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九章 青铜铸器
一本读|WwんW.『yb→du→.co
    石窟内部竟意外的深邃,脚下有一节节石梯螺旋着下降,借助昏暗的灯光,他还能看到两侧的岩壁上嵌有多道滑轨,大概是用来安放活动闸门的。不过由于年久失修的缘故,这些凹槽已被青苔阻塞,而充当闸门的石板则碎得到处都是。

    显然,这儿绝不是古墓、陵寝一类的设施,它曾经不止有人进出,而且还常驻看守。

    走了约二三十米,夏凡忽然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它有点像是收音机无信号时发出的背景噪音,沙沙作响。

    这让他背上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收音机是电子时代的产物,绝不可能出现于这个时期,正因为如此,才显得格外瘆人!

    背后有人拉了拉他的衣角。

    “这、这是什么声音?”

    他原以为是魏无双,结果对方开口才发现是上官彩,她的声音罕见的出现了一丝波动。

    “不知道。”夏凡讶异的回头看了她一眼,“你不会在害怕吧?”

    “对未知的东西害怕,不是人之常情么?”上官彩咬牙回答。

    “但你不怕之前的鬼。”

    “那不过是实体之物,有什么好怕的,能触碰就可以消灭之,跟这里的情况完全不是一回事好吗?”

    说得好像也挺有道理的。

    “夏兄,我也有点害怕……”魏无双忍不住附和道,“这地方,总觉得好邪门……”

    此时的沙沙声越来越大,已从若有若无变成了无处不在,而且越听越像是电磁噪音。

    这让夏凡心里亦有些发怵。

    不过一想到答案已近在咫尺,他还是硬着头皮迈开了脚步。

    “再往下看看,如果还找不到人,我们就返回入口。”

    幸运的是,这回没走多久,他们便抵达了石窟底部。尽头处同样是一座厚实的石门,不过在门那边,他看到了一丝晃动的火光。

    这意味着杜氏兄弟就在不远处。

    他们总算抓住了对方的尾巴!

    夏凡熄灭油灯,朝身后比了个“准备接敌”的手势,接着拔出了腰间的桃木剑。

    这也让其他三人的心绪大定。

    虽然诡异的声音还在,但既然发现了胡知县的人,就证明这地方并没有预想的那么危险。

    当众人猫着腰穿过第二道石门,复行数步后,目标的身影终于显露在视野中。

    那是一间宛若溶洞般的石窟,四周挂有火把,也不知道是原本就有的还是后来加上去的。石窟周边还有好几个洞口,不过不深,一眼便能望到底,从门口的栅栏来看,那些小型空洞恐怕是当作牢笼来用的。

    杜氏兄弟正忙着清捡一堆衣物,似乎是打算就地焚烧,完全没有注意到门口有人潜入。

    不会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了。

    夏凡伸出手,依次比出三、二、一的手势。

    “行动!”

    四人从四个方向一拥而上,直朝两兄弟扑去。

    十米不到的距离对方士而言不过眨眼,而巨大的背景杂音掩盖了冲刺的脚步声,对方刚刚听到响动的那一刻,夏凡等人便已经杀至面前。

    两兄弟或许学过一点江湖功夫,但在压倒性的速度优势面前,他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其中一人瞬间被劈翻在地,而另一人就地一滚想要逃走,却被上官彩一记精准的投枪击中脚踝,一头栽倒下去。

    令人惊恐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被射足的人落地一刻瞬间消失,好似融化了一样。

    “不,银弟!”

    另一人惨呼出声,他扭动着想要前往对方消失的位置,但被魏无双死死坐在身下,半寸也动弹不得。

    那么大一个活人,还能说没就没的?

    夏凡赶紧上前两步,但又猛地止住了身子。

    他忍不住深吸了口气,嘴里几乎是下意识的吐出“卧槽”一词。

    突然呈现于眼前的,竟是一个巨大的青铜圆盘!

    它差不多有近五米宽,整体横置在洞穴中央,因为所处地势较低,所以一开始并未被众人看到。在它内部,还有二十来个六边形开口,每个直径将近五十公分,足可以放入一个成年人,这些开口整整齐齐的紧挨在一起,宛若金属打造的蜂巢!

    在夏凡的印象中,考古所发现的最大青铜器「后母戊鼎」,也仅有一米多长,但眼前的这个青铜造物已然是前者的五倍,而且内部的复杂程度也不在一个层级上。

    更关键的是,在这个暗无天日的洞穴里,到底有什么必要铸造一个如此巨大的青铜圆盘?

    夏凡小心翼翼的循着边缘寻找,不一会儿便在一个开口中找到了跌落者的踪迹。

    既然那人称其为银弟,想必掉下去的就是杜明银了。

    他似乎是因为撞击而暂时陷入了昏迷,整个人被卡在离地面半米左右的位置,从上方看只能看到他的脑袋。

    不过夏凡很快发现,杜明银头顶上这一小截青铜壁的内侧有倒刺伸出,显然是为了阻止掉下去的人爬出来而设。同时他还注意到,整个铸造“蜂巢”上到处都遍布着褐色硬痂,且以开口内部为甚,其中有些硬痂还较新,在火把的映照下显示出暗淡的血红色。

    这是血液与青铜的混合物,他意识到,青铜在长年累月中被氧化,表面逐渐剥落,而这些隆起的表层被鲜血浸泡后,便会形成如同痂一样的结块。

    他压下心底的寒意,快步回到杜明金身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弟……你们能不能先救救我弟!”

    杜明金则一脸绝望的望着他弟跌倒的位置。

    “上方有金属倒刺,若没有趁手的工具,根本不可能把他弄出来,要是你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我或许还会考虑救他一命。”

    “不行……来不及了。那东西马上就要收缩了。”

    “收缩是什么意思?”夏凡抓住他的衣领吼道,“那玩意究竟是干什么用的?”

    杜明金被摇来摇去,双眼有些茫然。

    “你没有审问过人吧?”上官彩走过来道。

    “莫非你有经验?”

    “没亲自动过手,不过见过许多次,”她不知何时已将半截长枪捡了回来,“像你这样轻柔的问法,是问不出什么东西的。”

    夏凡自觉的让开了位置。

    上官彩蹲下身,示意魏无双将他提起来,换成面对面的坐姿,随后挥手一巴掌扇去——

    “啪!”

    力道之大,让杜明金嘴角立刻淌出了鲜血。

    “看着我。”

    上官彩拿起枪尖在他面前晃了晃,接着用力刺下。

    “啊呃啊————————!”

    一声刺耳的惨叫顿时盖过了石窟里的沙沙噪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