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任免令
一本读|WwんW.『yb→du→.co
    第二天一早,夏凡被敲门声惊醒了。

    不会又有人被师父忽悠过来,找他解决灵异问题的吧?

    长途跋涉加上昨天忙到大半夜,他只想好好睡个懒觉而已。

    “哪位?”

    隔着门板,夏凡揉了揉眼睛问道。

    “请问是夏公子吗?在下是县衙里当差的,来给夏公子传口讯了。”

    凤华县衙役?

    他心头微微一跳,下意识的看了里屋一眼,不会是狐妖的是暴露了吧?但很快他又否决了这个猜测,如果真扯上了妖,来敲门的必然会是枢密府方士,县衙才不会蹚这趟混水。

    即便如此,夏凡还是将门半开,把身子挡在了门口。“什么口讯?”

    来者头扎黑巾,身穿藏青色开叉袍,腰间系红束带,从穿着打扮来看确实是一名官差。他拱手作了个揖道,“恭喜夏公子通过士考,您的任免书已送到县衙,还烦请随我走上一趟,好让知县大人亲自将文书转交到您手中。”

    这么快?不是说怎么也要半个月吗?

    夏凡不免有些惊讶,启国的物流系统什么时候如此高效了?士考的结果应该是先发往京畿枢密府,按成绩分配后再将任免令层层下发地方枢密府。能和他同时抵达凤华县,用神速来形容都不为过。

    “稍等。”

    夏凡回到房中和狐妖交代了一番后,跟着对方一道前往县衙。

    “对了,怎么称呼?”

    “叫在下李星即可。”

    “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家客栈的?”夏凡装出不经意的神态问道。

    “哈哈哈,夏公子有所不知,送任免令来的大人强调务必第一时间将文书交到考取人手中。我们对夏公子了解得不多,当时只清楚两点。”李星伸出两根手指,“一,你还未抵达凤华县;二,你不在户籍名录上,没有固定居所。所以在下想了个办法,提前通知了县里所有客栈,若是有自称夏凡者入住,店家需立刻上报县衙。”

    “原来如此,可若是我不住店,而是选择民宿……”

    “那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李星笑了笑,“办差就是如此,上面有命令,我们尽量办便是了,至于成不成,还得看运气。好在这一次在下的运气还算不错。当然,就算没找到你,公子你也迟早会去县衙报到,最多就是晚几天而已。谁又能说晚几天就不是‘第一时间’了呢?”

    夏凡不禁多看了他两眼。

    这人还真有趣,恐怕不是一般的官差。

    至少口齿清晰、谈吐有序就不是寻常的底层衙役能做到的了。

    达到县衙后,李星直接打开正门,领着他走了进去。

    夏凡还是第一次踏足大启官方领地,正当他思考面对知县究竟要采用何种礼仪时,一名穿着绿袍、头戴幞帽的中年男子主动迎了上来。

    此人无疑便是凤华县的父母官了。

    还未等夏凡拱手,对方已经一把攀住了他的胳膊,“吾乃凤华县知县,杨广荣,总算等到公子了。夏公子不必多礼,这不是什么正式场合,没必要一板一眼的走官场那套。”

    “杨大人——”

    “哎,叫杨知县就行。”他摆摆手,“我是官,夏公子也是官,何须叫得如此见外。”

    不是吧,知县居然这么平易近人的?夏凡心中大为讶异,方士虽然有官衔,但新晋者换算过来相当于八品,而知县怎么也是七品。一级之差确实不大,可依旧有高低之分,对方不居高自傲还可以说是品行高洁,如此熟络显然有些反常了。

    “这便是夏公子的任免书,还请收好。”杨知县招招手,身边立刻有人将一个袋子送上前来。

    “我能打开看看吗?”夏凡问。

    “当然。”他笑道,“正堂里有剪子,去里面看更好。”

    夏凡自然应允。这个袋子摸起来像是用牛皮制成,封口处用线缝实,靠手还真不好打开。用防水耐潮的皮革来做文件袋,而非常见的包纸或包布,也算是从侧面彰显了枢密府的实力。

    绞断封口线,打开袋口,里面的封条也应声撕裂——这证明此袋再无第二人启封过。从中抽出一张雪花纸,夏凡直接略过前面的铺垫,跳到了最后的任免地区部分。

    “接到此令后,即刻至申州金霞城任职……”他默念出声,同时一股熟悉感浮上心头,为什么这个地方的名字如此耳熟,就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

    “请问这金霞城在哪?”他索性向知县询问道。

    “啊哈哈……看来夏公子对我申州并不怎么熟啊。”杨知县呵呵一笑,“金霞在本县东边,路程不远,骑上快马一天即可达到,它也是申州的首府。”

    本县……东边?

    申州……首府?

    夏凡脑海里那点零碎的地理知识瞬间被串了起来——凤华县所属的地界好像就是申州,而他要任职的枢密府,也不是什么籍籍无名的“乡镇办事处”,而是一州之统领!

    难怪他看到这个地名时,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还未在凤华县落脚时,他就已经跟便宜师父在申州的辖地上流窜过好一阵子了。

    等等,这莫非也是知县对他如此客气的原因?

    金霞不仅是城,还是申州核心,行政级别上就比县大了许多。而品级只能表示官衔高低,并不能反映职务、权力等内在属性,加上枢密府自身的特性,知县如此待他倒也不是不能理解了。

    “夏凡?”

    忽然他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夏凡回过头,魏无双惊愕中带着喜悦的神情映入眼底。

    “这不是大碗粮铺的魏公子吗?”杨知县朝他拱了拱手,“总算把你也请到了。”

    魏无双受宠若惊的连连作揖,“见、见过杨大人,没想到您还记得我,父亲托我向您问好……”

    知县却没有像对夏凡那般熟络,而是受完礼后浅浅颔首,“魏掌柜有心了。”

    “他的任免令也来了?”

    “没错,和你一样。二位都将成为申州枢密府的一员。”

    “申州吗?”魏无双惊喜道,“太好了,居然是这么近的地方,还是和夏兄一起!”

    夏凡则有些意外的看了杨知县一眼,都是要去金霞城上任的方士,他的态度却大不相同,难道自己想的缘由并不准确?

    后者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这点一般,乐呵呵的抚掌道,“今后若是本县有邪祟,还指望二位多多照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