。

    不过又一个问题浮上他的心头。

    ……让猫变成魉的情绪,究竟是什么?

    田氏妻似乎说过,阿花是病死的,但动物病死是一种再常见不过的事,哪怕牲畜因为瘟疫成片倒下,也没见出过什么大问题。

    夏凡脑海中忽然念头一闪。

    他有些惊讶的望向黎,“那只猫……不是生病而死的?”

    后者仿佛早就预料到他会这么问一般,“就算是人,在知道自己的大限将至时也很难有什么反抗的想法,更何况是一只猫?想要让它留下深刻印象,寻常遭遇可不行。”

    那么答案已呼之欲出。

    唯有痛苦,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令生灵刻骨铭心。

    它是被人折磨死的。

    并且施暴者不是以杀死它为目的,而是尽可能延长了痛苦的过程——如果只是宰杀,不至于让狐妖说出“寻常遭遇可不行”这样的话来。

    “不会是……田氏妻自己下的手吧?”夏凡感到背后有些起毛。

    “这个可能性倒不大,”黎的回答让他稍微松了口气,“如果狸花猫死于田家人之手,生前逃离都来不及,哪会死后还悠哉的满屋子闲逛。另外……那名女子对猫的感情,应该是发自真心的。”

    “这样就好。”夏凡仰头喝了一大口茶,至于是谁对阿花下的毒手,恐怕已无从考证,他也不可能为了一只猫追查到底——毕竟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虐杀动物根本不算什么事,别说法律惩治了,道德上都不会受到任何谴责。

    但细思下去,若施暴者的真正目的也不是为了折磨狸花猫,而是想谋害田氏妻呢?

    此人知道施加足够的痛苦,就有几率让普通的生灵死而不散,成为邪祟,那么只需稍加针对,邪祟第一个祸害的,必然是田家的活人。

    不……这些想法过于阴谋论了,应该不会有这么凑巧的事。夏凡摇摇头,将杂念抛之脑后,既然找不到施暴者,以上猜测就永远只能是猜测,无法得到证实了。

    他耳边忽然响起了黎之前说过的一句话——

    「魉是原因,但不一定是元凶。」

    她在那时就想到了这一点吗?

    倘若如秋真的死于体虚,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折磨猫的人都算是杀人凶犯了。

    解决完这突如其来的“闹鬼”事件,时间已差不多接近午夜,哪怕是夏凡,也感到了一丝倦意。他打着哈欠朝狐妖示意道,“时候不早了,今天先歇息吧。”

    黎点点头,起身朝里屋走去。

    快到门口时,夏凡又开口叫住了她,“还有,今天的事……抱歉。”

    “哦?”狐妖饶有兴趣的扫了他一眼,原来方士也会向妖道歉吗。不知为何,她的心情忽然好了不少。但这一点不能轻易显露出来,否则对方会以为自己太容易妥协,得让他深刻的意识到今天的问题才行。

    “你又没做错什么,何须道歉。正如你说的那样,我帮的是你,又不是她们,这不过是偿还之前的救命之恩罢了——”

    “我说的不是这个。”夏凡的回答却令她出乎意料,“明明是我们一起帮助了田家,但最后只有我一个人得到了她们的感谢。而真正的有功者,却只能屈居于幕后,换而言之,我独占了你应得的那一份感激。”

    “什么嘛……”黎怔了片刻后偏开视线,“我才不在乎人类的感谢。”

    “我在乎。总有一天,我希望人们能够知道,是妖帮助了他们;总有一天,你向他人施以援手时,不必再藏于暗处。”夏凡望着她的眼睛,轻声说道,“有了这层联系后……人类也会主动去帮助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