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章 人形兵器
一本读|WwんW.『yb→du→.co
    队伍停滞的时间似乎过长了一点。

    半刻钟过去,公主依旧没有下达强攻的命令。在等待过程中,士兵们开始交头接耳起来——毕竟按殿下过去的习性,就算敌人看上去再怎么唬人,那也得冲上一两回,试试对方的真实水平才算数。

    直到他们身后走来一架奇特的“怪物”。

    这玩意瞬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怪物的本体由木头构造而成,说像兽吧,它只有两条腿;说像人吧,它除开腿和半截身子外再无它物。而那半截身子也十分稀奇,没手没胳膊的,反倒架着一根长长的铁条。

    但即使如此,也没人笑它有多丑陋。

    特别是当它从士兵身前走过,后者必须用仰视的目光打量它时。一个类似于人形的庞大造物天生就能给人压迫的感觉。

    “东西我送到了,不过你们真打算拿它来作战?”墨云控制机关兽走到宁婉君和夏凡面前,“这只是一架试制品而已。”

    她从后方赶过来的路上,已经大致了解了前线的情况。

    机关兽的初衷确实为战争而设,并且其主要功能不是替代后勤辎重,而是背负火炮伴随军队进行,可以在绝大多数地方将百斤、乃至千斤重的火炮运上山坡等制高点。

    但用它来战斗?

    无论速度与灵敏度都太差了点。

    同时天动仪也不怎么耐震,更别提这架试制品还是木头打造。万一吃上敌人一发实心炮弹,别说机关兽本身了,怕是上面的操控者都要一起变成肉泥。

    当然,墨云也没天真到认为两人要用这个东西冲破地阵,关键核心在于它上部多出的这个铁杆似的玩意——在她刚完成腿部拼接的时候,夏凡就已经拿出了上部构造的示意图,显然正是为了铁杆而准备的。

    可惜这场入侵来得太突然,她并未真正见过铁杆的用途,因此只是提醒公主和夏凡机关兽乃载具,不要对其抱有太高的期待。

    “你知道对付一门火炮的最好方式是什么吗?”夏凡问。

    墨云令机关兽蹲下,轻巧的跳了下来,“我猜你的答案不是方士。”

    “是一门射程更远的火炮。”他接替过对方的位子,将气注入天动仪。

    机关兽颤抖两下,嗞的一声重新站起。

    为了降低制造难度,提高双足机关兽的泛用性,夏凡一开始就考虑到了模块化的可能,即将上半身与行进机构分开,根据实际任务来搭配不同的“躯体”。例如这台试验型机关兽,双腿以上仅有一个炮架,旋转、俯仰都是手摇控制,最大限度节省了天动仪的消耗。

    “火炮?”墨云有些迷糊——工部试铸的青铜火炮都偶尔会炸膛,遑论机关兽上那根长长的铁杆子?不对……它都没有全部密封起来,算哪门子炮啊?

    而夏凡已经操控着机关兽朝街头口走去。

    他心里清楚,别看这台重武器的技术原理和设计概念超出了对面实心铁炮几个位面,但两者仍处于“相互摧毁”的水平,大摇大摆的走出去显然不是个好主意。

    他最大的优势在于射程,以及双腿机甲的灵活性上。

    没错,哪怕它走起来慢慢吞吞,尚不如一个五六岁的孩童,但那也要看比较的对象。相较于敌方依靠固定炮架摆放在地面上的前装炮,这东西完全能称得上神出鬼没了。

    夏凡朝右一转,机关兽轰隆一声,直接撞入了街边的房屋中!

    主要由薄木板拼接而成的墙面根本挡不住这台怪物的巨力,用通俗的话将便是天动仪转速不高,但扭矩极大,只要自身够稳定,这条长街它想去哪儿都行。

    在士兵们目瞪口呆的观望中,夏凡一路迈步向前,将街边的排屋当成了一条新的通道。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因此当他抵达街口当头的屋子里时,敌人压根没有意识到有人正在窥视自己。

    或者说,对方并不在乎。

    两百米的无遮掩距离不存在偷袭的可能。

    夏凡将导轨从窗户口伸了出去,然后将一发新的弹丸放入弹槽中。

    和轨道一样,这枚炮弹也是他让铁匠专门铸造的——自从手里有了钱后,他打造东西的底气大了许多,不仅造型要求越来越复杂,还经常让对方返工重铸,如果不是钱给得多,铁匠恐怕都会以为他是来故意消遣自己的。

    比如他现在所使用的弹丸,除开头部更为尖锐外,尾部还多了一个拱桥型尾翼,在受热膨胀时能更好的抵住轨道,减少电弧的产生。

    就在两边士兵都在屏息等待下一次交锋时,夏凡握住导轨一侧的手柄,用新的符箓发动了流光术!

    耳边顿时响起了刺耳的尖鸣声。

    它甚至盖过了因空气受热而膨胀的炸响!

    弹丸顺着轨道滑出,在出膛时已远远超过了音速——和仍能用肉眼捕捉到的球形铁炮弹不同,当敌人注意到有一扇窗口突然喷出大量火花时,这枚锋锐的弹丸已经越过两百米的空白地带,一头扎入了沙袋矮墙中!

    “噗——!”

    那是一声极为沉闷的声响。

    在北条佐听来,他根本无法把这声音跟危险一词建立起联系,哪怕是自家炮弹落在沙包上,威力都会大打折扣。

    只是他脑海中的意识仍停留在这个部分时,那枚弹丸已经穿透沙包,直扑后方的铁炮而去——剧烈的摩擦令它已经完全变形,高温则将弹体包裹上了一层烈焰!跟着它一同飞出的,还有大量沙粒,它们同样被加热到红炙,吸收的动能已可以轻易贯穿人体。

    接着是宛若铜钟被敲响时的嗡鸣!

    一门火炮瞬间飞了起来,在剧烈的撞击下,它向后连续翻滚数下才落,这个过程移动了大约五六米,而最先被殃及的,显然便是站在火炮四周随时准备开火的炮手。

    位置靠前的直接被高温沙粒打成筛子,靠后的则遭到铁炮迎面撞击,挨着的部位不是这段,就是骨骼粉碎。

    但这还不是全部。

    命中铁炮后,那枚弹丸早已四分五裂,变成了细碎却更加致命的破片。它呈扇形扩散开来,远的甚至飞出去了近百尺!

    而守在铁炮四周的,正是北条佐的长枪部队,他们人数众多,紧密排列,既可以营造出磅礴威严之感,又能第一时间拦住冲过火网的公主卫队。

    面对如此密集的站队,裂开的弹丸瞬间便扫倒了十多人,有的遭穿肠破肚,有的则失去手脚。

    直到此刻,北条佐才将注意力从第一声移到第二声上。

    这个过程几乎也就够眨一下眼睛而已,但等他回过神来时,遭到攻击的一侧阵地已响起了撕心裂肺的惨呼声!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