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现场
一本读|WwんW.『yb→du→.co
    等洛悠儿检查完屋子,循着味道去外面寻找线索后,他和魏无双也在屋里忙碌起来。

    房间里的陈设可谓一片狼藉,仿佛被野猪拱过一般,地上和墙上都有明显的喷发状血痕,而这些扇形印记,勾勒出了死者最后倒下的位置。

    从看到被害者的第一眼起,这个案件就已能定性为「邪祟事件」。

    普通的人类根本没办法让尸体变成这副模样,就算力气堪比液压机,也不可能保证表面的平整。

    两人忍着变质的血腥味,很快确定了四名被害者的死因。

    钱家男子和女子都死于衣柜的挤压,不过因为柜子一边有隔板,所以女子的尸体要更短一些。他们的大儿子则被抽屉夹死,小女倒下的地方离卧房最远,一直跑到院门口才停下。可惜那里放着的一个木桶要了她的命。

    这结论并非异想天开,如果把尸首包裹起来,恰好能塞回到这些容器中。

    衣柜与抽屉内部的残余血肉亦可证明它们曾容纳过死者。

    在受到如此惊人压力的情况下,容器本身却不会被涨破,这种超乎常识的异象正是混沌的特性。唯有积和气所构成的邪祟,才具有这样的能力。

    “夜晚邪祟出现时,最先遇害的应该钱家的一家之主。”夏凡捏着鼻子走到床边,面朝那个被鲜血染黑的衣柜,“他可能是起夜,没有注意到衣柜门已经打开。”

    “同意。”魏无双点点头,“他被拉进柜内时没有做出任何抵抗,所以一只手仍插在裤裈里。不过被挤压的惨叫惊醒了他老婆,而后者的第一个反应是将不到六岁的小女儿推下床,同时警告隔壁房的大儿子。”

    夏凡望了眼衣柜上留下的锄头印,又将目光移向地上摔坏的油灯,“大儿子和邪祟进行了搏斗?”

    “恐怕只是想救下自己的母亲。”

    结果显然是徒劳,光靠一把锄头并不足以击退邪祟,之后的事情走向便很清晰了,大儿子带着妹妹试图逃走,被邪祟拉入门边桌子的抽屉内。妹妹虽然最后一个被盯上,却因为年龄所限,终是未能逃过此劫。

    接着两人又去了一趟薛家,情况大同小异,唯一特殊的,是其中一具尸体被压成了水缸的形状。

    夏凡和魏无双对视一眼,脑海中已有了初步答案。

    行踪不定,又不受火光影响,基本可以排除魅的可能。

    对生灵抱有鲜明的敌意,主动攻击县里居民,又不太符合怪和魉的特性。

    那么结果就很明显了。

    杀人者不是鬼就是魍。

    它也是邪祟中最难缠的对手。

    至于具体是哪一种,则要等到询问组收集完当事人情报才能确定。

    也不知道黎现在到了哪……等待之余,夏凡忍不住看向西边。马车的速度肯定比不上双骑换乘,最快也得半天时间,希望她一路上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就在这时,街道对面忽然传来了一阵争执声。

    夏凡好奇的走出院子,隔街相望——只见好几个当地居民和衙役起了冲突,其中还有两名老人跪倒在地,带着哭腔央求着什么。

    那是受害者的家属么……

    但传入耳中的话语很快推翻了他的猜测。

    ——他们竟是在祈求官府不要让枢密府再来插手邪祟事件。

    “这已经是三年里的第六次,我们真的掏不出这笔钱了!”

    “求求您让大伙见胡大人一面吧!”

    “枢密府每来一次,就要收街坊一笔除邪税,这人没被邪祟害死,也要被钱给逼死了!官爷,求您开恩啊!”

    “要嚎别在这里嚎,没见那些大人正在办案吗!”衙役则不耐烦的用棒子驱赶着他们,“不叫枢密府,你去杀妖啊?想死往房梁上一挂就行,别连累其他人。别人都出得起这钱,你们怎么出不起?”

    “我夫君之前病了一场,花了不少积蓄……这钱就不能再缓一缓吗?”

    “草、草民也是!家里出了些变故——”

    “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没钱不会把田产都卖了吗?知县大人又不是没给你们方法!每卖一亩田,就能减免三成税,自己死报着不放怪谁!”

    “可这邪祟也太多了啊!”老人的声音已有了哭腔,“一年来两次,卖田也坚持不了多久啊!”

    “是啊,官爷,田没了我们还不是只有死路一条?”

    “怎么会,你们可以去知县大人的田里干活啊。”衙役冷笑道,“又贱又懒,死了不是活该?我跟你们说清楚了,通知枢密府是圣上定下的规矩,那些大人的主要开销也是县衙担着,你们交的那几两银子的税钱,真以为能请到枢密府的六品神判?不过是弥补县里的损失,外加救济受害者罢了。至于邪祟多,那怪你们的命不好呗,这难道还是胡大人的错不成!?现在就给老子滚远点,不然叫你们好看!”

    说完一阵乱棍将他们打散开来。

    夏凡竟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他想赶过去阻止,但脚却像灌了铅一般。向张神判报告这件事,或者捅到令部从事那里?不……这样做毫无意义。经历过章夫子那回事后,他已学会更慎重的考虑问题——枢密府和启国的行政体系是两套班子,彼此互不干涉,枢密府绝不会因为此事插手高山县的税治。

    何况……这点真的能改变吗?

    除邪税完全可以换个名字,甚至改为捐输、摊派……只要知县有心,这笔钱就一定跑不掉。

    他对此无能为力。

    “夏兄,你怎么了?”魏无双的声音中断了他的思绪,“刚才连叫你几声都没反应。”

    “没事……”夏凡犹豫了下,“你这次出来,带了多少钱?”

    “我看看,”同乡摸出钱袋,“都是些铜板和碎银,合起来差不多二、三两?”

    果然,一般人不会把大量现钱带在身上,一两千已经算多的了。

    “哦,对了……我还带了两张金叶应急。”魏无双又补充了一句。

    夏凡不由得精神一振,一张金叶差不多相当于五两白银,两张即是十两,加上自己带的一袋铜钱,应该能够那些人撑一阵子的了。

    “能把金叶借我吗?等我下个月的俸禄发了就还你。”

    “夏兄何须客气,有需要拿去便是。”魏无双也不问理由,直接从袖口摸出卷好的金叶交到他手中。

    谢谢你,资产阶级好伙伴。

    夏凡拿着钱朝县民离开的方向追去。

    他知道这是治标不治本,但也比袖手旁观要好。

    至少……能让自己暂时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