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章 最后希望(上)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两天后,随着册封公文的达到,广平公主正式宣告入城——这件大事在烟雾缭绕的盐城中搅起了一阵波澜,街头巷尾悬挂的红色绸缎也为城内一成不变的灰褐色调增添了一丝改变。一时间大家议论纷纷,主要话题无非是公主的相貌,以及公主会选择谁作为乘龙快婿。

    当然,这份热闹并未持续多久便消散下去。

    因为那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

    她不会和城中百姓有任何交集,也不会为生活带来丝毫变化。

    金霞北边郊外的凤阳山庄原本是皇帝巡视申州时的行宫,现在则成了公主的住处。

    大多数人一辈子也难以踏足那里一步。

    而公主的对象更不会在普通人中挑选。

    盐城能排得上号的适龄公子就那么几个,无论选谁都和下层民众关系不大。

    没有议论的基础,话题自然也就失去了传播的活力。

    就在金霞人以为此事就这样了结时,三天后的另一个惊天消息令全城都轰动起来。

    高山县胡知县谋杀无辜,其恶行招来邪祟,幸得公主出面才使危害不至进一步扩大。其中一位名叫夏凡的方士不止斩灭邪祟一只,还在关键时候护住公主,当为首功,连升三级,成为了枢密府晋升最快的方士之一。

    同时由于令部的失职,元从事被调离申州,由夏凡接任其职。

    另外参与此案件的魏无双、洛悠儿和王任之也各升一级,官至七品。

    和公主降临一事不同,无论是知县犯案还是邪祟袭人,都是百姓身边发生的事情。消息一到,瞬间就传遍了大街小巷,几乎人人都在讨论这起匪夷所思的案件,夏凡也成了焦点之一。

    毕竟在民众眼中,这些穿着黑袍的方士就很少干过什么好事,一旦出现便意味着不详,不是破财就是遇灾,没想到他们有时候也会干些实事。

    枢密府的口碑一时间提升了不少。

    甚至还有人挖出了夏凡自掏腰包救济高山县贫困县民的消息。

    这使得他声望骤涨,可谓一夜之间从默默无名变得满城皆知。

    连带来的副作用便是,上门说亲的媒婆多到都快把枢密府住宅区的门堵住了。

    这还是魏无双来探望时告诉他的消息。

    “我觉得你和师妹还是先别回去了,现在你可是全城待嫁女子心目中的前三之选,若不想太早婚配的话,可别祸害了人家。”

    看来同乡在这点上仍耿耿于怀。

    “不是首选?”

    “在你之上还有王家大公子和周才子呢。”

    “那你呢,有人说亲吗?”

    魏无双露出了窃喜的神情,“夏兄,这是秘密。”

    看来同乡情谊在姑娘面前不堪一击。

    夏凡也曾问过宁婉君,既然枢密府对类似事件视而不见,为何又愿意授予奖励,而不是彻底打压反对者,而对方的回答是枢密府内并非只有一种声音。

    “不要说地方和地方之间的枢密府差距颇大,就连京畿府内,对邪祟也有许多看法。别说你我了,就连三品镇守,也不一定弄得清上面的意图。”

    “为什么会这样?”

    “大概是落差吧。”宁婉君说得很直白,“永国覆灭后的二十多年里,枢密府几乎是顶着近三成的伤亡才将各地泛滥的邪祟控制到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并且那时候无论在哪个地方,都不乏功绩和一步登天的机会,不像现在,一些地方枢密府已无太多升迁的途径,上面的控制力也会随之下降,这过程中自然会产生分歧。”

    所以上元的表现才会如此矛盾,他如今已经清楚,这是一个正在老化的官僚机构,不是指人员更替上,而是在思想上。

    另外所谓的奖励,实质也是掩盖邪祟本源的交换物——枢密府并不希望人们发现邪祟可以人为制造。

    但夏凡发现,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世上就没有什么自然形成的邪祟。

    高山县的石窟已被秘密封禁,然而邪祟的特性就决定了并不需要那么复杂的设施也能实现相似的效果。

    所谓有因必有果,鬼也好,魔也罢,都离不开人类的行径与活动。

    想要让邪祟禁绝,已不是一招术法或一柄木剑所能实现的事。

    ……

    “五月大人,这是今天的口粮。”山晖蹲下身,将一块干面饼递到公主面前。

    “谢谢你。”五月遥接过面饼,随后举起手,放在山晖的长耳朵上揉了揉。后者随即闭上眼睛,左右摇晃起尾巴来。

    虽然五月遥无法理解「揉耳朵」和「感到舒服」之间的联系,但既然对方喜欢,她还是会尽可能的满足他。

    毕竟躲在这狭窄阴暗的库房里,每一份慰藉都难能可贵。

    “这就是你给公主找来的食物?”守在五月身旁的青面鬼薙青皱眉道,“就算当前局面再艰苦,巫女大人也不能吃这样寒酸的东西啊!”

    “说得简单,要不你去找找看?”山晖白了薙青一眼,“除非把你头顶那根碍事的角给锯掉,不然别说带吃的回来,估计连命都要丢外面了。”

    “蠢狗,我斩你只需要一刀。”薙青冷声道。

    “前提是你能追得上,”山晖耻笑了声,“以你的速度,下辈子再说吧。”

    “你们不要吵了。”五月遥制止了两人争执,“为了抵达这里,吾辈已经牺牲了许多人——而在家乡,还有更多的人命在旦夕。比起他们所受到的苦难,我吃得再差又何妨?”

    说完她将面饼一点点放入嘴中,饼子很干,吃起来有点像锯末,同时还有股馊馊的异味。但即使如此,她也没有吐出来一点。这是山晖冒着生命危险寻得的食物,她不能浪费。

    吃完后,五月遥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我们不能再拖下去了。”

    诸侯起兵叛乱,国内硝烟四起,为了重新联系上大陆之国,他们曾派出过多艘船只,但最终都杳无音信。

    无奈之下,她只得亲自登船跨越重洋,不料遇上妖邪,船只在靠岸前被毁,幸存者仅有十人。

    原以为总算抵达对岸时,没料到这边已成了一片陌生之地。

    原先的王朝不复存在,而他们所在的启国领地也变得凶险万分,不止已有诸侯国的敌人在活动,而且妖会直接遭到枢密府的围捕。他们先后联系过州牧府和京畿府,可送出去的外交文书总是石沉大海,换来的反倒是敌人的暗杀。

    两个多月下来,他们不仅耗尽了所有盘缠,还有六人陆续死去。

    五月遥也感到自己的身体状况每日愈下,东躲西藏导致众人神经高度紧绷,再加上缺衣少食的境遇,再拖下去无异于坐以待毙。

    给于他们一丝希望的,是该国三公主驾临此地的消息。

    如果是启国真正的上位者,或许会记得两边曾经有过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