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九章 血战开幕
一本读|WwんW.『yb→du→.co
    ……

    当宁婉君带队穿过两条长街,来到城区中部时,敌人的第四道防线出现在她的面前。

    比起前三次挤在街巷里的阻击战,这回对手选择的迎击地点是一块平坦的堆场——从此处越往北民房就越稀疏,平时基本都是帮派与脚夫的聚集地。可以说,一旦突破此处,他们便可直达北城墙下。

    “殿下,婢子觉得有些奇怪,”秋月忍不住靠近公主身边,“这帮人到底在抵抗什么?金霞城又不是他们的领地,有必要层层设防吗?”

    “你也看出来了?”宁婉君不动声色道。

    “他们明明可以直接退守北墙,利用火炮和高墙来消耗我们的力量。”秋月低声回道,“虽然一路顽抗会让我们有所损失,但他们分明损失得更多啊。您的部队消耗不起,对他们而言应该更是如此才对。把人都填到巷战中,又靠什么去抵挡迟早会杀到的申州军?”

    “或许……敌人想拖延时间,不希望我们那么快威胁到北城墙。”

    “拖延时间?他们想做什么?”

    “我哪知道,不过敌人想做的,就是我们应该尽力阻止的。”宁婉君环顾堆场一周,目光停留在了西边的一座钟楼上——这也是堆场附近唯一的制高点,上面巨大的铜钟平时用来提醒搬运工有货船停靠码头。“你想办法到钟楼上去,盯住敌军中有威胁的武将和感气者,不要让他们太过自在。”

    “交给婢子吧。”秋月立刻只身朝钟楼靠去。

    随后宁婉君端起长枪,大声喝道:“传我命令,各队注意,准备听号冲锋!”

    “是!殿下有令,各队注意,准备冲锋!”

    “各队注意,准备冲锋!”

    命令很快一层层传开,新的一轮鏖战即将开始。

    就在这时,东升国士兵却纷纷后退两步,并朝左右缩紧,令一字排开的阵线中央出现了一条“通道”。

    一名带着面具的男子缓缓走出阵列,来到两军之间。

    宁婉君又把枪放了下去。

    “在下东升国诡术奉行安佑郎,”对方拱手行了一个启国礼,“请问哪位是广平公主殿下?”

    宁婉君上前两步,“怎么,你是来投降的么?”

    “自然不是。在下只是想见识一下,能让我军步步受阻的公主究竟是何等人物。”自称安佑郎的男子微微一笑,“如今得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如果能嫁入安家,必是我家男儿的福气。”

    “放肆!”

    “我呸,你算什么玩意!”

    “哪来的贱胚!”

    “滚回海岛喝你家老母的尿去吧!”

    一时间军阵中爆发出了滔天怒骂,各种粗痞之语接连不绝——在这些官兵眼中,公主殿下既是尊贵的皇室,也是他们敬仰的主将,此人竟敢让公主屈尊下嫁,其性质跟赤裸裸的侮辱没有任何区别。

    “贱胚?”安佑郎不为所动道,“安家家世可追溯至数百年之前,哪怕在永朝最兴盛的那个年代,这个名号也是天下修法者趋之若鹜的对象。而如今你们启国所谓的六大世家,与安家相比不过是乡野村夫罢了。”

    “那么永朝现在呢?”宁婉君扬起眉角,“安家现在呢?”

    安佑郎略有些意外的看向她,没有接话。

    “因为现在一无所有,才只能吹嘘过去。在我眼里,安家不过是一个抛弃了它侍奉的王朝,逃到大海另一端去乞求外族庇护的卑劣者。即使百年之后终要复仇,也不敢单独面对,依旧要借助外族之手,你觉得这种世家的男子,我会看得上吗?”

    “……”安佑郎沉默片刻才开口道,“有趣,我现在还真有点想得到你了。”

    “这就是你的遗言?”宁婉君举起长枪。

    “安家有一种秘术,可以把人制成傀儡。受术者会保留意识,记下眼睛所看到的一切,甚至是身体的种种感受……却唯独无法掌控自己的行动。”安佑郎低下头,摘下自己的面罩,“我很好奇,殿下,当你成为这样的傀儡,经过岁月的磨砺后,是否还能像此时此刻一样硬气。”

    当他再次抬起头来时,所有人都注意到他的另一边脸颊竟空无一物!

    不对,宁婉君心中一紧,那半边并不是什么都没有,而是被一团蠕动的黑雾所取代!

    凝视着那团黑雾,她竟感到了一股生理上的厌恶与抵触。

    那绝不是生者该有的东西。

    此种感觉就像是在面对渊鬼、血鸦一般!

    但只要对方还有实体,她的长枪就能杀之!

    宁婉君猛地前挥枪杆,“冲锋——随我杀敌!”

    “呜——————————————”

    尖锐的号角声同时响起。

    “杀——!”

    伴随着众口一词的吼声,公主的部队率先发起了进攻。

    而爬上钟楼的秋月也伺机射出了自己静候已久的一箭!

    弓弦回弹的声音完美被喊杀声掩盖,这全力射出的一箭如流星赶月直朝安佑郎颈脖飞去。以她多年的经验来看,只要松手的那一刻敌人没有察觉,就不可能靠后续的反应躲开。

    但令秋月不敢置信的是,对方直接空手单握,就将这支满弦射出的箭矢生生抓了下来!

    “时辰……到了。”

    安佑郎扔下仍在震颤的箭矢,从胸前摸出一张符箓,接着抛向空中。

    “仙术,大荒。”

    刹那间,空气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引动了。

    只见符箓化作一道紫光,直刺灰蒙蒙的天穹,原本还能见光的天空陡然暗了下来,仿佛被一张徐徐展开的幕布所遮盖,转眼之间从白天变成了黑夜!

    万物的幽影似乎活了过来,它们在大地上快速移动,汇聚成型,随后一个个古怪的人影从地下缓缓爬出,周边的泥土和砂石构成了它们粗糙扭曲的身体。

    “啊————!”

    安佑郎身后忽然响起了惨叫声。

    这些“魅”并没有一昧朝公主那边扑去,一部分甚至反过来缠绕住了东升国的士兵。

    “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邪祟过来了,您快控制住它们啊!”

    “控制?魅又没有神志,我怎么可能管得了它们。”安佑郎露出讥讽的神情,“这场大荒煞夜原本是为申州军准备的,可惜你们的进展实在太令人失望,也只有由我出手来收拾残局了。”

    “去战斗吧,去和敌人拼死相搏——在邪祟缠上你们之前将对方消灭干净,这是各位唯一的活路!”他望向杀气腾腾冲过来的宁婉君,放声说道,“而公主殿下您,将作为我重返故土后的第一件藏品。”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