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四章 重组令部
一本读|WwんW.『yb→du→.co
    “夏兄——!”

    隔着老远魏无双便挥着胳膊喊了起来。

    这是夏凡进入枢密府后,第一个主动和他打招呼的人。

    “你们怎么过来了?”

    “还不是听到了你的消息。”魏无双小跑过来道,“录部那边有人在议论,说看到新从事来了。”

    夏凡点点头,随后望向洛悠儿,“抱歉,你受伤后一直没有去看望过你。”

    “如果你没受伤的话,那肯定是你的错。不过既然你也受了伤,那我们俩扯平了。”小姑娘公正的说道。

    他苦笑了下,“最近枢密府的情况怎样?”

    “很不好。”同乡皱眉道,“最近有许多关于你的议论,而且内容都不大好……”他迟疑了下,最终没有道出那些不大好的内容究竟是什么,“我和洛姑娘也收到了多次暗示和提醒,让我们不要再与你共事。”

    “而你们拒绝了。”夏凡缓声道。

    这点他不用问也清楚——如果两人同意的话,此刻也不会上来和他搭话了。

    洛悠儿脆生生道,“我觉得你没有做错。”

    “我……也这么觉得,”魏无双停顿了一下,“只是我担心接下来夏兄要如何应对。现在你可是其他人的眼中刺了。”

    “不如我们去办公室里详谈?”夏凡扬起嘴角。越是这样,他就越不可能认输。

    “办公室?”

    “嗯,令部大堂从今天起,就是我的办公室了。”

    ……

    回到大堂,夏凡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那张红木桌推倒,拖到台阶下横放,以便三个人都能坐在桌旁。

    他还暗想等以后有空了,这些阶梯迟早都要敲掉——如此好的一间大厅,为了故意做出俯视感,就浪费了这么多空间,简直脑袋有坑。

    “夏兄,这桌子……恐怕很贵。”魏无双吸气道。

    “无妨,我是从事,如今令部的事务都由我负责,何况是一张桌子。”夏凡不以为意的摆摆手。

    接着他取来笔墨,刷的摊开一张纸,在上面写了个大大的“人”字。

    “你问我如何应对,这就是我们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嗯……有理。”洛悠儿装出沉思的模样,“若没有人的话,连打扫都得自己来。”

    “如果只是那么简单就好了。”夏凡笑道,“别忘了令部是干什么的——一旦周边有邪祟事件爆发,令部就得负责除祟。要是按兵不动,邪祟造成了大量伤亡,那就是实实在在的失职。上面问起责来,首当其冲的无疑便是令部从事。”

    “单靠我们三个,恐怕很难顾得过来。”魏无双同意道。

    “不错,越忙就越容易出错,加上对付邪祟本身就有风险,万一线索或情报再出现个失误或漏报,结果对于他们而言恐怕比失职更叫人满意。”

    夏凡望着两人,“我不知道其他县城是否也存在相同的情况,但高山县事发至少能让他们收敛一阵。不过邪祟早晚会出现,不管是意外也好,人为也罢——在那之前,令部必须扩招出一支能够应付相关事件的队伍。”

    “可人从哪里来?枢密府的方士现在都认为你迟早要被赶出去,不太可能违背另外三部从事的意思。”

    “或许我们可以收买?”洛悠儿提议道,“在青山镇时,大师兄说得最多的就是这个。”

    “如果收买有用的话,我倒还有些余钱。”魏无双快速盘算了下,“只是对方也能花更多的钱收买回去,除非王公子在这儿,不然我没多少把握能赢过从事……”

    “对了,王任之呢?”夏凡忽然想起还有这么个人。

    “按王家的说法,他因为邪祟一事受到了惊吓,需要长期休养。”

    告病不出么?夏凡若有所思,这和他在公主那儿听到的消息有些出入——宁婉君和王义安会面时,后者似乎还挺希望次子能在公主前表现一番的。

    莫非是因为自己接任令部从事的消息让他改变了主意?

    不过王任之并不是此事的重点,他将这些想法统统抛开,重归正题道,“我确实需要钱,但不用你来出。另外,我也没打算从府中招人。”

    “不从府中,那从哪儿?”两人不解的问。

    “我曾借过一笔风险投资。”夏凡微微一笑。

    魏无双瞪大了眼睛,“你是说……那些没能通过士考的考生?”

    “可是他们并不能算作方士吧?”洛悠儿也发现了关键问题。

    “确实,淘汰者不会在总府挂名,所以我招的是没有编制的临时工。”

    “临时……工?”

    “当然,也可以称作预备役。”夏凡点点头,“下一次士考在三年后,我可以提前让他们学习术法,熟悉枢密府事务,并且在这三年里,发足酬劳,并且能累积功勋。一旦通过士考,即可跳过新晋阶段,直接担任府内高级职务。”

    “这……可行吗?”魏无双喃喃道。

    如果三年后他仍是令部从事,自然不可行。但三年后他是府丞的话,加上公主的支持,实现这些承诺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我倒担心他们没有经过士考的检验,会不会容易出问题。”洛悠儿小声道。

    应该说,他们没有通过黎的检验。夏凡默默摸了摸额头,“这是我们召集到感气之人的唯一途径。而且除祟难就难在收集信息,只要有人带领,外加做足准备工作,消灭邪祟本身并不是非要六品问道才行。”

    “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

    “对了,”夏凡望向洛悠儿,“你有你师姐的联络方式吗?”

    “师姐的名次肯定是去京畿啦,”洛悠儿一拍手道,“啊,我都忘了要给她写信来着!”

    “顺便帮我也捎带一封吧。”

    “你想让她来帮你?”小姑娘撇嘴道,“不可能的啦。”

    “不试试怎么知道。”夏凡叹气,“还有斐念、方先道也都去了京畿吧,我给他们一人写一封好了。”

    既然主力部队实力欠缺,那么提高领队的水平无疑是一种解决思路。至于人家来不来,那是另一个问题——反正写封信也没啥代价。

    另外夏凡还想到了一个人。

    他的师父,赵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