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六章 筹码
一本读|WwんW.『yb→du→.co
    会谈就在卧室中举行。

    只是当上官彩走进房间时,夏凡差点没认出对方来。

    她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五官也不再是之前扁塌的模样,而是精致小巧了许多,使得她年龄看上去都减少了一两岁。由此可见,她之前脸上的雀斑和隆起的颧骨全是伪装出来的。唯独不变的是那双柳叶眉和上挑的眼睛——或者说容貌变化后,她的眉目比之前更有神了。

    但感觉……也更矮了。

    不过一想到她的身份,以及在后山上的那些表现,夏凡决定还是将这些想法按在心底。

    “如何,我的寝宫还算舒适吧?”上官彩摊开双手,“特别是那场床,我试过,并不比宫里的差。”

    这开场白让他不禁抽了抽嘴角,“……那是你的床?”

    “放心,我的床不止一张,让你躺躺也无妨。”

    “你真是公主?”

    “大胆!”陪她一同走进来的侍女斥责道,“你怎敢这样对公主殿下说话——”

    只是话未说完,对方便被上官彩冷冷的目光打断了。

    “所以……我应该先起身行礼?”夏凡叹气道。

    “不必,你有伤在身,而且我也能看出来,你并不喜欢那些繁文缛节。”上官彩在他对面坐下,“至于你的问题——没错,我确实是启国三公主,上官彩也是假名。怎么样,我装方士装得像吗?”

    “……无懈可击。”

    “感谢夸赞。我的真名叫宁婉君,不过在没有外人的场合下,你可以继续叫上官这个名字。老实说,我还挺喜欢八品方士这个身份的。”

    当今皇族的姓氏,夏凡还是听说过的,一般人也不敢自称这个姓。

    “殿下为什么要假扮成一名方士,连容貌都加以伪装?”他不解的问,“我想不太可能是专程为了高山县的事而来的吧?”

    他当然不会把对方的客套当真,无论如何,叫一声殿下总不会错。

    “当然不是,在你调查这件事之前,我对高山县一无所知。我来这儿的理由很简单——这里是我的封地。”

    封地……还是给公主的?

    夏凡心中讶异不已。

    “册封的行政令应该已经到了申州地界,我只是提前一个月偷溜出了京畿而已。”公主轻松道,“宫内消息森严,所以知道我行踪的人屈指可数。”

    “殿下!”侍女小声提醒道。

    “如果你这么闲,不如去给我们泡杯茶?”她摆摆手。

    后者只能无奈的低下头,“是。”

    “偷溜的目的是为了微服私访,好好巡视下自己领地的真实模样?”夏凡的好奇心也提了上来。

    “那有什么好看的,以个人角度观察同样是一叶障目,如蚁窥象,并不比被人蒙哄好上多少。”上官彩——或者说宁婉君摇摇头道,“想要真正了解一个地方,唯有彻底统御该地才行。我没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所以来金霞前,我去了一趟青山镇。”

    夏凡愣住,“青山镇?”

    “我观摩了一场士考,挑选出了一名方士,作为我在枢密府的代行人。”她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夏凡,“而那个人,就是你。”

    “我知道你想问,为什么是你——其实理由并没有那么复杂。你的表现足够出众,又出自散门,和世家牵扯不多,来历清白可查,这是基础条件。”

    宁婉君不等他开口,便自顾自的往下说道,“但仅此而已还不够,如果一个人安于现状,甚至乐于享受方士身份带来的便捷与权益,那他迟早会站到枢密府一边。因此我顶替了一名新晋方士,近距离观察你的一言一行——这个部分没有人能代劳,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而你的表现出乎我的意料。”

    此时侍女也将泡好的茶端了上来。

    夏凡率先端起一杯茶,还吃了侍女一记隐蔽的白眼。

    “是好还是坏?”

    “如果是坏的出乎我意料,你已经死在高山知县府了。”宁婉君扬起嘴角,“你果然很大胆,性子也非同一般。”

    夏凡的余光瞟到一旁的黎也跟着点了点头。

    “我很欣赏你做的这些,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敢于和枢密府对抗。另外我还必须向你道谢,毕竟你来金霞没多久,便为我的领地去除了一桩丑陋的祸害。如果有你在枢密府,我今后无疑会放心许多。”

    夏凡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现在想来,岂不是她当时说的那些话……都是变相的考验?

    “这件事不会是你安排的吧?”

    “从几十年前安排起?我可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只不过作为皇室,了解枢密府的渠道更多一些,自然想得也更远。”

    这句说辞倒和黎的话不谋而合——「我不知道高山县的情况,但我知道枢密府。」

    公主顿了顿,“别怀疑自己的作用,夏凡。如果我在正式抵达金霞城后才发现这件事,它恐怕还会持续许多年。因为我没办法直接让方士听命于我。”

    “哪怕你能提前去士考里选人?”

    “没错,我总不能让二、三品的方士从京畿重返地方枢密府,何况那些人一举一动都会受到许多眼睛的盯梢,稍微调整下名次,为我挑选一名新晋者已是极限了。”

    也就是说,自己的名次一开始并不是丁等。

    “你想要掌控枢密府?”夏凡问。

    “我想要掌控自己领地的一切。”她毫不避讳的说道,“你刚刚提到领地的真实模样,唯有如此方能真正知晓。如你所见,金霞城并不是什么富饶之地,我能带来的人也屈指可数,加上枢密府的牵制,如果我不这么做,很长一段时间都只会是空壳一具,任由真正的掌权者玩弄于股掌之中。”

    但册封这种事,不就是变相的下放吗?毕竟东方不像西方,分封地堪比国中国。远离朝堂意味着远离权力中枢,随便找个偏远之地,安心享受余生,这才是受封者应有的状态。

    为什么她却想真正将封地纳为己有?

    具体原因夏凡尚不知晓,可有一件事夏凡很清楚,那就是对方有野心。

    皇室的人有野心很正常,但对于他来说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这种级别的争权夺利往往是神仙打架,而且这个时代也别想要什么人权保障,他一点儿都不想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多谢公主殿下抬爱,只是我自认为难堪大任——”

    “别急着拒绝,你还没有听报酬吧?”

    夏凡不为所动,报酬无非是或高官厚禄,但前提是有命去享受。

    宁婉君不慌不忙的喝了口茶,“如果我让你任意施为呢?”

    他一下没忍住,一口水沫喷了出来。

    黎亦竖起了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