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心性
一本读|WwんW.『yb→du→.co
    终于来了!

    不是便宜师父的经验学和江湖伎俩,而是这个时代关于方术的系统教学!

    夏凡聚集起精神,满怀期待的竖起耳朵——只见章夫子先叫出洛悠儿的名字,随后将自己的金章插入身后墙上的一个凹槽中。

    伴随“咔嚓”一声轻响,墙体上现出了一个一米见方的暗柜。

    众人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惊叹,没想到看似空荡的内堂中还藏有如此玄机。

    夏凡的目光则被暗柜中的物品吸引住了。

    ——那是一件美轮美奂的青铜器。

    它差不多有半米高,底部类似三叉高脚杯,只是杯身更长,无法一手抓握。而它的上方横架着一个八边形轮盘,每边还挂着一个小方盒。轮盘中间有支梁与中央的杯体相连,其顶部正悬着一根金色长针。

    抛开它尚不明了的用途,光看外形便是一件精致的艺术品:从杯角到杯身皆有浮雕覆盖,轮盘更是镂空设计,体积较下半截大出数倍,却一点也没有头重脚轻的感觉。放到后世出土绝对是镇馆级别的作品。

    “此乃灵台,用于衡量方士的心性,我想某些世家子弟应该不是第一次见到。”章夫子介绍说。

    洛悠儿仔细打量了一番,“洛家的幽州府里确实有叫灵台的东西,不过看上去没有这么漂亮,而且只有被大师父认可的弟子才允许接触它。”

    “呵,小姑娘,你所谓的漂亮不值一文,灵台贵重之处在于所使用的材料,把基座铸成这样子存粹是显摆行为,依老夫看根本毫无必要。”他一张口就把堪称艺术品的造物贬得一无是处,“来,把你的手伸出来握住杯子,然后将气引导至杯上,就像平时你们给木剑灌气一样。”

    洛悠儿愣了下,“可这是金铁之物……”

    对气的亲和度上,活物要大于死物,而死掉的活物则介于两者之间,这也是为何方士通常佩戴木剑的原因。

    “那只是外壳而已,所以老夫才说,灵台的好坏取决于内部材料。好了,别废话了,让你做就快照做!”

    洛悠儿被吓得缩了缩脖子,赶紧将手伸了过去。

    约莫数分钟后,夏凡看到灵台顶端的金针缓缓抖动起来。

    左右旋转两圈后,它最终指向巽位方向。

    同时巽位盒子里飘起了一张符纸,两者相互靠拢,半悬于空中,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着一般。

    “行了,这就是你的心性。下去吧。”

    洛悠儿一脸茫然的回到座位上,显然没太弄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请问章……夫子,”夏凡习惯性的举起手问道,“这心性到底是指何物?”

    章夫子眯眼望向他,眉头微微皱起。

    陡然的沉默让屋子的气氛一下凝重起来。

    一旁的魏无双连连朝他使了好几个眼色,大概是想让他赶紧道歉。

    过了片刻,章夫子才一改常态,展颜大笑道,“哈哈哈哈……很好,这才是求学应有的样子!”

    “你们有些是世家出身,有些来自散门,知道的东西各不相同,难道我还得每次都问你们这个懂不懂,那个会不会不成?甭管什么场合,有问题就直接提出来,这儿不是朝廷六部,少把外面的那些风气带进来!”

    “听好了,天性决定人能否感知气的存在,心性则决定了人更擅长使用哪一类方术。前者先天而成,不可更改;后者因人而异,会受到多种因素影响,它们加在一起,才是完整的人!”

    “例如那位小姑娘——”章夫子猛地指向洛悠儿,“她性子胆小,对自己并不自信,即使不明白的问题,也不敢当众问出来。我想恐怕只有在被人驱使时,她才会付诸行动——哪怕这行动并不是她所期望的。这像什么,不正是像飘渺不定、遇阻即散的风吗?”

    洛悠儿目瞪口呆。

    夏凡心中同样惊讶不小,联想到洛轻轻曾逼迫她来嗅自己身上味道时的情景,还真和对方说的有那么几分相似。

    “可这风也有微风和飓风之分,”那名自称上官彩的女子插话道,“既然都为巽属,又如何界定测试者究竟属于哪一种?”

    “老夫就知道你们会陷入这个误区。”章夫子翘起胡子,似乎早有准备道,“你们觉得性子像风是一件坏事吗?胆小从反面来讲意味着谨慎,不自信则可避免自大自满——修炼既是修身,也是修心,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完美的心性,发扬自己的优点,克服自己的不足,永远是修习路上最重要的主题。当你能收放自如时,自然可一边清风拂面,一边以飓风摧之!”

    上官彩愣了愣,随后才拱手道,“受教了。”

    这枢密府的老师还有点水平啊……夏凡心道,无论从条理还是口才上来说都比自己的便宜师父高出好几个层次了。

    “术法由心而生,所以心性如何,决定了你们更善于使用哪类方术。”对方接着说道,“当然这不代表你们无法施展其他方术,只是学起来会事倍功半,效果也大不如心性契合者。另外,就算是和自己同属性的术法,不同的人施展也会有极大的区别——它取决于熟练程度、理解能力和个人感悟,因此各位无需贪多,与其样样会一点,不如将一种方术发挥到极致。”

    “当你们与其他方士合作除祟时,别忘了介绍下自己的卦属和最惯用的方术。没有人能面面俱到,相互配合、各施所长才是正确的处置方式。我见过的天才何其多也,其中刚愎自用的家伙,通常都活不长。”

    “那么下一个,岳锋。”

    剩下的四人依次登台,其结果分别是:岳锋,属艮。

    上官彩,属离。

    魏无双,属兑。

    王任之,属坎。

    最后一个总算轮到了夏凡。

    夏凡走到暗柜前,依照众人的姿势握住杯身——他能感受到气并非贴着灵台外壁攀行,而是顺着内部的骨架扩散开来。这青铜器或许只是起一个固定作用,导气的仍是内部类似于木料的东西。

    同时近距离的观察还让他发现,轮盘上挂着的方盒子里放着各种稀奇古怪的药材,大概正是这些材料与气产生了联动作用,才让悬于轮盘上的金针有了指向效果。那些浮雕说不定也不是单纯的装饰,而是某种符印。

    简单来说,这座灵台构成了一个简单的“术”。

    一个将无形之「气」转化为现实之「力」的术。

    数息之后,金针落在了震位上,针尖和方盒之间甚至出现了几道闪烁的电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