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急转直下
一本读|WwんW.『yb→du→.co
    操。

    夏凡的心猛地沉到了底。

    第一眼看上去,它竟像是一只半蹲着的袋鼠,下宽上窄,腹部还有一个巨大的袋子。不过看到头部就知道,这东西绝非善类——它有着好几张面孔,像是有人刻意将多个血淋淋的脸皮缝合在一起般,并且那些面孔表情各异,有痛苦尖叫,也有狰狞怒目。并且从依稀可见的眉眼和唇鼻能够辨出,这些脸皮都来自于女性。

    一件带兜帽的破布长袍将不速之客的其余细节都隐藏起来,直到它伸出手臂,夏凡才注意到上面没有五指,而是并拢成了一把尖锐的骨镰。

    它简单的举臂,挥下。

    站在最前排的张神判脑袋无声飞起。

    泵出的血液形成了一道细细的喷泉,熟悉的铁锈味也随之涌入了夏凡的鼻腔。

    直到这时,领队的身体才缓缓瘫软下去。

    他就这样……死了?

    巨大的危险信号在脑海中疯狂鸣叫,但夏凡无论如何挣扎,身体都纹丝不动。

    怪物向前缓缓迈出两步,朝岳锋举起了手。

    就在这时,众生身后传来“哐”的一声脆响,一支青铜烛台突然倒地,上面的两个蜡烛被甩出,打着转滚向门口位置。

    火光的变化导致阴影也跟着散开。

    几乎是同一刻,夏凡感到自己重新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

    甚至因为力度过大,他差点后仰着摔出去。

    其他人也动了起来,厅堂里一时被杂乱的喊叫声所填满。

    “还有一只鬼!”

    “去火光处!”

    “不要踩到脚下的阴影!”

    短短一瞬间,所有人都反应过来——这东西能通过黑暗禁锢活物的行动!

    倒地的蜡烛熄灭了。

    怪物并没有追击一哄而散的众人,而是径直朝厅堂中央挪去。当它俯下身来,捧起渊鬼残留尸骸,缓缓放入腹部的皮囊中时,夏凡心里涌起了极为不祥的预感。

    接着它仰头吼叫起来,那是一种极为尖锐的女声,音调之高仿佛要刺破耳膜!

    而其他人也没有束手待毙。

    岳锋率先发起反击——只见他双手各持数张符箓,轮番朝女鬼掷去。那些符纸飞到一半化作急促的气流,如离弦之箭一般直射目标。

    上官彩紧随其后,但她用的并非方术,而是金铁兵器。夏凡第一次看到她拔出腰间的两根短棍,旋在一起组合成长枪,飞身扑向怪物,其招式也是至刚至烈之法,攻势如暴风骤雨般密不透风。

    女鬼一边用两把镰刀般的长臂挡下攻击,一边快速后退。

    两人的尝试绝非毫无效果,岳锋的远射在它身上开出了几个豁口,而上官彩的长枪更是崩碎了骨镰的边角。

    眼看着两人就要得手时,女鬼却已踩进了黑暗处,偌大的身影突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就好像它只是一团幻象一样。

    “它跑了?”

    “不对,看后面!”夏凡猛地提醒道。

    由于视角关系,他恰好发现洛悠儿身后的阴影发生了变化,原本空无一物的暗处犹如薄纱隆起——那正是怪物荡开的长袍!

    它陡然冲出黑暗,朝着洛悠儿斩下,后者只能堪堪避开这致命的一击,却躲不开接下来的横扫。

    怪物挥手一拍,将小姑娘打飞出去——

    “洛悠儿!”

    “悠儿姑娘!”

    魏无双和王任之都想赶过去救人,却被岳锋吼住了。

    “去暗处找死吗?都给我回来!”

    大概是这声大吼引起了女鬼的注意,它转过头来,用同样的方式扑向岳锋,而岳锋此时才拔出木剑,原地格挡住了对方的攻势。

    “哼,想杀我可没那么容易!”他额头青筋暴起,手臂的肌肉隆成了小山状,在纯粹力量的比拼下,他竟一点点将那对骨镰反推了回去。

    夏凡也已拿出一枚“铜丝坠”,准备趁此机会给予怪物致命一击。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女鬼腹部的口袋突然打开,那个本该已经被消灭的渊鬼再次探出头来。

    目睹此景的众人心里顿时一片冰凉。

    岳锋更是如此,他惊慌失措的想要后撤,但渊鬼的两只手臂已经飞速窜出,死死扣出了他的腕口。

    不给任何人反应时间,他的半个身子很快被拖入袋中——那个皮囊虽然够宽,深度却根本无法容纳下一个成年男性。被塞进大半之后,鲜血从袋口迸出,染红了女鬼的前胸,同时传来的,还有骨骼碎裂的噼啪声,以及同行的惨叫!

    王任之显然被这一幕吓到了,他一脸苍白的想远离邪祟,结果没跑几步把自己绊倒在地,重重摔在夏凡面前,连一只鞋子都飞了出去。

    不止如此,他还顺手拽倒了夏凡身边的烛台。

    火光顿时暗淡不少,其中一部分扩大的阴影,恰好将王任之的一只手笼罩在内。

    他惊恐的想要爬起来,但发现身体已动弹不得!

    而那只落在他前方的鞋子,赫然已成为了一个新的容器。

    王任之清楚的看到,一张没有鼻子的脸,正一点点从里面探出。

    他将祈求的目光投向了夏凡。

    夏凡心里明白,如果这时候什么也不做,事后也绝不会有人把王任之的死怪在他头上——这种情况下连自保都困难,还哪里顾得上其他人?

    何况这家伙嘴巴也挺讨厌的。

    只不过……性格差归差,对方还远没到该死的程度。

    夏凡没作太多犹豫,飞起一脚揣在他的腰间,将他踢出了阴暗区域。同时自己也朝边上就地一滚,快速拉开了与鞋子的距离。

    果不其然,下一秒女鬼就出现了他们原本所在的位置,好像房间两墙之间压根没有距离一般。如果不是撤得快,夏凡难免也要步上牺牲者的后尘。

    所有人的面色都异常难看。一只不受限制的渊鬼就够难对付的了,更别提还多了一只不知名的口袋女鬼,而且两者似乎互不排斥,这对已经折损两人的队伍而言可谓雪上加霜。

    更不妙的是,他们的活动范围被限制在了厅堂中央十尺见方的区域内,四周摇摆的阴影犹如一道危机四伏的天堑,一旦踏足就有可能遭受灭顶之灾。加上烛台倒一根就少一根,这块暂时安全的地方迟早也会被黑暗吞没。

    他们必须尽快做出应对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