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四章 死斗(求收藏,推荐票!)
一本读|WwんW.『yb→du→.co
    看到火光的那一瞬,夏凡就知道事情要糟。

    他不得不放弃施术,朝身边的一根立柱扑去,火焰擦着他脸颊飞过,滚烫的热浪灼得皮肤生痛,而飞溅的火星点燃了他的衣领与袖口。

    依靠木头立柱挡下追击而来的火焰,夏凡手忙脚乱的脱下烧起来的方士罩袍。

    如果刚才再晚一点,或是强行施展雷鸣,他现在恐怕已经变成了一个火人。

    刚才那是什么!

    在夏凡的印象中,只有一种施法方式与其贴近。

    ——那便是「忍术」。

    女子调转头去,用火焰逼退追上来的黎,又从怀里摸出一把匕首,盯着柱子后的夏凡冲来。

    “夏凡!”

    见援护不及,黎将之前从对方手中夺过来的短刀甩向立柱。

    夏凡顺势拔出短刀,双手横托,勉强挡住了女子高举过头的下刺——这次近距离交手也让他意识到对方的力气有多大。如果自己不是方士,或是引气修习时间再少几年,敌人只凭手劲就能将匕尖插入他的脑门。

    而在这个距离内,他也看清了那把匕首古怪在何处——它双面开刃,呈尖锐的菱形,把柄短且平直,像极了一柄苦无!

    “为什么你不会被我魅惑?”青子气吐如兰,在面对面的情况下,夏凡能看到对方的眼中波光流转、仿佛要滴出水来。

    “魅惑?别开玩笑了……看见我的同伴了吗?她比你……有魅力一万倍!”

    “是么?那请你去死吧。”青子张开鲜红的嘴唇,从舌头下翻出一叶薄薄的刀片。

    要是被这刀片划到喉咙,勉强形成的均势估计会立刻瓦解。

    但这微妙的平衡对敌人来说也一样!

    “你的武器……似乎是铁铸的……”

    对方眉头一挑,似乎在说“那又如何”。

    夏凡深吸口气,低吼出声:“震术归辰,流光!”

    这是一次不借助外物的一重方术!

    为了将意念强化到极致,他将方术名完整的说了出来——章夫子所谓的不影响大局的情况下,大抵也就是现在了!

    一道电光陡然从他的掌心冒出,并顺着短刀与匕首相接——

    “噼啪!”

    随着一声轻响,一团耀眼的电火花在两人之间炸开,夏凡同时感到手掌传来了一阵刺痛与酸麻。

    不过作为方术的直接承受者,青子的体验明显更强烈。

    她露出痛苦的表情,双手不自觉放开了匕首,而她的掌心中已是一片焦红!

    一重术的威力被大幅降低了,加上他练习次数有限,别说一击毙命,此刻就连穿透身体都做不到,最多只能灼伤表皮。

    但这对于打破僵局来说已然足够。

    对方一松手,夏凡所受到的压力顿时大减,他抬起右脚猛地踹出,将对方踢飞出去。而青子的落点刚好位于绕过火焰、正赶过来的黎之前。

    她翻身爬起,五指快速结印,试图故技重施——

    只是这回出现在她面前的不再是狐妖,而是一只硕大无朋的狐狸!黎的变化令头顶横梁根根寸断,脚下的地板也纷纷断裂开来,一时间整个房间摇摇欲坠,胡怀仁也头一次露出了惊骇的神色。

    “妖……妖怪啊!”

    黎举起前掌,以摧枯拉朽之势向青子扫去。

    任何挡在横扫路线上的家具,都被拍得粉碎。

    尽管目标原本所在的位置仍被一团烟尘所笼罩,但这次攻击的范围已将小半个房间卷入其中——只见一个人影从烟雾边缘被拍了回来,狠狠撞在立柱上。

    “啊……咳!”青子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

    从她背后裂开的柱子来看,这一下绝对不轻。

    对方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但尝试了几次都未能成功。

    夏凡知道不能在这种时候放松警惕,面对浑身都藏着致命武器的敌人,补刀无疑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现在下不了狠心,到时候被害的就是黎和自己。

    他握紧刀柄,上前一步,用力刺向女子的胸口!

    刀身几乎没有遇到太多阻力,便径直没入了她的身体。

    一股温热的暖流浸湿了他的手掌。

    这时夏凡才注意到,对方敞开的前胸上,纹着一朵绽开的小花——五片花瓣呈五角形排列,其中三瓣为红色,宛若鲜血涂抹而成。

    “我说你……干得不错。”

    青子咧开染血的嘴角,一只手猝然抓住夏凡的胳膊,另一只手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符箓。

    那符箓一露面便冒出火花来。

    “夏凡,你还好吧?”

    重新变回人形的黎想要靠近,却被夏凡厉声呵止道,“别过来!”

    青子微微张开口,用虚弱的声音呢喃道,“虽死……犹生……”

    他拔出短刀,竭尽全力斩断抓住自己的手臂,接着冲向一米开外的黎,带着她一同朝地面扑倒。

    也就在这一瞬之间,身后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狂涌的气浪将两人直接掀起,甩到了对面的墙根,被冲击波搅碎的木头碎片如雨点般洒下,噼里啪啦砸得到处都是,足足数息之后才恢复平静。

    “你疯了吗?”黎一把抓住夏凡,咬牙切齿道,“明明知道妖的恢复力远强于人类,为什么还要带着我一起避开?”

    “咳咳……不然要怎么做,”夏凡有气无力的挤出个笑容,“躲到你身后,把你当作挡箭牌吗?”

    “这是最正确的选择!”

    “但不是同伴会做的事情。”他拍了拍她的手,“放心,这点冲击……咳咳……死不了。”

    就是背后有点麻。

    这算不算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只是没想到,那女子掏出来的居然还真是一张起爆符。

    屋外传来了杂乱的叫喊声与梆子声。

    显然刚才的一连串打斗引起了家丁的注意,此时只怕大半个知县府的人都在往这儿赶来。

    “我们必须得走了。”黎催促道。

    然而夏凡发现自己竟难以站直身体,双脚仿佛不属于自己了一般,怎么样都使不上力气。

    同时晕眩感也席卷而至,刚刚还算清晰的视野逐渐变得模糊不清。

    这是……爆炸的后遗症?

    黎心头一沉,将夏凡翻过身来,才发现几块木头碎片已穿透他的黑袍,并进一步扎入到背部之中。

    一股巨大的恐慌涌上她的心头。

    “你先走……”夏凡喘了口气,“我休息一会儿就跟过来。”

    她摇摇头,想带着他和来时一样离开,却又怕他经不起那样剧烈的抖动。

    黎深深清楚一点,相比于妖,人类实在过于脆弱了。

    “还想走?你们哪儿也去不了!”满头是灰的胡怀仁刚从爆炸中回过神来,兴许是楼下响起的脚步声给了他勇气,知县一改先前的恐惧神情,瞪着双眼嚎叫道,“我要一点一点的把你们折磨致死,以告慰青子的在天之灵!”

    就在他说话间,几名拿着棍棒和朴刀的家丁涌入了屋内。

    “大人,您没事吧?”

    “有贼人闯府,快敲响警钟!”

    “都来保护胡大人!”

    “怎么现在才来,快给老子上,把这两人统统擒住!”胡怀仁连连跺脚,“竟敢勾结妖怪作乱,方士的这张皮也保不住你!”

    黎张开五爪,发出威胁的吼声。

    一想到刚才的巨型狐狸,知县忍不住向后缩了缩,可看到对方始终没有离开那名方士的身边,他心里又有了不少底气。

    “先给我对付这只狐妖!谁能制服它,我赏金百两!”

    听到如此巨额的赏金,众家丁不免蠢蠢欲动。

    “谁敢动他们?”忽然,一个清冷的女声插入其中,让在场所有人不由得为之一愣。

    夏凡用愈发朦胧的目光循声望去,发现来者竟然是上官彩。

    感谢eMpty打赏盟主!么么哒(づ ̄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