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三章 追根
一本读|WwんW.『yb→du→.co
    “从事大人,”夏凡皱眉开口道,他知道这时候不说,就再也没有说的机会了,“高山县的邪祟,会不会出现得太过蹊跷了一点?”

    “你是指突然出现了两只鬼么。”

    “正是!据下官所知,这恐怕是高山县内有不正常死亡,而且不止一两起,否则不会形成如此强大的邪祟!”他决定干脆说到底,“如果我们能提前知晓这一情况,早做准备的话,领队和岳锋也不至于丧失性命!”

    “我理解你的不甘,但这就是方士的使命。枢密府只针对邪祟行动,如今邪祟已除,对本府来说就算完成了任务。”从事顿了顿,“何况你说的非正常死亡,仅仅是一种猜测。高山县下辖四村,西面有大片原野,东边则是茂密群山,无论发生什么意外都再正常不过。你觉得仅凭一个知县,就能把所有情况掌握在内吗?”

    夏凡迟疑了下,“不能。”

    “没错,不能。”元从事叹了口气,“流民、山贼、海寇、妖异,这些东西无时无刻不在制造惨剧,而我们仅能对最后一种采取行动。对付邪祟这事本身就充满了变数,想要做到真正的万无一失,唯有提高自己的应变能力与术法实力。”

    “也就是说,枢密府只消灭已经出现的邪祟么?”

    “不然还能如何?安置流民、剿灭匪类是官府需要处理的事情,你还想把手插到朝廷六部里面去不成?”对方的语气已隐约有了些不耐,“我们已经快被那些读书人视作继外朝、缉私卫之后新的隐患了,不归自己管的事还是少插手为好。退一步而言,就算有你说的那些不正常死亡,也该由当地知县去处置。下去吧!”

    夏凡只得离开了令部大堂。

    外面魏无双等人正在等他。

    “怎么样,从事大人说什么了吗?”一见他出来,同乡立刻迎了上去,“我感觉在他面前压力好大,脑袋里想的直接就说了出来,连稍加掩饰都做不到。”

    夏凡摇摇头,“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

    “呼……”魏无双长出了一口气,“我就说夏兄你想多了,若真有你说的那档子事,当地人应该总会透露点口风出来吧?我看高山县还挺平和安宁的啊……”

    “你懂个屁!安宁?安宁到跑出来两只鬼?”王任之往地上啐了一口——洛悠儿不在,他似乎也懒得再维持自己公子哥的形象,“要不是老子命大,这次就赔在那里了!别的不说,那高山县绝对有问题!”

    “可当时询问县民的人不就有你吗?真要枉死上七八个人,县里会一点动静都没有?”经过一周相处,魏无双已渐渐能和王公子有来有回了,“渊鬼杀了两户人,街头巷尾都在谈,但却没有一个人提到过最近有冤情的。”

    “那也有可能是山上的贼人干的。”

    “前提是县里有人失踪才行。比起非正常死亡,失踪也是个不得了的大事啊,何况高山县附近有没有山贼还不知道呢。”

    “否决得这么快,你倒是给我想个缘由啊!那两只鬼总不可能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吧?”

    “王公子,你这话就太为难我了。”

    “想不出就闭嘴,本公子无故承担的风险,总得有人出来负责才行吧!”

    “你们别吵了!”夏凡恼火道。

    魏无双还好,王任之罕见的没有反驳,“我这不是在找罪魁祸首嘛……”

    “你打算怎么办?”一直冷眼旁观的上官彩开口道。

    夏凡沉默不语。

    从令部大堂后,他脑海里总会不自觉浮现出薛家大院门口看到的那一幕。

    三年里六次异常事件,县民跪求着不要再让枢密府插手除祟一事。

    以及他拿着钱追上去后,对方先是面露厌恶,直至变为不敢置信的神情。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作为消灭邪祟的方士,他们不应该备受尊敬与爱戴才对么?

    不……他们确实有厌恶的理由。

    因为方士从来没有真正斩断过邪祟。

    至少在高山县没有。

    而这里如此频繁的出现邪祟,真的只是巧合么?

    许久之后他才回答道,“我打算再去一趟高山县。”

    “夏兄……”魏无双面露担忧之色。

    “我跟你一起去!”王任之则陡然来了精神,“反正放假三天,这事不查个水落石出,我王字倒着写!我有预感,这事将成为我名震天下的起点!”

    “哎……既然如此,那我也去吧。”同乡挠挠脑袋,“虽然我起不到什么作用。”

    “你呢?”夏凡望向上官彩。

    “老实说,我兴趣不大。”她耸耸肩,“不过我还是挺喜欢那个小姑娘的——如果真能查出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这起邪祟事件,我去一趟也无妨。”

    见大家都愿意前往,夏凡也不由得多了几分信心,“那么事不宜迟,我们半个时辰后在枢密府门口汇合!”

    ……

    回到住所,黎已经在家中等他了。

    “抱歉,让你一个人来来回回的,”夏凡打了个招呼,开始收拾包裹,“我准备再去一趟高山县,这次没有邪祟的威胁,你在这边等我就好。”

    “不要去。”黎摇头道。

    “……什么?”夏凡意外的停下了手中的活——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对方如此明确的劝阻。

    “不要再追查此事了,”她又重复了一遍,“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你……莫非知道些什么吗?”夏凡讶异道。

    “枢密府认为此事应当就此完结,对吧?”

    “是。”

    “我不知道高山县的情况,但我知道枢密府。”黎垂下耳朵,“师父曾说过,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有其理由,且不容许任何人质疑。虽然这里不是上元,可我想也不会有多大差别。既然他们认为此事就此结束,那你最好照着他们的意思做。”

    “可我只是想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弄清楚又能怎么样?”黎似乎有些急躁起来,“结果无非只有两种,要么是你得不到答案,要么是你难以接受的答案。无论哪一种,都比不知道要糟——因为你无法改变现状。”

    夏凡不禁挑了挑眉,他一时没料到狐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还以为你从来不在乎权威呢。”

    “这还不是因为——”黎说到一半又突然顿住,“因为……有可能妨碍到解救我师父。”

    “我又没打算跟枢密府对着干,你想到那里去了。”夏凡哑然失笑,“倘若真的有查出什么,我也不一定非得通过枢密府来解决问题啊,高山县衙之上还有州牧府呢。”

    “你打算报官?”

    “甚至不用自己去。枢密府不好插手,府衙总不会对这案子熟视无睹吧?”夏凡直视对方淡金色的眼睛道,“再说了,如果连事实都没接触过,又怎会知道自己能不能改变?你应该最明白这个道理。

    “我?”

    他咧开嘴角,“如果你没有选择和我合作,就不会发现狐妖和方士是可以共处的。”

    这次黎缄默了很长时间,最后她无奈的叹了口气,跟着收拾起东西来,“知道了,不过我也要一起去。”

    “你确定?这次主要是追查邪祟来源,并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谁知道呢。”黎不置可否的望向西边,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邪祟从来就不是最可怕的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