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二章 化魔
一本读|WwんW.『yb→du→.co
    夏凡等待许久才等来这一空档。

    当煞夜降临时,也是他用震术率先点燃一栋房屋,稳住了公主军队的侧翼。

    但他并没有贸然加入到乱战之中。

    只要煞夜还在,魅就很难被除尽——他已然意识到,安佑郎才是天变的源头,而藏在金霞城地底的那些尸骸,恐怕也是安家提前筹备的施术材料。正因为他们凑巧销毁了这批尸骸,才让对方拖到现在这一刻动手。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金霞城中没有施术的引子。

    两支军队厮杀一整天的死伤者,都为此术提供了天然的凝聚之气。

    若想终止煞夜,消灭源头或许是唯一的方法。

    夏凡深知这门炮的精度是什么水准,想要用它来精准狙杀一个人形目标,除非离得够近,否则就是在抛硬币。

    于是他离开街角,背光而行,一点点向堆场中央靠拢。

    突然更替的夜幕虽然带来了混乱,也为夏凡提供了难得的掩护——甚至由于机关兽的身影和常人有巨大差异,东升国士兵都会主动避开这一行走的怪兽,大概是下意识把它当成了一种畸形的魅。

    令夏凡感到惊讶的是,公主仿佛和他心有灵犀一般,竟一边打一边调整自身位置,而移动的方向也正好是他一开始藏身的街巷!

    待双方的距离拉近到五十步之内,他才将手搭在传导杆上。

    可即使如此,他也找不到合适的出手机会。

    两人的交手全在电光火石之间,每一次相碰都会发出隆隆闷响,那根本不是寻常人水平的较量,想靠手摇式的炮台锁定目标无异于痴人说梦。

    直到宁婉君生生吃下对方的直刺,同时将长枪贯入其胸膛。

    两人一时间形成了顶角之势。

    不会有比这再好的机会了。

    夏凡几乎瞬间做出了判断,稍稍侧移轨道,朝安佑郎发动了震术!

    这个角度可以保证有大概刮擦到目标,即使出现偏离,也不至于误伤公主。

    而结果也落在了他的预想范围内。

    仅仅是剐蹭而过,弹丸的动能就已将安佑郎的整个后腰撕碎,前半截身子则直接被掀飞出去!

    “殿下!”秋月脸上的心疼和担忧已经肉眼可辨,宁婉君倒下的那一刻,她已经拔腿朝公主跑去。

    夏凡也从另一边赶往交战点。

    不过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检查公主的伤势,而是寻找安佑郎那具断开的上半身。

    “宁婉君她怎么样?”

    “殿下伤得……很重……”秋月罕见的没有纠正他直呼其名的失礼叫法。

    “重……你个头。”宁婉君没好气的抬起手,想要敲侍女一记手刀,却因为伤口的刺痛而半途作罢,“这些外伤只是看着多罢了……休养十几天就能痊愈。那家伙呢?”

    “我也在找。”夏凡的语气有些凝重,他赶过来的主要目的便是补刀,可那具躯体跌入夜幕之中后居然一时没了踪影。这种程度的伤势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致命的,但安家却让他不敢掉以轻心——特别是对方半边脸被黑雾取代,并且还能像血鸦那样快速恢复伤势。

    “他腿都在这儿,能跑到哪里去——”秋月说到一半忽然愣住。

    只见安佑郎瘫倒在地的下半身竟然正在消失。

    夏凡也注意到了这一诡异的景象。

    不对,不是消失——而是失去支撑的血肉正化作一缕缕黑气,朝着天空汇聚而去。

    “不会吧……”夏凡喃喃的抬起头,循着这股隐约可见的气息,他在半空中找到了一直在寻找的答案。

    对方的那半截身体已漂浮在堆场上方!

    并且不止是安佑郎自己的身躯,连那些扭曲的魅也一同化作黑气,不断向他聚集。短短数息时间,他的身影就膨胀了十几倍!

    “带着宁婉君离开这儿!”夏凡冲着秋月大吼一声,接着掏出铜丝坠,直朝黑影下方冲去!

    双方的垂直距离不过三十来米,他大致估摸了下方位后,对准安佑郎的下方抛出了铜丝坠。

    “震术归申,雷鸣!”

    漆黑的夜空顿时被一道电光撕裂,闪耀的雷霆直落而下,擦中了敌人的半边身子。

    与黑雾接触的瞬间,电光爆出的火花映亮了堆场上空!

    安佑郎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他伸手指向夏凡,一道黑影骤然朝他射来——

    夏凡不得不连退数步,避开这莫名的黑影。

    那居然不是什么虚像,而是实实在在的实物,它落地的瞬间竟将堆场地面撞出了一个小坑!

    等到尘埃落下,坑中爬出了一只蠕动的魅。

    趁着它还未活动开来之前,夏凡果断用一记流光术将其劈成碎块。

    但这短短的一来回时间内,安佑郎已经变成了另一副样子。他的体型仍在膨胀,以至于手臂和脑袋都已失去了原有的轮廓,化作了黑雾的一部分。其整体高度还在上升,差不多到了离地面二三十米的位置。

    “这家伙还是人吗……”

    “方术……居然能做到这个地步?”

    目睹此幕的将士们忍不住喃喃道。

    “没想到我竟会有这样的一天——”安佑郎略有些失落的道,他此刻的声音浑浊而模糊,仿佛从天穹之上传来,“不过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修法者才能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领域。就让你们见识下安家花费近百年研究出的术法,好好感受这气与积结合的力量吧。毕竟——这是你们生前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

    当这句话说出,他涨大的身躯顿时有了新变化。

    那团黑雾不再一味膨胀,而是向内收缩,上半部分凝聚成了一个半球体,下半部分则化作棱锥状,末端还拖着一截长达近十米的四面体尾巴。相比庞大的主体部分,这根尾巴要纤细得多,用针来形容也不为过。

    夏凡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曾在青山镇的大荒煞夜中见过魔——那十分符合他对邪祟的认知:丑陋、扭曲、可怖。如果说六足移动绞架是魔该有的样子,那这只敌人所化之魔则完全是另一个极端。

    无论上方的球体还是下方的椎体,都平滑规整,宛若金属加工出来一半。整体浑然而成,没有任何多余的分叉。在堆场熊熊火光的映照下,能看到它漫反射的平整表面,以及棱线处折射出来的幽幽冷光。

    这种与时代格格不入的形态反而赋予了它一种莫名的阴森感。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