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狐妖的训练
一本读|WwんW.『yb→du→.co
    从枢密府出来后,又到了夏凡最熟悉的租房子环节。

    接待官所言不虚,离枢密府东边不远的地方确实有一片同样用围墙圈起来的区域,需要亮出铜章方能入内。

    里面的房子大同小异,都是带院舍的平房,放眼望去差不多有百间。从空荡荡的土路来看,此处的入住率并不算高,显然稍微有点地位的方士都不会住在这里,而是选择去金霞城更好的地段。

    毕竟大海也在城东边,越靠近这一侧,空气中的柴火味就越明显。

    不过房屋价格确实便宜,一间屋子每三个月只收一两银子,比起青山镇的黑店,不知道要便宜到哪里去了。

    按后世的标准,这也算是乡野别墅区了。

    夏凡很快挑中了自己中意的住所——一处位于围墙边缘,且在土路尽头的房屋。依旧是进出不容易引人注目的位置,且必要时能快速翻越围墙。既然决定带上狐妖,那么他就不得不在便捷性上做出一定割舍,平时多安个心眼总没错。

    魏无双则选了紧挨着夏凡的一栋屋子,以他家的财力,明明可以住进酒楼,而不是到这种吃穿都得自己解决的地方来。

    只是当他看到黎也打算走进同一间房屋时,表情变得极为精彩起来。

    “你们……不分开住吗?这里的住所都只有一间睡房……”

    “啊,有什么问题吗?我和她是同门弟子,流浪时可没少挤过一张毯子。”夏凡装作理所当然的模样,“师兄妹都是如此,何况睡房里完全能塞得下另一张床。”

    魏无双张了好几次口,最后到嘴边的只剩下一句“夏兄……我、我好羡慕你!”

    走入屋内,夏凡朝狐妖眨了眨眼,“咳咳,这是为了掩护所必要的说辞。”

    “那么你真的想吗?”后者冷不丁问道。

    “什么?”他微微一愣。

    “你终归是救过我一命……我的身子,除开耳朵和尾巴以外与人类无异。若是你不介意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说到此处她回过头来,眼角微微上扬,“我记得你说过,我的耳朵并不难看,对吗……”

    尽管她没做出过多表情,但就是这斜眼一瞥却妩媚至极——和那种装出来的撩人不同,她的低吟并没有渴求之意,却仿佛直入心底,句句拨弄在心弦上一般。

    这是什么情况?

    天还没黑就开车真的好吗!

    夏凡感到脑袋里突然涌入了海量信息,天人交战在短短时间内就从言语交锋升级到了拳拳到肉的互殴。

    这时候婉拒会不会太虚伪了?

    嘴上说妖和人一视同仁,现在岂不是证明的时机——

    禽兽不如什么的,他自认自己不是那样的人。

    退一万步讲,这也是难得的探索妖类身体结构的机会。

    几秒中的时间他却像考虑了一个世纪,只是在世纪的头几年,意识互殴就已经变成了单方面的吊打。

    “既然你都说到了这个份上,那么我……”夏凡说到一半,眼睛忽然捕捉到了一丝危险的光芒,他似乎看到狐妖的指尖正在伸长,就好像一把锋锐的利器。这利刃折射出来的寒光让他瞬间把后半句话吞了回去,“那么我岂能趁人之危?晚上我睡外面就好。”

    “不错,你的意志还算可造,就是缺乏锤炼。”黎点点头,收回双手。刹那间她流转的眼波和任人施为的神态都消失不见,仿佛刚才只是一场错觉。

    夏凡意识到有些不太对劲,“刚刚……不是我想岔了?”

    “不全是,你中了我的术。”

    他不禁想起了在青山镇时的那场梦。

    “幻术……”

    “这也是狐妖的天性术法,不用借助外物,随时都能施展。”

    原来如此,还真是方便的能力啊——不对,夏凡猛地发现此刻并不是研究术法的好时机,“等等,为什么突然要对我用这个?”

    “因为你已经成为了正式的方士。”黎忽然认真道,“既然要帮我打听师父的下落,你迟早会和高层方士打交道。而他们的手法可不像青山镇考生那般拙劣,一旦引起他们的怀疑,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用诡异莫测的坎术诱导你说出真相。”

    “另外,针对意志攻击也是方士之间厮杀惯用的伎俩,毕竟所有方术都需要从‘所想’发起,破坏思路、干扰注意都能令术法受阻。如果你意志不坚,对局上一开始就会落在下风。”

    只是调查而已,怎么就直接转到实战上了?他来枢密府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了解方术,解析世界的奥秘,才不会干那么危险的事情!

    话虽如此,夏凡还是不自觉问道,“但刚才不是你故意留了破绽,才让我发现问题的吗?”

    “你能在中术的情况下察觉这点,就已经算是合格了。”黎点点头,“要知道以幻为主的坎术并非毫无缺点,对手在算计你的同时,自然也会暴露出些许漏洞。当然,能越快发现破绽越好,若想做到这点,你还需要大量练习。”

    “练习……?”

    “嗯,我以后会时不时这么做,直至你的意志坚如磐石。”

    噗!夏凡差点没喷出一口血来,这谁受得了啊,他又不是最强高僧,强行被帮助修行也太折磨人了吧!

    “呃……你就没想过,万一出现意外,你我岂不是很危险?”

    “放心,我会把握好度。若你完全被术控制,我自会解除它。”黎不以为意道,“术会干扰你的心智,误认为我婉约绮媚,一旦解除,这些臆想都将消失,妖化的部分也会重新出现,又有何危险可言?你的确说过我的耳朵不难看之类的话……但我还是分得清什么是安慰之辞的。”

    夏凡哑口无言。

    明明刚才的“幻觉”中,狐妖的特征并没有隐去,或者说不仅没有隐去,反而更鲜明了一些!

    只是这种气氛下,他反而不好说真话。

    黎重伤时神志迷糊,他说什么对方都不会放在心上,但现在不同,顶着世俗的压力逆风输出,只怕会被人当作变态。

    就当是前进路上的曲折好了。

    “对了,你还是睡到里屋比较好。”黎的声音忽然也有些迟缓起来,“毕竟在厅堂里摆地铺很……奇怪,有可能引来别人不必要的猜疑。反正像你所说得那样,里面放得下两张床。”

    夏凡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晚上用包裹里剩下的干粮解决吃饭问题后,又到了青剑弟子的私授时间。

    “你的师父有跟你提过枢密府的构成吗?”他如今已加入申州枢密府,却对该组织的结构一无所知,若是向接待官打听,又会显得很冒失,黎就成了最好的询问对象。“比如各州枢密府都听谁的,一般又有哪些大人物之类。”

    黎沉吟片刻,“她讲得并不多,而且大部分是京畿的事。枢密府自从独立出来后,就不再受六部管辖,除开皇帝以外,没人能过问府内之事。”

    “就我了解的,地方枢密府大多分成四部,分别是令部、学部、财部、录部,各自以负责邪祟事件、教授方士、统筹物资和记录文书密令为主职。各个地方的主管方士职位有高有低,其中基本以上元城为最。”

    看来枢密府大体框架有仿照朝廷六部的意思,只是从取名上就明显看出了双方的底蕴差距。

    “如果我要打探你师父的下落,看来得找录部关系?”

    “不,你先得爬上去。”黎否决道,“别说秘密文献了,就连日常的文书都不会对一个八品方士开放查阅。你现在去问,不过是自投罗网。”

    “要爬到多高?”夏凡问。

    对方伸出三根手指,“最低三品——也就是一地镇守。”

    “你是说……得爬到跟打败你的那个人一样高?”

    “这样你才有资格知晓地方枢密府的全部机密,并能向上元枢密府提出查询请求。”

    夏凡忍不住咂咂嘴,“那岂不是要十几年?”

    “你以为对抗枢密府是形如儿戏的事吗!”黎的声音忽然拔高一截,连尾巴都竖了起来,“十几年若能成已是顺利至极,就算是几十年……就算那时候师父可能已不在了,我也不会忘记此仇!”

    原来自己想得还是太简单了。

    这家伙从答应合作的那一刻起,就做好了准备付出半生的决心么……

    夏凡一改往日轻松的神色,“我知道了。”

    见他如此,狐妖也平复下来,“抱歉……我不该这么激动,那么接着说枢密府的事吧。”

    “嗯。”

    这一谈便是一个多时辰,就在二更梆子声过去没多久时,一阵凄厉的尖叫忽然刺破了夜晚的宁静。

    两人相觑一眼,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巴。

    很快又有更多的惨呼声传来。

    期间夹杂的,还有脚步与叫骂。

    声音由远及近,有那么片刻好似就来自于围墙之外。

    不过来得快去得也快,这道纷乱的杂音迅速远去,消失在东边。

    “外面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夏凡皱起眉头。

    “我去看看情况好了。”狐妖站起身,重新披上外套,戴上斗笠。

    “注意伤口,还有……”他顿了顿,“快点回来。”

    黎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出厅堂,消失在黑夜中。

    夏凡心底竟生出了一丝不安。

    这个背影实在太符合一去不返的flag了。

    自己是不是应该跟她同去?

    但对方是妖,夜间行动经验丰富,自己又不善于飞檐走壁,去了恐怕也很难跟上对方的步伐。

    坐着等容易想太多,干脆先烧壶壶茶,分散下注意吧。

    夏凡钻进厨房翻找了一会儿,摸出一个还算干净的瓷罐,刚一出门,便看到厅堂多了个黑影!

    他的手一抖,罐子险些就摔了下去。

    “你……”

    黑影回过头来,正是脱下斗笠的黎。“我回来了。你怎么跟见鬼了一样。”

    “也太快了吧!”

    “不是你让我快点回来的么?”黎翻了个白眼,“果不其然,人类就是善变。”

    夏凡决定站直挨打,“那……外面究竟是何事?”

    “没什么,”黎的眼神忽然变得有些飘忽,片刻之后才兴致缺缺的回道,“不过是你们人类最爱干的事——屠杀同类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