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七章 青子
一本读|WwんW.『yb→du→.co
    “青子,你出来做什么?”

    胡怀仁也不例外,无论什么时候看到这名女子,他的心都会为之一热,并进一步引发身体上的反应。只是现在有外人在场,加上又是大白天,他不得不维持住自己作为知县的威严。“这儿不是女人该露面的地方,你快回房间去!”

    “大人,石窟的事非同小可,他们两个平时也算是尽心尽力,偶尔出现一次失误也可理解,您不应对他们如此苛责。出征宜激不宜责,这不是您常说的话吗?”

    “是、是吗……”被她这么一说,胡怀仁反倒不好斥责了。

    “虽然此处不是沙场,但多激励一下并不是坏事,”她缓缓走到两人面前,平端起木盘,双膝微屈,“这是贱妾刚酿的米酒,虽不及白酒那么香辣,却也好过茶水,还望两位全力以赴,为大人守住石窟的秘密。”

    杜明金和杜明银对视一眼,连忙捧起上面的瓷碗,一饮而尽。“多谢夫人赐酒。”

    尽管对方自称贱妾,他们却不敢看低这名女子,对方不是知县之妻,可远比妻子要得宠百倍。特别是一年前将妻儿送回老家后,胡大人几乎天天将此女带在身边。

    而另一个重点在于,杜氏兄弟总觉得对方眼中的情愫是冲着自己来的,仅仅是望着对方的眼眸,仿佛就能听到她在耳边低语——

    「我等你们回来……」

    若是哪一天胡大人没空陪着她,她说不定也会像现在这样,恭顺的碎步走到自己面前吧?

    “那么老爷,我等告退。”

    等到两人离开后院,胡怀仁才上前一步,将女人用力拉入怀中。

    “你不应该把这酒给两个蠢货喝!那是你为我酿的东西!”

    “呵呵,大人嫉妒了?”

    “现在没有他人了,你应该叫我什么?”

    她眨了眨眼睛,“主人……吗?”

    “你知道就好!”胡怀仁感到那股火苗已经有些无法抑制,“别忘了你的职责。”

    “当然,保护您,还有……为您排解寂寞。”她轻笑起来。

    真是个——尤物。

    胡知县已不想再等到晚上。

    他抓起对方的胳膊,急不可耐的朝里屋走去。

    就在这时,女子抬起头,轻轻“咦”了一声。

    “又怎么了?”胡怀仁问。

    “没什么,”她仰望了屋顶一会儿,“刚才那儿好像有只狐狸跑过去了。”

    “狐狸有什么稀罕的,这儿靠山,什么四脚兽都有。”

    “是啊……”女子柔声呢喃道,“这地方可比空无一物的大海要好多了。”

    “行啦,”胡怀仁不耐烦的催促道,“别说些有的没的了,快随我进去。”

    她收回目光,低眉顺眼的点头跟上,“是……主人。”

    ……

    奇怪的女人。

    黎穿行在街巷之间,脑海中依旧是刚才在县衙后院看到的景象。

    她的穿着和常见的妇女不同,说话的口音也十分奇怪,但更古怪的是,她在使用术。

    狐妖本身属坎,对这一类方术格外敏感,她能感觉得到,对方正是用坎术影响了周边人的感官。然而不一样的是,她从未见过类似的施术方式——不是瞬间生效,而是一种长期维持的效果,且不单纯依赖术法本身,其自身的打扮、言行也与之契合,使得魅惑成了对方本体的一部分。不然以术的强度来看,根本无法做到这种浑然天成的地步。

    但是把坎术纯粹用于勾引他人,实在是太不知羞耻了!

    就算她对人类虚伪的男女礼节嗤之以鼻,可这种根本不知礼节为何物的景象仍让她双颊发烫。

    同时令黎疑惑的是,不管对方用的是哪种术,那至少也是感气之人。

    拥有这类天赋的人不应该天生高人一等吗?她又何苦去讨好区区一个知县?

    就算不参加士考,当一个云游的修士,或是干脆加入某个江湖门派,那也比现在这样要自由得多。

    不过……还真让夏凡那家伙给猜中了。

    黎快速几个跳跃,窜上一栋房屋的檐顶,从高处锁定了行进在人群中的杜氏兄弟。

    「明天一早我们会在县中心大闹一场。」夏凡的话犹在耳边。

    「那个点是府衙开门的时间,知县必定会出现在衙内。只要提前守在屋顶上,无论他说过什么,凭你的听力都应该能一清二楚。」

    「方士调查的消息必会传到知县耳中,如果此事跟他无关,他的表现也应该是不以为意的。但若是他知道点什么,想必不会无动于衷。蛇一旦被惊动,主动权就会落到我们手中。」

    「要是你猜错了呢?」她当时问。

    「那王公子就白损失两箱铜钱了。」

    而事实证明,胡知县不止有反应,而且反应还挺大。由此可见,他恐怕并不是单纯知晓此事,而是和邪祟一事有莫大的关系。

    想到这里黎忍不住叹了口气。

    明明一开始是不想让他继续查下去的。

    结果现在还帮起他的忙来。

    她上辈子应该没有欠过人类东西吧?

    目视那两人钻进一间大院没再出来,黎也决定先回客栈一趟,给夏凡留下线索,顺便恢复本体形态养精蓄锐。变化状态下会源源不断消耗气,而真正的追踪恐怕要到夜深人静之时才开始。

    ……

    晚上子时,打更的梆子声渐渐远去。

    “夏兄,你说的那两人真会这么晚上山吗?”

    魏无双趴在草从里,忍不住抠了抠被虫子叮咬的胳膊。他们三人把两箱子钱花得七七八八,正以为今日要无功而返时,却被夏凡支使到了高山县西边靠近大山的位置。

    “如果不想被发现,黑夜是最好的掩护。”

    夏凡盯着上山的来路,头也不回的说道。尽管山上的岔路有很多,但想上山都得从这处缓坡口开始。

    收到黎的情报后,他将此事去头掐尾的告诉给了魏无双等人,并把黎替换成了一个“因饱受除邪税之苦,愿意帮助他们一把,且熟知山路的老猎户”。大家虽然将信将疑,不过看在他信誓旦旦的份上,还是决定来此试一试。

    毕竟他们也很想知道,胡知县口中的“石窟”和邪祟有怎样的联系。

    忽然,远处闪过一点亮光,接着又快速闪了两下。

    对方行动了!

    夏凡回头压低声音道,“噤声,有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