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四章 破局的方法
一本读|WwんW.『yb→du→.co
    夏凡哑然。

    感情这算卦还得因人而异的。

    亏他刚才还对占卜结果报上了那么一丁点期待。

    “少爷的卜算术是很厉害的。”小姑娘忽然开口道,“老太爷说过,占卜本身是窥探天道,是要付出代价的。代价越大,术法也越强。少爷已经付出过很大的代价了。”

    “有吗?”

    小姑娘认真的点点头,“他除了卜算术外,再也没有其他擅长之事了。不像千知,唯独不擅长占卜。”

    “谁说我别的都不会了?你给我闭嘴!”方先道瞪眼道。

    千知嘟嘴,“老太爷还说,骗人是要被雷劈的。骗自己也一样。”

    “这句话本身就是在骗人!你信谁不好,信老太爷——”

    轰隆!

    随着一声炸响,方先道猛地闭上了嘴。

    夏凡有那么瞬间以为是震术,但很快意识到,这是自然天雷。

    他抬起头,只见漆黑的天空中有幽光在闪烁,宛如蔽日乌云里时隐时现的灯芯。

    雷鸣声接连不断,而刮过北城区的海风也更猛烈了些。

    就在这时,夏凡忽然觉得鼻子一凉。

    他伸手摸了摸,触感微湿。

    转瞬间,周围便传来了细小的沙沙声。

    “啊……下雨啦。”千知张手道。

    没错,这是雨。

    他迎来了入秋以来的第一场降雨。

    不一会儿,细雨便成了倾盆暴雨,石板路面泛起了一层水雾,无数道娟娟细流汇聚在一起,朝着堆场方向涌去。

    这无疑是最坏的情况,哪怕是点燃整栋平房,大火在如此雨势面前也撑不了多久。除非躲入室内,再用火把封锁门窗等入口。然而寻常的房屋根本经受不住魔的远程打击,就地隐藏不过是坐以待毙的选择。

    “夏大人,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照看公主的亲卫露出了焦急的神色,“只有城墙才能抵挡住敌人的攻击!”

    夏凡点点头,正准备应下时,突然注意到落向千知的雨水都凝结成了霜。

    “这是……天性术法?”

    “哦?你连这个都知道?”方先道遮着头道,“霜结术是将空气中的水凝结成冰,现在水分太多,她很容易就能引发术的效果。”

    “千知,擅长结冰!”千知双手叉腰。

    “这分明是你对气的控制能力不够炉火纯青!其他活死人怎么不会?”

    活死人?不是在模仿僵尸么,无论语气也好,造型也罢……夏凡挑挑眉,特别是她脑袋两边还各贴着一条咒符,活像两条装饰用的发带。不过现在不是计较小姑娘称谓的时候,“那她在雨天全力施术时,能制造多大的冰块?”

    “没人试过,不过应该能填平一条街道吧。”方先道颇有些不解,“你问这个干什么,冰块越大越难清理,大到一定程度就成麻烦事了。”

    夏凡索性直接望向千知,“你能控制冰块的形状吧?”

    小姑娘昂起头,“当然,结冰是千知最拿手的事情,结出个自己都没问题!”

    说话间,一个冰晶构成的小姑娘拔地而起,矗立在她的身边。虽然头发等细节丢失很多,但轮廓还真是一模一样。

    夏凡伸手捏了捏,“冰雕”表面光滑而坚硬。

    “水么……”他沉吟片刻,对亲卫说道,“你们带着公主先前往西墙。”

    “那夏大人您呢?”

    “我会在这里拖延魔的前进。”

    “这万万不可!”亲卫连忙道,“公主殿下十分看重您,宁可我们留下来,也不能让您来断后。”

    “这不是重不重要的问题,而是能不能的问题。你觉得纵使留下再多人,能挡住这只魔吗?”

    亲卫顿时被问住了。

    “北城区到西城墙的路不算远,但也绝对不算近,失去了光照,再被邪祟缠住,这一路上你们打算为撤离付出多少代价?”夏凡用强硬的语气说道,“而且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把握,你听到公主之前的交代了吧?这里交给我来处置!”

    亲卫犹豫了下,最后点头道,“是!我明白了。”

    见周围的士兵开始往西撤退,方先道也转身跟上,“千知,那我们也——”

    “停住。”夏凡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你得帮我阻击敌人。”

    “想都别想,”方先道果断拒绝道,“卦算者从来不亲身介入自己的占卜结果之中,我是旁观者,不是——”

    “你难道就不想知道,这个破局之法究竟是如何生效的吗?”

    方先道一愣,“你已经想到方法了?”

    “大概。如果你就这么一走了之,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一卦背后的意义。”夏凡盯着他,“其实你也很想知道,对吧?除了那唯一的昭示外,卦盘中的其他水象代表着什么。”

    这句话正中方先道的命门!

    与事实相互印证,从而强化自己的思想与认知,本就是提高方术水平最有效的途径。如果得不到任何反馈,即使他再近距离观望风暴更多次,也只能是徒增不惑罢了。

    “你……想让我怎么帮?”

    “把这位小姑娘借给我。”夏凡望向千知道。

    ……

    魔已经越过堆场边缘,进入到一片狼藉的街道中。

    逃吧,快逃吧。安佑郎借助着魔的视角,从高空俯瞰北城区仓皇逃窜的人们。这些人影在他看来,就如同渺小的蚂蚁,生死全部在于自己的掌控之下。无论怎么逃,蚂蚁终究是蚂蚁,等到他们靠近城墙边缘,便会绝望的发现金霞城已经被仙术大荒封禁,这座城池将是他们无法逃离的牢笼。

    他有大把的时间将其斩尽杀绝。

    可惜,此术终究不够完整。

    安佑郎已能感到自己的意识部分正不断消失,属于魔的那部分越来越强,这也是煞夜化魔的代价,只能作为最后的底牌来使用,在敌人自以为大获全胜时,给予他们最深刻的教训。

    广个告,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这教训,便是死。

    虽有些遗憾,但随着强大力量的不断冲击,这股遗憾已经所剩无几。与混沌结合的修法者才能立于天地之间,轻松屠戮任何胆敢反抗者。传说中的仙人或神明,大抵也就是这种感受了吧。

    怪不得该术不可随意施展,一旦经历过如此超越常理的体验,就不可能再甘心于平凡了。

    至于意识被混沌完全吞并后会怎样,安佑郎不想去思索,或者说已无力去思索。他此刻只想将所有生者一一碾碎,就好比平时碾死蚂蚁那般。

    还燃着的火光已所剩无几。

    魔准备好了新一轮投放。

    就在这瓢泼大雨中,下方的景象忽然有了变化。

    一只狐妖带着一个略有些面熟的男子穿过街道,快速奔入了堆场。

    安佑郎依稀记得,正是此人将自己的身躯打得粉碎,还试图用震术消灭化魔中的自己。

    翻涌的杀意顿时填满了他所剩无几的脑海。

    他停止前进,数十道黑雾顿时朝着折返而来的狐妖射去!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