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金霞城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两天之后,夏凡已隐约能看到金霞城连绵的灰色城墙。

    和青山镇临时搭建的“城墙”不同,那是真正用于防卫、足以抵御外敌入侵的坚墙,目测高度在十米以上,顶端排布有密集的锯齿状掩体、或者说马面。在城墙边角附近,他甚至还发现了几架类似抛石机的城防器械。

    单论面积的话,古代大都绝不可能跟现代城市相比,但把所有建筑都一股脑用巨石高墙围起来后,古代都城的视觉冲击力反而更胜一筹。

    而且他居然还在这座城池远景中捕捉到了一丝违和的“近代感”。

    很快夏凡便意识到这感觉是从何而来了——比起一路上看不尽的树林和田野,金霞城附近却是光秃秃一片。不仅如此,城池背后还弥漫着缕缕黑烟,令天空的颜色都灰蒙了几分。加上黄褐色的大地与石砌城墙,赫然有了那么点雾都的味道。

    如果不是官道上跑的仍是马车,他都差点以为金霞城已经跑步进入前工业时代了。

    “魏兄,那黑烟是怎么回事?”夏凡提高嗓音喊道。

    跑在前面的魏无双掀开窗帘,探头回道,“那是在烧盐!”

    “烧盐?”他讶异道。

    “呵呵,公子是第一次去金霞吧?”车夫笑着接过话来,“这可是申州的象征之一。此城在当地人口中啊,叫金霞的反而不多。大家都把它叫做「盐城」,或者是「烟城」。毕竟背靠东海,又有大江经过,捣鼓这一行最为合适。这烟从升起至今,听说已持续了一百来年。”

    一百来年……意思是从永国时就开始了?

    “夏凡,烟和盐有什么关系?”车厢里黎低声问道。

    “他说的应该是用海水制盐,”听过车夫的一番话后,夏凡心中已有了猜测,“海里盐多,若能把多余的水煮干,不难从中提取出盐来。那烟应该就是大量烧柴所致。”

    “公子好见识。”车夫点头道,“此业也是盐城能够成为申州首府的原因,传闻大启的全部用盐,盐城要占据三成。不然这儿一穷二白,哪可能盖过其余三城六镇。”

    “代价就是城外的这一片白地么?”黎嘀咕了句。

    “那有什么法子,人总得活下去啊。这盐一旦烧起来,就不可能停下咯。”

    确实,夏凡暗自点头,盐业在古代都是官营,属于国家管控物资。既然成为产盐地,产几天、产多少就已不是当地人能做主的事。负责此业者自然能赚得盆满钵满,可若是没能满足上面的要求,抄家灭族也不过是转眼间的事。

    最后的几里地很快走完,查验过关文后,马车徐徐通过瓮城,沿着主干道驶入城内。

    此时的灰蒙感更明显了些,甚至空气中都弥漫着淡淡的柴火味。

    夏凡注意到,或许是为了减少烦人的落尘,街上来去的行人大多戴着斗笠,好一点的则是披巾软帽,遮住头发乃通常之举,这意外的发现让他对狐妖隐藏于市又多了几分信心。

    只是有一点不太符合他的预想:明明是坐江靠海,商贸理应十分繁盛才是,但街道上却没显示出应有的活力。不是没有商铺,街头叫卖之人也有,可总让他觉得少了些什么。

    夏凡向车夫问出了心中疑惑。

    而后者的回答则有些无奈,“因为海边常有邪魔作祟啊……”

    即使在枢密府的眼皮底下?

    夏凡心中浮起了一丝异样,只不过看对方似乎并不想细说的样子,他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两刻钟后,马车在一圈高耸的围墙前停了下来。

    “公子,您的目的地到了。”

    “你们在这儿等着。”夏凡朝车厢里的黎眨眼示意,随后拿起行囊下了车。

    那边魏无双也走了过来,“我虽到过金霞城好几次,但枢密府还是第一次进。老实说……我有点紧张。”

    “你我已是方士,有什么好紧张的,这儿不应该算是自家地盘吗?”夏凡笑了笑。

    “夏兄,我最佩服的就是你这点。”魏无双感慨道,“无论在哪里,都显得胸有成竹。”

    “马屁就不用拍了,我们进去吧。”

    夏凡带着魏无双从侧面走到正门口,递交文书后放入院内,并被告之报道处在西侧“知微殿”内。

    “这枢密府……也太大了吧。”魏无双边走边惊叹道。

    夏凡亦有同感,围墙之内并不是只有一两栋建筑,而是足足有十来座,它们围绕中间的石板广场排列,看上去显得井然有序,而正对着大门的主楼接近四层,红砖金顶的配色尽显庄严。

    他估算了下,整个枢密府比田径场还要大上一圈,占地面积恐怕在二十亩以上。

    如此雄厚的财力,难怪他们能长期维持像青山镇那样的考场。

    ……

    报道的过程十分顺利,负责接待的官员检验完任免令后,态度融洽的帮两人登记名册,并发放了一套方士服和一枚八品铜章。如此一来,夏凡和魏无双就算是正式的枢密府方士了。

    “这次的上任者还真是快啊,居然八月没过完就到了。”接待官笑眯眯道,“加上之前来的四人,知微殿也能开授第一堂课了。”

    “第一堂是什么意思?”

    “方士也需要上课吗?”

    两人几乎同时问道。

    “还容我一个个来回答,”接待官摆摆手,“士考考场不止一处,这个你们应该知道吧?各个地方的考试结果有先后之分,上任者自然也会有早晚之别。本枢密府负责一州之地,每届士考都要接受二三十名新晋方士,时间拖上数月都正常。然而邪祟绝不会因此平息,所以等所有人到齐再开课就太迟了点。”

    “为了尽快让各位履职,知微殿一有六人就开堂一次,即使后续有新人赶到,也能错开授课时间,两不相误。同一批上任的方士也会在之后的行动里自成一队,若无其他意外,在进一步高升前,你们都将一起为枢密府……不,为我大启效力。”

    回答完夏凡的问题,他望向魏无双,“而方士当然需要上课——你莫非认为自己已经精通所有术法,知晓天道的真谛了吗?”

    “呃,当然没有,是我冒失了。”

    “呵呵……无妨,”接待官笑道,“事实上方士不止要学习术法,还要做到对邪祟了如指掌,比如它们的特性,以及对付它们的最好方法。这点你们会在行动中反复实践,表现优异者方能更进一步,至于表现得不那么好的嘛,你们应该也能猜到后果会是怎样……”

    魏无双缩了缩脖子。

    听起来倒是挺像模像样的,夏凡心想。至少枢密府看上去有在总结邪祟的情报,且强调实践与认知相结合,光这一点就比师父的经验流要高出太多。能正确对待超越常识的事物,而不是归之于神话传说,枢密府至少在这点上已摸到了科学的门槛。

    没错,科学作为一种方法论,并没有那么高大神秘。如果世间有神明,那么科学不会让人去膜拜,只会令人去研究。不管认知是否正确,最后能不能寻得答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始终没有忘记寻求真理。

    “对了,”接待官补充道,“枢密府在城东有一片地,那儿的房子可以低价租给方士使用。当然你们也可以自己解决住所问题,府内并不会对此做任何干涉,只要不影响公务就行。”

    “邪祟事件不可能每天都有,所以方士大部分时候都比较自由,不过二位属于新晋,前面会稍忙一些,等到来年便会轻松许多。”

    “明天第一堂课在卯时四刻开始,地点就在这儿,二位记得不要晚到。授课者可是六品问道章大人,若是惹他不高兴了,那绝对是要吃苦头的。”

    “多谢先生提醒。”

    “哎,什么先生,我就是一看门的而已。”对方笑道。

    拱手告辞,两人走出知微殿后,魏无双长出了一口气。

    “呼……不愧是枢密府的官员,居然如此热心和善。你不知道我以前做买卖跟衙门打交道,哪怕一个小吏都能刁难上半天。”

    夏凡却注意到,那人所穿服饰并非方士服,这意味着尽管都是“国家公务员”,但他和自己明显不在一个系统内,这或许便是对方态度格外亲切的原因。

    莫非这个时代也有编制和临时工一说?

    只是夏凡并未将该猜测说出来,“你现在也是八品官了,哪还有人敢随意刁难。”

    “啊……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魏无双兴奋道,“官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撇开腿走路?进衙门再也不用下跪了?家中藏娇十余位?下馆子吃饭店家不收钱?”

    真是越说越离谱,夏凡白了他一眼,“你问我,我该问谁去?”

    “要不,我俩待会换上新衣服,去城里转一圈?”

    “没空,要去你自己去。”

    “夏兄!”

    “叫什么都没用,免谈!”

    望着跃跃欲试的同乡,夏凡无奈的摇摇头。

    不过这不意味着他的心情毫无波动——事实上夏凡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对于「想要进一步了解世界」而言,如今他已走完第一步,正式迈入了门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