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家族的根基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与此同时,金霞城的另一边,王家府邸。

    “老爷,您吩咐我的事办妥了,东海帮夜里就会动手。”吕师爷推开家主房门,躬身弯腰道。

    “是吗?辛苦了。”王义安放下手中的笔头,靠在椅背上揉了揉脖子,“希望这次可以让那些私下烧盐的贱民稍微收敛一点。”

    自从王家受朝廷之命,负责金霞盐业后,类似的事就没有断过。而作为执掌王家二十多年的家主,处理起来也已算是得心应手。他并不觉得处置几个贱民是什么大事,只是有些心烦而已。

    外人道上有金霞城,下有盐王家,家族在金霞已登上顶峰,可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连官府都会礼让三分,王家人过得自然是神仙生活。王义安则对这说法嗤之以鼻,他不仅不能高枕无忧,还得时刻为今后做打算,所思所虑之事,又岂是外面那帮庸才能想象得到的。

    “不过老爷……最近盐价是不是有些高了?”

    “怎么,有人不满?”

    “民众不满倒是其次。”吕师爷犹豫了下,决定还是将实情说出来,“我听闻青坞帮也在打贩盐的主意,若他们暗中怂恿的话,只怕私盐一事压不了多久又会再起。”

    “那又如何?”王义安抬起头,望向师爷,“我问你几个问题好了。”

    后者愣了愣,“……老爷请。”

    “金霞城是谁为朝廷制盐?”

    “这……唯王家方有此资格。”

    “私下制盐、售盐该当何罪?”

    “死罪。”

    “青坞帮比起东海帮,实力孰高孰低?”

    “坞帮只是一群脚夫贩夫组成的乌合之众,自然不可能和您控制的东海帮相提并论……”

    “那这事该怎么办,不就很明了了吗?”说到这里,王义安的声音陡然阴沉了下去,“师爷,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优柔寡断了?”

    吕师爷望着对方凌厉的目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有人再犯,同样处置就行。

    青坞帮插手,那便连他们也一起拔掉。

    对于王家家主而言,这根本不是一个问题。

    他咽了口唾沫,低头应道,“是,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辅佐过我家两代,会受我父亲的影响也情有可原。”王义安叹了口气,言语不复之前的冷冽,仿佛刚才只是一场错觉一般,“但吕志高啊……你跟我也有这么多年了,我要的东西你还不明白吗?盐也好、钱也罢,都不过是手段,唯有权势才能庇佑家族一直走下去。”

    “而这权势分两种,一种靠依附他人获得,一种靠自己积攒谋划,无论哪种都需要大量银钱来支持。祖辈看不了那么远,只想抱着盐业发大财,也不想想这盐一开始是不是姓王。他们浪费的大量时间,我不趁现在补回来,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他走到吕师爷身边,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如今正是用钱之际,你可得为我把好这关,助王家更上一层楼啊……”

    “是,吕某定不辱命!”师爷既是敬畏,又是欣喜。他可以说是看着王义安从小长大的,比起其他家主,在此人身上他确实能感受到一种不一样的东西,仿佛别人天生就该听命于他一般。自己虽是师爷,但随着他的快速成长,自己已经很少能提出什么像样的意见了。

    这或许便是所谓的明主。

    “父亲,听说您找我?”门外忽然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

    “啊,你来得正好。”王义安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先进来说吧。”

    一名身形挺拔、面貌俊俏的青年快步走入屋内,环视一圈后连行两礼,“父亲好,师爷好。”

    吕师爷微微侧身,笑着回了一礼,“少爷别来无恙。”

    此人正是王义安的次子,王任之。

    如果说他的大兄王庆之性情沉稳,行事老练,颇有几分父亲的影子,那么二儿子则是另一种性格,喜好吃喝玩乐,花钱大手大脚,常和其他家族的纨绔打成一片,难以担当起家族大任。

    只是偏偏这位二公子,在十五岁那年,觉醒了感气的能力。

    “你应该多在家里待待,陪陪你母亲,而不是刚从北边回来,就立刻去跟那些狐朋狗友鬼混好几天,还在青楼大肆庆祝,搞得全城人都知道你考上了方士。”王义安训斥道,“枢密府可不比官府,我能托关系把你调到申州来,但没办法保你在府里一帆风顺,那些大人物若是厌了你,你最多也就到此为止了。”

    “您这是谦虚的说法,谁不知道枢密府的四部从事都跟您关系不错。当然,我也不会闹得太过分,还请爹放心。”王任之不以为然道,“而且这些天我也不是一点正事没干,任免令下来后,我还抽空去枢密府拜访了一趟。”

    “哦?难得你有此自觉。”

    “先打点打点嘛,我晓得的。对了爹,”二公子话题一转,“当时有几个新晋方士也在,您猜怎么着,我看到一个洛家姑娘,模样挺俏丽的……莫非这气不止有强健身体的作用,还能美化样貌不成——”

    “行了,这话不要在家里说,以后也不准在外面说,”王义安不耐烦的打断道,“从今天开始,你必须收敛性子,谨言慎行。尤其是女人……最好把过去纠缠不清的都断了,若是办不到,我可以让师爷来替你办。”

    王任之愣住,“这是怎么了爹,您以前从来不管我这个的。”

    “以前是以前,现在不同了。”王义安放慢语速,“你应该知道圣上册封的事情吧?”

    “知道。”见父亲神色严肃,王任之也老实下来。

    “我从京畿打听到消息,最先受封的是三皇女,封号广平公主,而封地正是金霞城。”

    “这……您确定?”王任之惊讶道,“金霞既偏远又寒酸,除了盐以外什么都没有,别说上元了,江南三州哪个不比这里舒适?”

    “圣上的意思,岂是你不愿意就能违抗的?”他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总之你只需知道,这座城即将归于公主治下,正式的调令应该很快就会下达,明白了吗?”

    “孩儿明白……不,孩儿还是不太明白。”王任之挠了挠脑袋,“这跟我找女人有什么关系?公主还会关心这个不成?”

    吕师爷轻声提醒道,“公主殿下无依无靠,初来此地无异于无根浮萍,而王家的扶持正是她所需要的。”

    “哦,您说拉关系啊,不过那不是我哥的事吗?官府上下都是他在维系,当初还是您把这个任务交给他的……”

    王义安忍不住揉了揉额头。

    如果不是师爷在这儿,他早就要把“愚钝”二字吐到对方脸上了。

    自己的次子除开长着一副好皮囊外,比起长子真是全方位不如……难道真是因为王庆之太过省心,以至于自己忽略了对次子的教育?

    可就是这样的儿子,却成为了方士。

    看来所谓的气能改善体魄,却不能完善头脑。

    王义安深深的盯着王任之,“用钱银来稳固的关系,永远不会坚如铁壁,想要真正把官府控制在手中,此次册封是我们难得的机会。听好了,任之,我想让你和公主联姻……也就是入赘。”

    “入、入赘?”二公子顿时嚷嚷起来,“这可不行!爹,父亲大人,请三思啊……万一大兄绝后的话,我王家岂不是连个继承人都没有了?更关键的是,谁知道她长得什么样啊!”

    “不行也得行!”王义安猛地一锤桌子道。

    他觉得自己的耐心已经所剩无几——老实说,在最初得知次子觉醒感气时,他头一次觉得上天在眷顾王家。要说金霞城他还有哪里无法完全插进手,也就只有枢密府这一块地方了。方士尽管也需要钱,但对待他更像是利用,在那些人眼里,无法感气者如同凡夫俗子一般,简直和他们方士不是同一类人。这种轻蔑无法用金钱去弥补,只要他仍是普通人,就不可能真正把他们拉上同一条船。

    东海帮虽然承诺过,能为他带来足以压倒枢密府的力量,可王义安自己也对这种无法理解的力量心存忌惮。不可过于依赖他人赋予的权势,是他处事的一大原则。

    王任之的感气让他头一次看到了彻底掌控金霞城枢密府的希望。

    若能再把公主也拉上船,无疑能大幅缩短这个过程所需的时间。

    要说这个计划有什么缺憾之处,恐怕便是次子本身了。

    “不行也得行。”王义安又重复了一遍,“等公主的御驾抵达后,我会给你创造机会,在那之前,别再接近别的女人了。何况这事也不一定能成,你必须尽力而为。”

    “难道我尽力后公主还能看我不上?”王任之握了握拳头道,“说不定她甚至会自愿嫁给我呢!”

    “哦?”王义安不可置否道,“公主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姑娘。”

    “如果她自愿嫁给我,那就不必入赘了吧?”

    “当然,那时你大可按自己的喜好去管教她。”

    “我明白了,爹。”王任之重重点了点头。

    没想到能用这种方式激起他的心劲,终归身上流着自己的血脉吗?王义安挥挥手,让两人都退下,自己则重新回到桌上的文书当中。

    能娶回公主最好,不能也无妨,最多是不走捷径,多花些时日而已——只要他能将手插进枢密府内,金霞城迟早都会和王家融为一体,成为家族真正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