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三章 危机警告
一本读|WwんW.『yb→du→.co
    绕着北城区跑完一圈,甩开一路追击的东升国武士后,山晖总算找到了和黎汇合的机会。

    “好像……还挺顺利的。”他气喘吁吁道,“我原以为他们会因为通知消息的是妖而守在家中不出,看来是我多虑了。”

    “确实。”黎亦有些意外,她深知这伙人对妖的成见有多大,本着尽人事、听天命的想法,尽可能将封锁暂时解除的消息告诉每一个人,这便是她所能做到的事。至于最后有多少人会听从她的引导,那已非她所能顾及。

    但从实际情况来看,北城区的居民似乎只迟疑了很短的时间,便开始像流水一般向西边涌动,按此估计,大部分百姓都能在入侵者重新实施封锁之前回到公主控制的区域。

    不止如此,两人还注意到几个街口在他们赶到之前就已经被人清理过,负责看守的敌人不是失去踪影,就是横死在街边,仿佛冥冥之中有人出手相助一般。

    “既然这边的事已了,我们去东边看看夏凡需不需要其他帮助吧。”

    就在黎和山晖准备撤退之际,一个声音忽然从前方的小巷中传出。

    “二位,请留步。”

    两人不由得一惊,顿时摆出了迎敌姿态。

    “放心,我不是二位的敌人。”

    一名拿着折扇的男子身影缓缓出现在巷口,他身边还跟着一个矮矮的小姑娘,“在下——”

    “方先道?”黎讶异道。

    方先道也同样露出了惊讶之色,“你认识我?”

    “不认识。只是在青山镇有远远看过一眼罢了。”狐妖耸耸肩。

    “青山镇?原来如此——在那个时候,你就在暗中帮助夏凡了。”方先道恍然,“所以他才能改变洛轻轻的主意,将一场注定要淘汰大多数人的考试变成庸才的狂欢。”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黎眼角的余光忽然瞟到山晖正不停的向她使眼色。

    他似乎在提醒自己往上看……

    狐妖突然想起,自己摘下头巾后,似乎就一直没有再戴上。

    她伸手一摸,果然两只耳朵都竖在外面。

    “不必担心这个,我之前就看到你们的真身了。”方先道不以为意道,“如果是害人之妖,我说不定还会动手除之,但你们显然不是。作为一名善于洞悉世俗黑白的智者,从来不应该以出身作为判断的依据。”

    “千知,善于洞悉!”小姑娘嚷道。

    “哦?没想到方士之中也有你这样的异类。”黎挑了挑眉,“那么你是收到了夏凡的邀请信,特意赶来金霞帮忙的?”

    “咳、咳——什么邀请信,我可没说自己要帮他!”方先道用扇子遮住脸,同时小声嘀咕了句,“怎么她连这种小事都知道?”

    狐妖和天狗几乎不约而同的抖了抖耳朵。

    两人作为妖的唯一共同点,便是听力都极其敏锐。

    “夏凡现在正在与东升国作战,需要我为你引荐吗?”

    “都说了我不是应他邀请而来!”方先道强调道,“这一切皆是卦象的指引——而我,只是一个旁观之人。”

    “我懂。占卜者不可亲入卦中,否则容易遭到天谴。”黎淡淡道。

    “原来你也懂卦算之术?”

    “师父教过一二。”

    “将方术传授于妖么……大概是哪位散门修士吧。”方先道略有些遗憾道,“可惜,精于此术的人少之又少,如果你出自名门,说不定我们可以好好探讨一番。比如我的师父,虽不在枢密府供职,却有着不逊于镇守的水平……”

    “哦,我的师父,相当于青剑。”

    “啥——”方先道差点没被呛到,“青、青剑?”

    “但我并没有深究这门方术。因为师父说过,想要在无限可能中寻得命运唯一的方向,本就是一种奢望。除非占卜者能对结果守口如瓶,不闻不问,否则简简单单一句提示,甚至是远远看上一眼,都会引起事物的变化,成为卦中的一个因素。”黎摊开手,“为看守一个秘密、一种可能沉默的度过一生,这样的术法学来何用?”

    方先道张了张嘴,“你师父的说法……未免太片面了……”

    “也许。不过你这已经不是提示和观望的程度了吧?东北边街口的东升武士,是你帮忙解决的?”

    “是千知干的!不管少爷的事!”小姑娘挺身而出道。

    “还有引导人们出逃,也是你出的手吧?帮了我们大忙,这点我必须得说一声感谢。都做到了一步,你似乎并未遵守自己所说的规则,啊。”

    “少爷,别人做的事情,千知也要认下来吗?”千知扬起脑袋。

    “你先闭嘴!”方先道清清喉咙,强行扭转话题道,“引导什么的跟我无关,至于那些袭击者,我只是自卫反击而已,何况这都是细枝末节的小事!我之所以在这儿见你们,是想让二位为公主殿下……或者为夏凡带去一个口讯。”

    “你卦算的预测?”黎问道。

    “不错,卦盘中的水象有着我从未见过的昏黑与粘稠,这意味着金霞城中将有灾难发生。”方先道收拢折扇,沉声说道,“我虽然不知道它具体代指什么,但这种程度的示警绝不是像你我这样的感气者能够应对的。所以我的建议是,今天入夜之前离开金霞城,走得越远越好。”

    “千知,擅长警告!”小姑娘附和道。

    黎沉默片刻,“我想,这应该不是你来金霞后的第一次占卜吧?”

    “当然。为何问这个?”

    “那么你有算到夏凡和公主会在地方军赶到来之前,先行一步入城与东升国敌人正面对抗么?”

    “……”方先道一时语塞。卦算无法预估夏凡的行动,因此他占卜时特意撇开夏凡这一因素,仅仅针对金霞城的变化状况来进行施术。可即使如此,他依旧没能从浑浊的卦盘中提前找到线索。最后目睹答案的,是自己的双眼。

    难道正因为他从未考虑过那一种可能,才间接影响到了卦算的结果?

    “既然你不打算去见夏凡,那就容我告辞了。”黎礼貌的拱拱手,“不过见过你之后,我现在觉得这占卜或许也不是毫无用处。”

    方先道意外的抬头看了她一眼。

    “它至少可以帮助我们预知危险,然后有所防备的去干预结果。”黎缓缓说道,“哪怕代价是卷入其中。”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