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五章 「刑台」
一本读|WwんW.『yb→du→.co
    竟然不挡不避?

    这是对自己太有自信了么?被明神术附体后,哪怕敌人身披铠甲,也承受不住这劈山倒海的一击。

    文行远转头盯上了王庆之。

    或许知道这消息的已不止他们两人,但有机会的话还是一并解决了的好。

    他上前两步,正打算一掌拍碎王家长子的脑门时,自己突然又回到了最初站立的地方。

    怎么回事?

    文行远愣了愣,他发现不光是自己,连面具男也没有移动过。

    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便是对方手中多了一本漆黑的书。

    一股极其强烈的不安冲上文行远的脑海。

    他放弃了先进后退的打算,决定现在就撤!

    不过等冒出这个意识时,他的手脚都已无法动弹——不知何时,他的身后多出了一道冒着黑气的门框,上面垂下数条铁链,将他四肢完全扣住,并锁死在门框两侧。

    “你……做了什么!?”文行远惊愕道。

    “现在枢密府的方士在和修法者战斗时,都不事先预防坎术的么?”面具男的语气里颇有些意兴阑珊,“我不过是稍加引诱,就让你失了心神,换做百年前的那场大战,你恐怕活不过一个回合吧。”

    自己……中了幻术?

    怎么会,他分明没有看到对方施法!

    “不过我也能理解。安逸之所消磨意志,温柔之乡使人沉沦,你的心性大概已经腐朽不堪了。”面具男翻动书页,随后在上面轻轻一点。

    周围的环境瞬间变了个模样!

    王家阁楼的四壁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血红的荒漠——天空中黯淡无光,不见日月星辰,而在沙丘上飘荡的,尽是一张张人脸。

    这是什么术?

    文行远感到浑身的疙瘩都冒了出来!

    他从没见过术法能做到这个地步!

    不对,自己依旧处于坎术的影响下。冷静,不要中了敌人的诡计!文行远默念几遍后冲着对方大声吼道,“不,这也是幻觉的一部分,你吓不到老夫!”

    “你会这么认为也正常。”面具男缓声道,“但事实是,你正处于虚实之间中,在外人看来,你确实像中了坎术,但是在这儿,术法对你造成的任何伤害,都是实实在在的。”

    随着他的讲述,门框上垂落下一个面罩,将文行远的脑袋笼罩其中。其中一侧带有细小的倒刺,并稳稳刺入肌肤,扣住了后者的脸颊。

    文行远感到脸部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他忍不住吼出声来——哪有坎术在造成剧痛后还不会解除的?这一认知完全颠覆了他多年的术法常识!

    “邪术,这是邪术!你究竟从哪里学来的?”

    “不理解便谓之于邪,又怎么能在今后的剧变中存活?这世间无法理解的事情,多得超乎你的想象啊……”

    “呼、呼……”文行远喘着粗气,“我阅尽枢密府的秘典,都没见过这样的术法,不是邪术又是什么?”

    “那不过是因为此术本就不在五行八卦之间。在过去,修法者习惯将其称为,用以跟区分,但我……更喜欢叫它。”

    “天……道术?”文行远艰难的重复道。

    “不错,来自天道,为天之赏赐。”面具男合上书本,悠悠说道,“只有极少数受上天青睐者,才能见到并习得此术。比如我现在施展的,正是安家世代相传下来的天道术:刑台。”

    “在刑台上,你不会立刻死去,而是会受尽苦难,好让怨气凝聚不散。看到你眼前的面罩了么?睁大眼睛,千万别眨眼。只要你不去看它,哪怕是稍稍的闭一下眼,它都会掀起一点,直至彻底展开成两瓣。”

    “到那时,你应该能猜到会发生什么。”面具男望向荒野中飘荡的人脸,“你也会成为其中的一个。”

    “混账,快放开老夫!你怎么敢如此对待一位五品试锋?枢密府不会放过你的!”

    “正因为是试锋,才值得我如此大费周章。你所经受的这一切并非毫无意义,上品方士的气通常更为浓郁,借此孕育出来的符箓效果也会更好。”他转身拉开一扇无形之门,对面赫然连接着此前所待的阁楼,“那么……再见了。”

    “不,你快停住!听到没,给老夫停住!”

    “老夫……我愿意为东升国效力!”

    “求求你了,别走!”

    在他的哀嚎声中,那扇门悄然合上,与猩红的荒漠融为一体。

    ……

    片刻之后,一张幽紫色的符箓凭空出现,缓缓飘落在地。

    面具男将其捡起,符箓顿时发出强烈的荧光来。

    他不慌不忙的用指套刺破手掌,把血液涂在符箓四角,荧光陡然暗淡下来,变得内敛而稳定。

    这时他才将符箓收入怀中。

    王庆之咽了口唾沫,“从事大人……怎么样了?”

    “他死了,”面具男摇摇头,“这副躯壳找个地方烧了吧。”

    “是。”

    王庆之低下头来,心中满是惊惧之情。

    他惧怕的当然不是学部从事的死,为了保全王家,连公主都在他的算计之内,何况多搭上一个枢密府高官?

    他怕的是对方的手段。

    五品试锋是什么概念?像文行远这样的人若是想杀他,几乎可以称得上不费吹灰之力。但哪怕强如试锋,在面具男面前竟毫无反抗的余地!他甚至没瞧见文行远有太多反应,仅仅施展了一个术便呆立原地,直到最后抽搐着倒下,都没有再移动过一步。

    这就是修法者之间的博弈!

    他渐渐有些理解父亲的想法了。

    面对这种无法理解的力量,任何人都会心生恐惧。

    “您……满意了么?”对上此人,王庆之已经用上了敬语。

    “这张符确实能成为不错的引子,可惜它对付的本应该是更棘手的敌人。”面具男轻叹口气,“烽火被提前点燃、公主暗藏军队、金霞城的西墙和南墙仍未落入我方手中,我猜本部的那些家伙应该已经开始举棋不定、相互推诿责任了。到头来没有安家的帮助,他们终是一事无成。连区区一个金霞城,都不能做到速战速决。”

    “使者……大人?”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越线,对方也收回了话题,“放心,我答应过你的事必不会失言。待明日时辰一到,这场战争就该结束了——而金霞城也会迎来它旧日的主人。”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