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两面旗帜
一本读|WwんW.『yb→du→.co
    看书网..la,最快更新天道方程式最新章节!

    “这就是卦盘昭示的风暴……”

    方先道爬上一处房顶,眺望着已陷入混乱的金霞城低声自语道。

    短短一个时辰不到,西城区便已经有数个地方燃起大火,翻滚的浓烟让这座盐城变得更为灰暗了一些。

    随着风声传来的,是受难者的惊呼与尖叫,有家可避的居民紧锁大门,而无家可归的则慌张向东城区逃难。直到此刻,大部分城民都不知道东边的情况有多么严重,只知道金霞城中有匪灾发生。

    而这股混乱丝毫没有减缓的趋势,反倒愈演愈烈,席卷全城已只是时间问题。

    “少爷,千知爬不上。”

    千知挂在屋檐边,两条腿无助的摆动,始终踩不到墙上。

    腿短就不要爬嘛。

    心里这么想着,他还是附身将千知拉上了房顶。

    “这城……失火了吗?”千知学着他的样子单手遮眉,踮脚相望。

    “是有人在放火。而且要不了多久,火便会烧到这里来。”

    “人们为什么在往相反的方向跑?他们不救火么?”

    “凭他们的力量,这火救不了,”方先道顿了顿,“这里没有人能救得了。”

    “枢密府也不行?”

    “枢密府不会出手的,因为这火烧不到他们那里去。”

    “少爷,千知听不明白。”

    “不明白就憋着。”方先道随口回道,其实他也弄不明白,自己到底在观察什么——对于海寇袭城这种大事,卦盘应该能给出清晰的预兆才对。但事实是,卦盘中的水始终呈现出混沌状态,这还是将夏凡撇开后的结果。

    现在他知道混沌代表的是什么了。

    但这对提升自己的方术水平真有任何帮助吗?

    如今金霞城的情况,方先道甚至不用施展术法都能猜到,在州牧率军赶到之前,海寇的劫掠绝不会停止。无论枢密府也好,夏凡也罢,应该早就撤离到了安全的地方。或者说,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这么做——因为阻拦风暴除了容易粉身碎骨以外,不会带来任何好处。

    问题就在于此了。

    为什么他光凭思索就能想到的东西,占卜却始终落后一步?

    “救、救命啊——————!”

    忽然,街道一头传来的求救声打断了方先道的思绪。

    只见十来个人浑身是血的朝这边跑来,而他们身后紧追着三名持刀武士。从滴血的刀尖来看,追击者应该已经斩杀过多人了。

    方先道皱起了眉头。

    占卜者可以提醒,可以暗示,但不应该亲自介入到卦算中。

    无论是什么卦,它都只针对施术者本人,所得到的结果也只对本人有效。这亦是他过去有自信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找到一条最优解的原因。

    可一旦从旁观者变成了卦中人,情况就会变得不一样起来。

    老太太和老太爷教导时都反复提醒过,不要让自己变成卦算的一部分。

    犹豫片刻,方先道转过身,“千知,该走了。”

    然而千知已不见踪影。

    再回过头时,小姑娘已经冲到了人群之中。

    “这家伙!”方先道瞪大了眼睛,不是说活死人都特别木讷吗?怎么自己还没开口,她就自个儿行动了?

    无奈之下,他只得纵身追了上去。

    眨眼之间,千知便已穿过众人,与三名持刀者正面撞在了一起。后者并没有因为来者是一名五六岁的小姑娘而手下留情,举起刀就朝她劈来。

    千知的行动比袭击者更快,她像猫一般跳起,双手在空中便夹住了对方的长刀,接着手掌交错,直接将刀身生生折断。下落之际,则趁势一巴掌拍落在敌人的脑门上。

    此人整个脸顿时塌陷下去,鲜血从耳朵里迸发出来。

    “嘿呀!”另外两人一左一右,朝着刚落地的千知侧背砍去。

    “千知,用术!”方先道大喊道。

    千知双手合十,用稚嫩的声音嚷嚷道,“结冰——术!”

    不是结冰,是霜结!方先道忍不住在心里咆哮道,话说回来,冰字还要拖长音是什么鬼?

    但不管她喊的是什么,一瞬间天性术法已经被引动,她周围的空气急剧降温,刹那间便在背后凝聚出一块厚实的冰晶!

    长刀刷得一声斩入冰内,力道用老,再也不得寸进。

    两人露出了惊惧的神色。

    千知推开冰块,直接踩地弹起,空中便是两脚,正中敌人的颈脖!随着两声清脆的咔嚓声,袭击者脖子扭曲成一个奇怪的形状,一头栽倒在地。

    不愧是活死人……这身手比大多数方士都要强了。方先道心里虽然赞叹不已,但脸上却摆出了严肃的神情,“你为何不听我的指令擅自行动?这会扰乱卦算的条件你知道吗!”

    “千知,擅长救火!”小姑娘举手道。

    “你这只是救一时之火,救不了金霞之火!”

    “千知,擅长分析!”她随即改口说。

    “啥?”方先道一时没反应过来。

    “老太太说,敌人的同伙是敌人。这三人跟之前想偷袭少爷的家伙一个打扮,所以是敌人的同伙,理当消灭之,以除后患。”

    “……”此逻辑竟无懈可击。方先道决定不再跟活死人多费唇舌,“行了,这卦象也没法推算了。我们先出城,以后的行程再——”

    说到这里他忽然顿住,因为身后的长街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听上去人数竟有数百之多!

    这是海寇从后路包抄过来了么?

    方先道一把抓住千知的衣领,拖着她闪进了一处小巷。

    片刻之后,声音源头出现在街道另一端,令他惊讶万分的是,那并非什么海寇,而是排成数列小跑前进的士兵!

    他们没有统一的甲胄,连服装和武器也是五花八门,但方先道清楚那绝不是什么平民百姓。让他做出这一判断的,是来者手中高举的旗帜。

    一面黄底红边,上面绣着宁字图样与凤凰羽翼,代表着皇室公主。

    另一面黑底金纹,正中一个枢字,乃枢密府的官旗。

    这两面旗帜同队伍一道,宛若洪流般朝着浓烟滚滚的东城区涌起。

    同时还不断有人在大声吆喝——

    “金霞城遭敌国入侵,请所有人立刻去西城区郊外避难!不要滞留家中,不要在城中逗留,我们有专人引导护送前往!无须害怕,公主殿下会庇护你们!”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