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一章 破阵
一本读|WwんW.『yb→du→.co
    “我们遭到攻击!”有人大声喊道。

    “报告,没有看到攻击者!”

    “蠢货,在你右前方!”

    “谁来帮帮我——好痛啊!”

    各种各样的声音此起彼伏,加上散落的砂石和翻滚的尘土,一时间令阵地内混乱不堪。

    北条佐转头望向身旁,五十步外的地上仿佛突然“空”了一块,原本还站着的士兵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而那尊本应该指向街口的火炮,此刻已横在粮仓台阶处,并且其下方拖着一道长长的血痕。

    攻击?

    对了,之前他确实有看到从房屋里喷出的火花!

    北条佐感到自己暂时中断的意识又被连接起来——尽管不知道公主用的是什么手段,但偷袭绝对是从那里发起的!

    “二组、三组向西五度,瞄准南一街的房屋!”他拔出武士刀,亲自走到队伍跟前督战。作为跟随总大将参与过多次对邪马攻城战的铁炮奉行,他并非初临阵仗的菜鸟。这些修法者瞧不上的火器,他却了若指掌。北条佐坚信这种武器只要数量足够多,也能成为决定战局的核心力量。他不是感气者,却能和大受宠信的安家之人平起平坐,靠的正是火器。

    有了明确的命令,混乱顿时被压制下去,两组炮兵也随之行动起来。他们推动着沉重的炮架,将其对准刚才冒出火花的房屋,再重新调整角度,固定炮口。

    “两连发,放!”

    引火手随即将烧红的铁钩刺入点火口。

    铁炮猛地喷出了烈焰!

    “第二发准备——”

    边上的人立刻跟上,清理炮膛、填入药包和炮弹,再用木杆塞实。“准备完毕!”

    “放!”

    三十息,这个间隔证明他的部队并未被敌人的偷袭所吓倒,再装填时间依旧维持在训练时的优秀水平!

    北条佐向被轰击的房屋看去——四发炮弹里有三发命中,入射角度各不相同,已经将墙面敲出了一大片裂口。如果里面有公主的部队进驻,此刻都应该被炮弹砸了个血肉模糊。

    然而事实是,夏凡在完成首次射击后便原路退出了排屋。

    等到他换了个地方蹲坑时,敌人才刚刚打完第一轮反击。

    于是他又从另一扇窗户中,将导轨伸了出去。

    弹丸箱就在右侧,夏凡一个人就能完成装填,并且他注意到,有个穿着打扮与其他东升国士卒截然不同的家伙走到了阵地前方。从对方拿着弯刀的架势来看,似乎是个将官。

    于是他将炮口稍稍压低了些,将此人也纳入到命中区内。

    趁着敌人打完第二轮,全员都在翘首观察战果之际,夏凡再次发动了改进后的流光术!

    汹涌的电流顺着手柄一端流入轨道,接着穿过弹丸的尾翼进入另一侧回路,最终导入地下。

    而这一过程中导轨上所产生的巨大电磁力,推动着弹丸不断加速,直至携带着电火花与滚烫的空气脱膛而出!

    敌方阵地中出现了与之前似曾相仿的一幕。

    遗憾的是,这枚弹丸并没有如夏凡所期望的那样直接击中指挥者,而是从它身侧掠过,撞在了另一门铁炮的尾部——哪怕只有两百米的距离,轨道炮的精度也无法达到指哪打哪的程度,显然加工水平严重制约了它应有的实力。

    就在夏凡打算继续换一个位子,充分发挥机关兽的灵活性时,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突然炸响,连房屋都跟着颤抖起来。

    他转过身,迎面而来的便是一股灼热的狂风。

    只见远处的敌方阵地中升起了一个红黑相间的火球,凶猛的爆炸风将周边所有障碍都掀翻出去,包括人也在其中!火球很快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滚滚浓烟,不一会儿便越过了粮仓的顶端,宛若一朵绽开的蘑菇。

    这是……火药殉爆了?

    夏凡立刻意识到,刚才的弹丸在机缘巧合之下,有一块分裂的碎片撞入了敌人的弹药之中——电流和撞击带来的高温犹在,只要和易燃物接触,便能瞬间燃烧起来。

    也就在这时,公主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按照约定,夏凡会进行三到四次射击,具体次数取决于轨道的烧蚀程度和他体内气的余量,理想情况下能摧毁两处阵地,为军队至少开辟出一条安全通道。

    但宁婉君显然没有刻板的等待通知,当她看到敌方阵地突然炸开的一刻,便下达了冲锋的指令。

    “所有人,跟我来!”

    在号角的呜呜长鸣中,公主率先冲出街巷,朝浓烟翻滚的粮仓冲去。

    大军进入空地后几乎没有遇到任何像样的抵抗,就这么直接涌进了东升国的阵地。此刻他们才惊讶的发现,自己所要面对的对手大部分已经失去了反击能力,不少人双耳流血的跪倒在地,或是直接口吐血沫,仿佛身体受到重创一般。

    即使还有人能拔剑和他们战斗,脚步也是东倒西歪,连站都很难站稳。大家自然是不会放过这样抢功劳的好机会,干净利落的将对方挨个砍翻。

    宁婉君在烟熏火燎的阵地中横穿数次,竟一个能与之对上一招的敌人都没找到。

    而远处的运粮队更是见势不妙,直接掉头朝城北跑去。

    ……

    街巷中,目睹这一切的墨云呆若木鸡。

    在她的想象中,公主殿下应该是弱势的一方——她为了报这血海深仇,忍辱负重多年,好不容易攒下了一支能够保护自己的力量。接下来她要小心周旋于各州势力之间,启国王室更是她碰都不敢碰触的庞然巨物,一不小心便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作为公主殿下为数不多的朋友,她则明知风险巨大,依旧甘愿为其赴险,相伴左右。如果公主能成大事,那自然最好,如果失败,她也想做陪伴对方到最后的那一人。

    但现在的情况似乎和她预想的有点不太一样。

    别说东升海寇了,就算是启国大军在此,只要多来上十几门这样的“火炮”,结果也不会有什么不同吧?

    所以分封到金霞城、至今仍未掌控整座城市的广平公主,实际上已经隐然成为了另一个庞然巨物?

    这……实在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不过在惊愕之余,浮现在墨云心底的还有狂喜。

    不管那杆炮是如何作用的,都得架在自己制作的机关兽上面——等到这东西真正出现在启国的战场上,她的发明岂不是会立刻传遍四海,人尽皆知?

    届时不知道那些墨家的顽固派又会作何感想?

    墨云从不喜欢俯首帖耳,唯唯诺诺,把所有受到的不公和苦楚都吞进肚子里,要不然她也不会愤然离开墨家。

    她喜欢以直报怨。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