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问答
一本读|WwんW.『yb→du→.co
    章夫子难得没有立刻下结论,而是沉吟了片刻才说道,“属震吗……倒也像是你刚才的风格。”

    “啧啧,居然是这么个少见的心性。”之前连名字都懒得报的王任之此刻却像是来了兴致,“喂,我说你干脆转行吧,别当方士了。听说震术的材料千金难求,你总不能只靠一把木剑去降妖除魔吧?当个镖师或教头或许更适合你。”

    “你这么说太过分了吧,青山镇士考可是多亏了夏凡才——”说到一半洛悠儿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伸手捂住了嘴巴。

    “过分?”王任之耸耸肩,“我们可是要一起行动的小队,队里有个拖后腿的对大家来说都是种风险。至于你说的士考,我觉得并不能作为依据——先不论考场众多,光是好几百考生共同参与这点上,凭什么能认为是一个人的功劳?难道没有他,青山镇士考就连一个合格者也不会有吗?”

    “呜……”洛悠儿一时无法反驳。

    “不过若是悠儿你坚持的话,我也不是非要将他踢出队伍不可,”王任之轻叹口气,“毕竟我可是要做大事的人,最多就是辛苦自己一点罢了。”

    “那你就多辛苦下吧。”洛悠儿几乎不假思索的回道。

    这回轮到王任之愕然了。

    当事者夏凡心中不免有些感动,他原以为小姑娘一直排斥自己来着,没想到居然有一天会为了他说话,而且驳的还是一个帅哥的面子。

    没有什么比看长相超过自己的人吃瘪更舒心的事了。

    而此时洛悠儿偏过头来,朝他悄悄比了个张牙舞爪的手势。

    这是什么意思?

    夏凡琢磨了好一会儿,差点没喷出口水来。

    她该不会是模拟螃蟹,提醒自己用油炸螃蟹来回报吧?

    “夫子,”岳锋忽然开口道,“既然您说心性是后天而成,那这卦属岂不是也能人为的加以改变?

    “呵呵呵……好问题。”章夫子捋了捋自己的尖角胡须,“事实上枢密府曾做过一场详细的试验,来证明心性的可塑造性。简单来说,就是将十名同卦属的孩子分两组培养,一组衣食无忧,一组放养街头,最后确实有三人的卦属发生了变化。只是这代价也非同一般,性情的大变让他们再也无法在术法上更进一步,换而言之,卦属确实可以人为改变,但截然不同的心性也让他们变成了另一个人。”

    “根据枢密府记载,突然变换卦属还不影响修习的例子确实有,只不过都属于特殊情况,且难以复刻。比如重伤后丧失记忆,或是精神错乱之人。”他望向夏凡,“你也不必灰心,震属虽难以精进,但也不是没有闯出来的方士。你可以先考虑其他术法,甚至是江湖功法,等积累一定功勋升至六品以上时,就能直接向枢密府申请材料了。”

    居然还有对照组试验,枢密府上百年的积累果然不容小觑啊。

    “多谢章师提醒。”夏凡有所保留道。他对于这个结果其实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在跟随师父流浪时他便注意到,有些术法他能很容易的模仿出来,而有的则困难得多,往往一两个月才初见苗头。只不过师父老唠叨学习方术是一个长期过程,花上三四年去掌握都正常,他也就没有再多问。

    唯独那个连师父都不会的震术,他仅仅按对方的“口述”,照葫芦画瓢的构想了一番,就已经能感觉到体内的气开始蠢蠢欲动,速度比之前所学的任何一种术都快。正因为如此,他才将大多数精力都用在了尝试和改进震术上。

    现在,夏凡总算得到了一个系统的解答。

    至于按心性来分类,他觉得完全可以理解——就像前世有人的擅长理工,而有的人擅长艺术一样。思想塑造性格的同时,性格也会反过来强化思想。

    “您刚才说到功勋,”洛悠儿好奇道,“请问这枢密府的晋升方法是什么?一共又有多少品级?”

    “小姑娘,现在就开始想升官的事了么?不错!这种事就是要早点谋划。”章夫子赞许道,“枢密府和六部不同,品级是品级,职务是职务,两者不可相提并论。从入门开始,方士一共有八品,分别是初开、守心、问道、试锋、百刃、镇守、青剑、羽衣。当你们为枢密府斩除邪祟、创造术法、改进材料与符箓、或是立下其他丰功伟业时,就有可能获得升迁。而职务嘛……比方说老夫所任的教习官,无论干上多久,都只是分内之责,是无法获得功勋的。”

    “但您也曾对付过邪祟。”

    “的确,所以我才是六品问道,但也只是六品了。”他语气中隐隐有些遗憾。“至于职务,一部分是为了方便称呼,另一部分则是为了和朝廷六部对接。那些没法感气的蠢材永远不会明白,决定地位高低的不是屁股底下的那张方椅,而是自身所拥有的实力。”

    “好了,品级的事就先说到这里。既然你们都已完成了心性鉴定,之后可以自行去录部的藏书库,凭方士印章借阅想要了解的方术。”章夫子最后做总结道。

    “请问……什么类型的方术都可以吗?”魏无双意外道,“不需要额外花钱?”

    “倘若花钱就能多学一个方术,那枢密府估计要倒贴钱求着你们学了。”章夫子看他的表情就像在看一个傻瓜,“方士越强,代表着枢密府越强,上面有什么理由在增强你们的实力上设卡?除开不可将书籍带出,且不得向非方士传授府内所学到的一切以外,录部也没有别的更多限制了。”

    “呵,胖子,你以为那些方术是你想学就能学会的吗?”王任之大概是重新振作过来,又将讥笑目标对准了魏无双,“方术免费,不代表药材和筹纸也免费,一口气学太多小心穷死。”

    “呃……如果不是太贵的材料,我应该能负担得起。”魏无双小声反驳道。

    “哦?那倒是我小看你了。不过钱只能解决最基本的问题,能学多少还得看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可是觉醒三年不到,就在士考中拿下前十名的人。”

    “前十名……王兄为何不去上元城?”

    “你们羡慕上元,我可不羡慕。那地方有钱随时都能去,但论自在,哪比得上金霞城?哎,也就土包子会盲目向往大城市了。”

    夏凡算看出来了,这个姓王的家伙绝对非富即贵,或是两者皆有,家世在金霞城应该能排得上号的那种,不然不可能如此口无遮拦——特别是在枢密府内。至少他在吹嘘自己时,章夫子也只是旁观,丝毫没有干涉的意思。

    他并不像是刻意针对谁,而是习惯这般说话了。

    “我也想请教一个问题。”上官彩站起身道,“我曾目睹过方士之间的战斗,老实说……拙劣至极,若对上一个老练的江湖人士或武林中人,都不可能有任何还手之力。特别是将自己的术法喊出来这点……上品方士难道也是如此吗?”

    这个提问角度顿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就连夏凡也很想知道答案。

    “今年的第一批新晋方士还真不错,比三年前的那几批要机灵多了。”章夫子满意的点点头,“当然不必!术由心而发,转念即至,又何须借助口将它说出来?但是即便是镇守、乃至青剑,在一些场合依旧会将术法大声念出,你们猜这是为何?”

    “强化自己的意识?”岳锋试着回答道。

    “正确,将想法道出可以视作心身合一,水平相差无几的情况下,念出来的效果必定比不念要强,如果对自己的局势毫无影响,说出来又何妨?另外,若是你意识够清晰,语言有时候也会成为一种进攻手段——比如念出来的术和所想之术截然相反。”

    “原来是这么回事……”上官彩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那对手如果是邪祟的话,喊出来总是好的?”洛悠儿则恍然大悟的一拍手掌,“反正它们听不懂人话!”

    “正是如此。”夫子大笑起来。

    等到笑声稍息,夏凡再次举起了手。

    “我可以问一个跟术法无关的问题吗?”

    “哦?问吧。”

    “我在凤华县时,遇到过一位老婆婆。”他详细将三天前的遭遇讲出,“枢密府是处理邪祟事件的朝廷机构,为什么要价会高到一户普通人无法承受的地步?方士不应该守护一方,保他人不受邪祟侵害吗?”

    这回章夫子并没有像他预想的那样回答,而是盯着他看了片刻,之后才反问道,“你——听谁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