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自己的想法
一本读|WwんW.『yb→du→.co
    夏凡怔住,他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黎曾说过的话。

    「你不会觉得,枢密府是专门用来对付邪异的吧?」

    “哈哈哈哈哈——”一旁的王任之捧腹道,“姓夏的,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已经是个八品官了?这天下是普通人多,还是官多?是普通人重要,还是官重要?如果随便哪个人有难我们都要去救,你忙得过来么!”

    “可是我之前明明有遇到主动消灭邪祟的枢密府方士……”

    “难不成你觉得他们都是免费出马的?”王任之摊开手,“好好想一想,那些凡夫俗子分得清什么是邪祟,什么是自己的臆想吗?不设一道门槛只会让大家疲于奔命,到最后发现要解决的,却是趴在房梁的蛇,或是躲在床脚的野猫罢了!何况几十两银子对于一条命而言很贵么?这至少能让他们在请求枢密府帮助之前先过一遍脑子,而不是把臆想当作现实!”

    “若是有人连这几十两银子都掏不出呢?”夏凡皱起眉头。

    “那就死了好啦。这世上每天都有人死去,病死、饿死、累死、苦死、穷死,多一个被邪祟害死的也没啥区别。我说你到底在想什么——你加入枢密府的目的,不就是为了钱、为了高人一等么?真想帮助那些人,你大可以周游天下,当人们口中的‘夏道长’啊!”

    “够了。”章夫子挥手打断王任之的讥讽,转向夏凡说道,“枢密府的职责是镇守天下,而不是当补锅匠。假使地方上出现严重的邪祟事件,令部自然会派方士进行处置,所需花销也会找当地主官收取,这已算是庇护世人了。但我们不可能保住每一个人——王任之的话虽然不中听,却也是事实。方士的数量终归有限,我们不应该把精力放在那等小事上。”

    只是……小事么?夏凡下意识道,“那大事是什么?”

    如此反问已经有了质询之意。

    章夫子的语气明显不悦起来,他伸手朝北边拱了拱,“还能是什么,当然是拱卫圣上,护我大启了。正因为天下太平,你们才会在这儿,若战事爆发,你们可都是要肩负使命,为大启效力的。”

    “诶,我们还要上战场的吗?”魏无双惊讶道。

    “不然呢?二位不会才知道吧。”王任之嗤笑一声,“方术能消灭邪祟,自然也能消灭人。要是对阵一方有方士,而一方没有,必然是后者一败涂地。你看,方士是如此重要,甚至能决定一国之兴衰,你说的那些自然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章夫子接着他的话说道,“等你升到高层自然会明白,方士在情报、邦交、治世、谋略等方面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这也是此机构为何会被称作枢密府的原因——它是圣上掌握天下的中枢,亦是世间奥秘的看守人。只可惜以你现在的想法,只怕很难再有所精进了。”

    说完他不再去看夏凡,就好像他已失去教导的价值一般,“若没有其他问题的话,我这就带你们去录部走一趟吧。”

    ……

    待到下午四五时左右,众人才陆续离开枢密府。

    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夏凡仍未从那番对话中回过神来。之后章夫子并未对他多作刁难,进入录部也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可望着那满屋子的书籍,他却始终难以集中起精神。

    “夏兄,你还好吧?”魏无双拍了拍他的肩膀,满脸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是我过于冒失了。”夏凡长出口气,他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基本错误,便是又将过去的固有观念套在了枢密府头上。

    从理性角度思考,王任之并没有说错,青山镇士考合格者一百八十九人,就算一届有五个考场开考,也不过一千人。而光是申州一地,就有三城十六县,人口过百万。如此悬殊的数量差距,加上落后的交通环境,注定方士不可能处理到每一桩邪祟事件。

    所谓几十两银子的筛分线,其实也不过是个幌子——因为枢密府并不要求方士有求必应。对于离大城比较近的乡、县或许还能受到关照,那些偏远地方的小村镇光是传递消息就要十天半月,愿意为此跑上一趟的方士恐怕屈指可数。

    这估计也是枢密府对非编制内的感气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缘由。

    但从感性角度上,他很难接受枢密府这种理所当然的态度。

    “喂,你们两个等等!”身后忽然传来的洛悠儿的喊声。

    两人回过头去,只见洛悠儿拉着上官彩一路小跑过来。

    “洛姑娘,上官姑娘。”魏无双欣喜道,“你们也住东边那片大院吗?”

    “是啊,我就住在她隔壁。”洛悠儿点点头,“虽然房子破了点,但师姐说钱省着花总没错。”

    同乡忍不住扬起嘴角,“那我们正好可以一道归家。”

    “没想到你也会来这里。”夏凡收拾了下心情,对洛悠儿说道。

    “我怎么就不能来这里啦?嘲笑我的名次就等于嘲笑你自己噢!”洛悠儿做了个鬼脸,“不过这次士考确实很蹊跷,我还没回幽州,任免令就已经送到了大师兄手上。老实说,一开始让我一个人来金霞我还挺不安的,不过看到你在我就放心多啦。”

    魏无双望向夏凡的眼神顿时变得怪异了。

    “可我记得一碰面时,你喊他叫采花贼。”上官彩狐疑的扫了他一眼。

    “那是事实啊,而且主要是我的师姐很相信他。”洛悠儿嘟嘴道,“师姐的判断总是对的,如果她认为没问题,那我觉得……此人应该不会坏到哪里去吧。”

    “你师姐是……”

    “幽州大名鼎鼎的洛轻轻啦。”

    魏无双的神情已是难以形容的复杂。

    不……魏兄,你待会听我解释。夏凡心里有点苦。

    “对了,你最后为什么不申辩?”洛悠儿话题一转,振声质问道,“师姐之后气了好几天,她觉得你没站出来,就是在破坏士考秩序,就是在助长不公的蔓延!往小了说是毁自己前程,往大了说是动摇启国根本!”她稍稍停顿,又补充了句,“——这是她的原话。”

    你师姐还真是……正道的光啊。夏凡略有些尴尬道,“我加入枢密府的目的只是想研究方术而已,去京畿还是去金霞都不重要,所以当时——”

    “骗人。”小姑娘打断了他的辩解。

    “啥?”

    “如果你只是为了这个目的,刚才又为何要跟夫子争辩?”洛悠儿用一副理直气壮的神情说道,“其他人能不能得救,跟你研究方术有关系吗?夏凡,你真的清楚自己的想法吗?”

    夏凡愣住。

    心里如惊雷掠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