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 雷霆、烈焰与荆棘
一本读|WwんW.『yb→du→.co
    “明白了,来吧。”夏凡点点头。

    “……”狐妖怔住,“我说你不再多考虑下吗?要是我出现失误,或是故意慢上一步——”

    “但你会全力以赴,而我也清楚这一点。”夏凡说完后叹了口气,“我们已不是第一天认识了,你为何还要怀疑自己?相互信任不是伙伴应当做的事吗?”

    黎感到胸口忽然被什么东西缠住了,有些闷,又有些刺痛。

    是啊,自己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因为自己从未相信过,能真正得到人类的信任吧?

    可如今地位高高在上的方士,却愿意被一名见不得光的狐妖控制,并在行动无法自主的情况下身赴险境,如果这都不能说是信任,那还有什么才算得上?

    黎咬了咬嘴唇,“既然如此,希望你准备好了——”

    说完她捧住夏凡的脸颊,猛地拉向自己。

    两人顿时面对面贴在了一起。

    好近!

    夏凡甚至感到已经碰到了对方的鼻尖。

    但下一刻,他的注意力就全被对方的双眼吸引住了。

    “坎术为卯,引神魂!”

    刹那间,夏凡感到自己坠入了她的眼眸之中——那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浩海,无数色彩扑面而来,他仿佛看到了神经与髓鞘构成的拓扑网,又好似瞧见了气组成的漫天星辰。当一切异象重新聚拢成金色的瞳孔时,他才发觉自己仍留在原地。

    夏凡迟疑的动了动五指,身体很快执行了大脑的指令。

    “失败了?”

    “不,术很成功。我已经在你的意识中埋下了楔子,只要一个念头就能发动。”

    “那我岂不是成了你的提线木偶?”他故作轻松道。

    “这是你自找的。”黎瞪了他一眼,“放心吧,术的效果只有一次,无论成功失败,都不会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我想你应该知道,方术的第一要素是什么吧?”

    “所思所想。”

    “没错,任何针对身体的控制都不会妨碍你构思术法,准备好你最强的术和引子,我会把它们递到该在的位置上。去吧!”

    夏凡不再多言,转身朝上官彩的方向冲去。

    此刻她已挡下了血鸦的第二轮进攻,呼吸的频率明显比之前快了不少。王任之和魏无双虽然也有参与战斗,但作用聊胜于无,如果不是上官彩展现出了惊人的实力,两人根本撑不到现在。

    因此当夏凡重新出现时,大家都不由得一喜——尽管他没办法立刻扭转不利局面,但多一个人总归多一份力量。

    然而令三人目瞪口呆的是,夏凡掠过火光区域后脚步不停,直接朝藏身于阴影中的女鬼冲去。

    “夏兄,快停下,那里危险!”

    “喂,你找死吗!”

    上官彩试图拦下他,但枪杆的距离短了几寸。

    眨眼之间,夏凡便已踏入黑暗之中。

    然后他浑身一颤,生生停在了邪祟面前。

    “这下真完了……”魏无双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不想亲眼目睹同乡的惨死。

    而处于众人目光中心的夏凡却是另一种感受。

    当自己已经知道,接下来的举动和自身想法无关后,那些不必要的惧怕与恐慌都跟着消失得七七八八,占据他脑海的,是不断重复的施法步骤。高度集中的精神让他清晰捕捉到了邪祟的每一个动作,包括它露出斗篷下的狰狞面容,缓缓举起干瘪细长的前臂……

    毫无疑问,只要让那骨镰落在自己身上,一分为二都已是最好的结局。

    他感到时间的流逝都变慢了。

    不过……黎真的已经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了么?

    要是她没能激活坎术,或是被污血干扰了怎么办?

    她是不是在背后拼命提醒自己,取消此计划?

    恐惧虽然不在了,但杂念却渐渐冒了出来——它仿佛将大脑分成了两半,一半用于筹备方术,紧盯敌人,而一半用来胡思乱想。

    但无论时间变得有多慢,终究不过是瞬息而已。

    “嘶——”

    伴随着沙哑的尖啸声,血鸦挥下了如双镰般的手臂!

    夏凡感到自己的呼吸都停滞了。

    快动动!

    喂,不会真出问题了吧?

    直到骨镰离他脑袋不到寸许,他都能隐约嗅到上面的血腥味时,视角突然发生了变化!

    他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不退反进,向前迈出一步,和对方腹部的口袋紧贴在一起。镰刀口几乎是擦着后脑掠过,切碎了他头顶的束带。

    绑紧的长发顿时扩散开来。

    大概是没料到这一记本该致命的攻击毫无成效,连女鬼都愣了片刻。不过渊鬼已抢先做出了反应——大概是嗅到了血肉的香味,它那丑陋的脑袋从袋中探出,朝夏凡裂开了血盆大嘴。

    而夏凡——或者说黎的应对更为直接。

    她直接“伸手”将渊鬼的脑袋按回了袋子里,同时送进去的,还有一枚小小的铜丝坠。

    同时,夏凡看到自己的另一只手已经将符箓夹在指尖。

    不会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了——

    他在心里大喊出声!

    震术归申,雷鸣!

    海量的气喷薄而出,连同引子与符纸一起,化为了引动天地的力量。

    粗壮的电光在夜空中来回穿行,最后以势不可挡的姿态砸向地表,瞬间吞没了血鸦!

    ……

    那就是他所说的“改良方术吗?”

    看来他之前反复唠叨的在士考中一锤定音的故事,并不全是说大话来着……

    黎望着那个被银蛇狂舞所笼罩的模糊背影,胸口再次抽痛起来。

    她大概知道缠着自己的东西是什么了。

    那是一条在日积月累下渐渐形成,名为不信任的荆棘。

    只是因为它和内心纠缠在一起太久,使得自己渐渐习惯了它的存在,并把它当成了一件理所当然之事。

    现在,它开始剥离了。

    正因为从固化的血肉上剥离,才会制造新的疼痛。

    黎闭上眼睛,任由痛觉在胸口流淌。

    她不知道这样下去内心最终会变成什么样,但她决定接受之。

    ……

    高山县所有人都听到了这一记旱地惊雷。

    在它的面前,连夜幕也要退避三分。

    当耀眼的白光褪去,当地居民纷纷走向街头,眺望闪电落下的方向。

    “这是仙师大人在除祟吗?好厉害啊!”那是孩子的声音。

    “什么仙师,要收钱的。”

    “嘘……慎言。”有人捂住了他的嘴。

    “不过这雷声也忒大了吧,咱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吓人的旱雷!”

    “俺也是,感觉房子都抖了几下。”

    “哎,看来邪祟不好对付呀。”

    “希望这次除祟结束后,高山县能多撑一阵子吧……”

    这话得到了大多数人的附和。

    他们尽管不希望看到枢密府方士的身影,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也只能让它早点过去,好令自己的生活尽快回到正轨。

    ……

    此时的大宅中,雷击带来的高温已经将房间屋顶整个引燃。

    正如在青山镇的那晚一样,熊熊烈火很快会顺着顶板和墙壁蔓延开来,直至把整个房子变成一个巨大的火炉。

    三重术的威力比夏凡预想的还要大一些,以至于他耳朵里现在都嗡嗡作响,眼前的砖石地面甚至被劈出了一个浅坑。

    至于那两只鬼,如今只留下一块焦黑的遗骸。

    “原来洛轻轻那天没有说错,彻底击倒魔的一击是你干的……”魏无双一脸震惊的望着他,“夏兄,你什么时候已经将震术掌握到这种程度了?”

    “呃,我和师父流浪时,曾恰巧遇到过一颗雷击木……”

    “就算你能捡到雷击木,也不可能当着那只鬼的面放出来吧?”王任之的表情同样惊愕无比,“我想问下,你是怎么做到在阴影中施术的?不应该无法动弹才对吗?”

    为他解围的反倒是上官彩——她双手抱着洛悠儿,朝两人呵斥道,“有什么话出去再说,没见这里着火了吗?”

    两人这才反应过来,相互搀扶着朝门口走去。

    夏凡和上官彩则紧随其后,一并离开了火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