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七章 信心的来源
一本读|WwんW.『yb→du→.co
    “放肆,简直太失礼了!”侍女双手都捏成了拳,显然已在极力克制自己。

    “不好意思……”夏凡放下杯子,擦了擦嘴角,这次确实是他理亏,对方这句话怎么想,都应该是省略了定语来着,“你指的是枢密府?”

    三公主张开双手,微微扬起眉角,“你可以把它变成你想要的样子,只要不与我的目标冲突,你能用来它来做任何事情,这就是我的报酬!”

    “包括干涉地方政务?”

    “当然,如果不是那样,你也没办法放手去做你想做的事吧?”

    “殿下!”侍女再次提醒道。

    而公主无动于衷。

    不得不说,这份报酬让夏凡心动了。

    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说公主只是想找一个眼线,或是在枢密府中安插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那他充其量也只能算颗棋子。可若将枢密府全部交由他来掌舵,甚至插手实质上由她管控的地方政府,他能做的事情就很多了。

    夏凡脑海中不由得闪过了周家和田家老太千恩万谢的面容,以及他的便宜师父,赵大海。

    虽说一路对师父腹诽颇多,觉得他既不懂多少术法,又对邪祟和枢密府百般提防,现在回想起来,才明白他这十多年将自己保护得很好,甚至过于好了。

    “对于你而言,这么做存在风险。”

    “如果没有风险才去做,那有什么好说道的?任何人都能做到罢了。”宁婉君理所当然道,“就好比你为了高山县的人挺身而出,追查到底,这其中难道没有风险吗?正因为明知有风险还去做,才显得难能可贵。既然你可以冒险,为何我不可以?”

    夏凡竟一时不知道怎么反驳。

    “你就如此相信我?”

    “我向来问迹不问心。”宁婉君收拢双手,靠回椅背上,“如果你对高山县的邪祟源头视而不见,或是按你自己的说法,只为了研究方术而来,那我还真不敢放手到这一步。另外我也很好奇,如果由你来执掌金霞枢密府,它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

    夏凡心中本来还有许多疑虑想问,可到了嘴边都被那句「问迹不问心」抵了回去——确实,现在假设的各种“万一”、“要是”毫无意义,即使能得到安心的回答,也不过是口头之言。比起嘴上轻飘飘的答案,更关键的是看今后如何去做。

    对他也是,对公主亦是。

    想到这里,夏凡自嘲的笑了笑,“我原以为你会用官位或钱财来拉拢我。”

    “利益形成的关系虽然来得快,但去得也很快,何况它还容易被更丰厚的利益所取代。而信任达成的关系尽管缓慢,却没那么容易断开。”宁婉君毫不避讳的说道,“何况你要做的事情和我的目的并不冲突,甚至可以说,只有我才能给你足够大的施展空间。所以,保证我能掌控封地的每个角落,也是在维护你自身的利益。”

    很难看出,这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会说的话。

    不过这也让夏凡多了点信心,至少跟他交道的人,已能算得上思绪成熟。

    “你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应该不只是为了金霞城吧?”

    毕竟她就算什么都不做,此地也可以保她一生无忧。

    “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宁婉君饶有兴趣的望着他,“可一旦你知道了,就容不得拒绝我了。至少现在,你还有选择的机会。”

    夏凡毫不犹豫的选择略过,“……我不听。”

    “也行。”她似乎有些遗憾,“那么你的回答呢?”

    “容我考虑下。”

    “真是不知好歹,亏殿下如此以礼相待——”侍女咬着嘴唇道。

    “你要是再废话一句,就给我滚到门外去。”公主没好气道。

    “呜——是。”

    夏凡看了黎一眼,而后者回以平静的眼神。

    她表明了自己的意愿,就如同她之前所说的一样。

    “既然如此,我可以先试一试。”他回望向宁婉君。

    “无妨。”公主丝毫不以为意,“等你体验过那种手握权柄的滋味,就不大可能再回得去了。”

    “那么我应该先做什么?”

    “自然是先成为枢密府的府丞。”

    “等等,你刚才不是说枢密府交由我掌管吗?”夏凡忽然发觉事情并不简单。

    “我是支持,但我并不能插手枢密府的事务。”宁婉君狡黠道,“如果上面询问我的意见,我肯定是表示同意。另外我也不是坐享其成——你在高山县知县府邸里所做的一切,都已被我报给了圣上,主要内容便是在关键时候救下公主,挫败了知县的阴谋,想必嘉奖令很快就会下达。”

    夏凡注意到她没有使用父亲一词,“这……跟事实相差也太大了吧?”

    “你觉得是让民众少交那点除邪税功劳大,还是救下公主的功劳大?再说我就是当事人,即便有人怀疑,也根本无从查起。”公主耸耸肩,“别搞错了,我可是在帮你。即使在枢密府中,保护皇室成员也是大功一件,如无意外,足够你连升三级了。”

    “从八品初开直接到五品试锋?”

    “没错,这也是接任从事的最低品级。出了这档事,有人升自然就有人要走,令部的事理应由令部担责,所以按照以往本府优先的惯例,你极有可能直接升任新的令部从事。”

    “原来如此。”夏凡猛地一拍手掌,“那岂不是说,我多救你几次,就能坐上府丞的位子了?”

    “你想得倒好,”宁婉君忍不住笑出声来,“我是公主,大可任性一次,落入险境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但反复再来?你可知欺君的下场?”

    想必是能写历史书的凄惨结局吧。

    “那从令部从事到一府府丞,有多麻烦?”

    “理论上来说,可能永远到不了。”公主伸出两根手指,“第一,你要再爬一级,成为百刃。只是这部分的功勋很难靠消灭邪祟来突破,你必须在其他方面有所建树,而这些任务通常需要和敌对方士打交道,危险程度不可和邪祟相提并论。”

    “第二,你至少要取得三部中的两部支持,才有资格坐上那个位置。现在唯一的好消息是,金霞城枢密府的原府丞不久前刚晋升镇守,估计很快就会被调离此地,你不用担心遭到前后打压。”

    “都成不可能了……你确定不是在为难我?”

    “如果是其他人,差不多。但我相信你总能想到办法。”宁婉君淡淡道。

    夏凡一脸问号。

    对方的这份信心,到底是从何而来?

    他自己也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