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 高山阴云
一本读|WwんW.『yb→du→.co
    神判官并非指某人断案高超、本领了得,而是和教习官一样,为枢密府内特有的职务称呼。

    当令部调查案件时,通常会派出一个或多个小队,这些小队往往会以老带新的形式进行混编,人数在五到十人不等,而神判官则是小队的领头者,品级通常在七到五品之间。

    这次案件报告不是来自于个人,而是由高山县县令报告,意味着它已不是体制外的那些散门修士能解决的事件。

    一个小时的准备时间里,夏凡赶回了一趟住所,他原本打算知会黎一声,让她这几天自己解决晚饭,没料想她听到是官方案件后,拒绝了他的提议,并要求跟随前往。夏凡见她意见已决,只好给她充足的银两,让她注意隐藏好行踪,自行搭乘马车前往高山县。

    接下来夏凡见识到了什么叫“枢密府速度”。

    整个小队全员骑乘,不会骑马的则由专门的骑师共驾,一人双马,一路小跑不停。抵达驿站后全队更换马匹,仅仅两个多小时便赶到了常规车程需要半天以上的高山县。

    翻身下马后,夏凡摸了摸发麻的屁股,决定回去第一件事就是学骑马,不然和骑师挤在狭小的马背上,还要忍受王任之的嘲笑,这样糟糕的经历他不想体验第二次。

    “张大人,可算把您等来了。”高山县知县已经在衙门口等候,见枢密府一行人到达,连忙上前迎接道,“您是想先歇息,还是直接去现场?”

    “胡大人,办事要紧,先看现场吧。”

    “明白明白。”知县朝自己的捕头挥挥手,“开道,去案发的地方!”

    “是,大人。”

    在赶路途中,张神判便已向夏凡等人介绍过一遍目的地的基本情况——此地的知县姓胡名怀仁,官至七品,治下人口约五万。单论规模,高山县放到其他地方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县城,但在这儿,它却具有特殊的意义。

    作为离金霞城最近的一个县,高山县的主要职责是为主城供应粮食。虽然名字里有山一字,但丝毫不影响它作为金霞粮仓的地位。一道由北往南的山脉仅仅是将它和大海隔开,而它的西面却是一块宽阔的平原。夏凡注意到来的路上,视野大部分时间都被方正的稻田所填满,等再过两个月,这儿应该已是一片金黄。

    正因为供粮的重要性,枢密府才会如此迅速的响应高山县的报告。

    穿过两条街巷后,捕头停下脚步,朝一处被封锁的大院里指了指。

    “神判大人,这儿便是第一案发点。”

    还未靠近院门,夏凡便闻到了一股恶心的腐臭味。

    “说下当时的情况,谁最先发现问题的?”张神判抬腿迈过门槛,其他人只得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回大人,是住在隔壁的孔家。两天前他们听到夜里钱家有响动,乒乒乓乓很是怪异,第二天拍打大门无人应后报的官。我率人赶到现场后,呃,赶到……之后……”捕头忽然有些结巴。

    “之后怎么了?”张神判不耐烦道。

    他咽了口唾沫,“赶到后找到了四具尸体——钱家四口悉数断气,死状异常惨烈。”

    走进院子,臭味已十分浓郁,夏凡不得不屏住呼吸才能坚持下来,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洛悠儿更是一副要吐出来的样子。

    他记得对方的嗅觉颇为灵敏来着。

    院子地上盖着四张麻布。

    “掀开吧。”张神判说道。

    “是。”捕头朝一旁的仵作使了个眼色,后者迟钝的掀起盖布。

    “呕——”洛悠儿第一个捂嘴跑了出去。

    接着是王任之和魏无双。

    上官彩神色凝重,虽然看上去也不好受,却一步未退。

    唯有岳锋表情如常。

    无怪同伴难以忍受,夏凡如果不是长期接受过大芳小芳的洗礼,此刻只怕也跑出去了。

    只见白布下的尸体呈现出极致的规整感,可谓横平竖直,乍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方方正正的木块。

    问题在于,人不是木块。

    钱家人仿佛被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强行塞进了大小不一的方形空间里,但凡突出的部分,都被压得平平坦坦。这种不正常的压缩使得大量表皮破裂,骨骼折断,内部可谓一塌糊涂,但无论身躯再怎么残破,表面依旧平整,哪怕是最坚硬的头部也一样。

    夏凡不禁想起了我的世界这款游戏。

    然而在现实中看到方块人,他只觉得有些瘆得慌。

    “除了钱家还有其他被害者吗?”张神判问。

    “昨天多了一户薛家,离这儿只隔一条街。共死两人,有一人跑出屋子得以逃脱。”

    “两天内连续发生两起么……确实有上报的需要。”他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那个活下来的家伙,你们没有弄丢吧?”

    “怎么会,大人说笑了,”捕头陪笑道,“我们也是有经验的人,第一时间就把他关了起来。他现在正在自家院子里候着。”

    “不错,”张神判点点头,随后朝院子外喊道,“喂,吐完了没?完了就进来办事!章夫子应该教过你们,如何着手一起邪祟案件吧?到你们表现的时候了。”

    ……

    除非有能力直接还原出现场情况,否则方士也只能从问询与勘察这一部分开始。

    夏凡提议将人分成两组,他和魏无双、洛悠儿检查现场,王任之、岳锋和上官彩去询问情况,这个提议很快得到大多数人认同,除了洛悠儿。

    “你不是在故意报复我吧!”她紧捂鼻子,瞪着眼睛含糊不清道,“如果我被熏死了,你要如何向师姐交代?”

    喂……你这用词有点奇怪吧,我啥时候还要起到监护人之责了?

    “洛姑娘,”夏凡半蹲下身,双手按住对方的肩膀,用最诚挚的表情缓缓说道,“我们是一个团队,对吧?”

    她点点头。

    “想要找到罪魁祸首,我们就必须掌握它的踪迹,这里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拥有如此高效的追踪能力?”

    她面露犹豫。

    “这是队伍的首次任务,以后大家能在枢密府里升多快,此次的表现绝对是关键,现在所有人都仰赖着你啊。”

    她咬了下嘴唇。

    “我知道这并不容易,但正因为如此,才能凸显出你的不可取代性——就如同面对大荒煞夜时,你的师姐洛轻轻在众多考生面前挺身而出那样。”

    “我也能像师姐那样么……”她咕哝道。

    “当然可以,只要你有一颗坚毅的心,超过她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知道了。”洛悠儿似乎下定了决心。

    成了。夏凡满意的想,看来自己的灌鸡汤水平依旧没有下降。

    “其实……”她走到门口时回过头来,低声说道,“我从没想过要超过师姐……只要不被她甩得太远就足够了。”说完她抿了抿嘴,快步走进了屋子。

    望着对方那单纯的笑意,夏凡忽然有了一丝心虚的罪恶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