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九章 申州军
一本读|WwんW.『yb→du→.co
    宁婉君若有所思,“即便我们不知道王任之在哪。”

    “没错,不知道反而能令王义安放心。我们可以让死囚顶替成王任之,条件就是王义安的认罪。”

    主犯归案,实际上金霞城又未被侵占,这件事的受重视程度无疑会小上很多。

    至少兵部是没有借口插足其中了。

    “不错,”宁婉君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不管你有没有相关经验,来问问你的看法总不会错。”

    “这种程度的编造,你的参谋们应该也能想得出来吧?”夏凡摊开手。

    “那可未必。贺参谋接触的大多是兵阵战法,李公公和娘娘们斗法还行,让他编故事多半编不出如此自然顺畅的阴谋。至于徐统领……在这方面大概和秋月不相上下吧。”宁婉君对自己的班底有着相当充分的认知。

    此事有这么夸张吗?

    大概是自己曾被各类剧集电影轮番轰炸,已经对这些操作习以为常了。

    “你也是……不容易啊。”夏凡最终生出一句感叹。

    “那是自然,”宁婉君居然就这么承认下来,言语之间还似乎有些自豪,“如果这十年里我稍有退缩,哪怕是露出一丝怯意,现在只怕早就被压得粉碎了。”

    单就活力来说,广平公主确实是他所见过的人里面最出众的一个。哪怕是野性未泯的山晖,腿上挨了一撞后至今都在安静休养,公主倒好,当天满身是血的被抬出去,现在就能绑着绷带到处溜达了——透过对方敞开的衣领,他能看到宁婉君锁骨下方隐约露出一抹白色的裹布。

    这压力没有压跨她的身躯……只是稍稍压低了她的高度。

    “对了,我依稀记得,你在大战那天直呼了我的姓名?”宁婉君向夏凡走近两步。

    “这个,当时情况比较紧急——”

    “你辩解什么,我又不会因为这个治你的罪。”她扬眉一笑,“老实说,比殿下好听。太子是殿下,二皇子也是殿下,天底下的殿下那么多,但宁婉君只有一个。所以只要没有外人,我允许你继续这么叫我。”

    呃……怎么感觉直呼其名反倒是对方占了便宜?夏凡不禁暗想。

    “茶来啦。”黎端着一盘茶碗走出屋子。

    宁婉君立刻错身而过,坐到了之前他躺着的长椅上,“谢谢。”

    黎将茶递到公主面前,微微一笑道,“不必客气。”

    她随意抿了口后换了个话题,“对了,虽然我已经从秋月和徐三重那里听过当天发生的事情,但还是想再听当事者再说一遍。老实说,他们的描述实在夸张了点。”

    夏凡点点头,“说白了不过是同一种震术的放大版而已。等你学完那些入门科目,自然也能灵活运用雷电。”

    半个时辰后,宁婉君长出了一口气。

    “利用铜钟来当作炮弹?怪不得秋月会把它认为是一颗逆向升起的流星。你知不知道现在军队里已经流传起你的名号了?”

    “名号?”

    “枢密府的官衔并不能具体反映一名方士的特点,所以一般大有名气的方士还会有一个额外的名号。”宁婉君轻松道,“按惯例来说只有镇守以上级别的方士才会引起大家的关注。”

    夏凡好奇心大起,“那我的名号是?”

    “九霄天雷使。”

    ……怎么有种中二满溢的感觉?

    还不如直接叫雷电法王呢。

    “不满意?”宁婉君像是看出了他的想法微微一笑道,“也对毕竟你——”她卡顿了下“我是说常规的称谓很难合你心意。这种名号并不会实质影响到什么,一个方士拥有多个名号也不奇怪,它唯一代表的是,你的实力已被大数人认可不再是籍籍无名之辈了。”

    随后她狡黠的眨眼道“当然了,如果你有什么自己中意的名号,可以私底下告诉我。我能让他们优先使用这个称谓。”

    夏凡的思绪一时间卡住。

    他下意识觉得这个称号应该又帅又拉风,保持独特的同时还能朗朗上口。但真让他来想首先浮现在脑海中的却是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比如什么风暴降生、五号干电池之类。

    因此他决定把这个机会留到以后。

    “我正好也有一件事情想问你。”夏凡清了清喉咙“在魔瓦解的瞬间,你的人有注意到什么异象吗?”

    “异象?尚未有人跟我提及这点。”宁婉君不解道,“怎么,有哪里不对劲么?”

    “不知是不是错觉,魔消失的那一刻,我总觉得天裂开了条缝隙。”

    “啥?”公主愣了片刻,“你确定自己看清楚了?”

    这也是夏凡最不确定的地方——现在想来,当时天空除了偶尔闪现的电光外几乎是漆黑一片,加上还有密布的雨幕,他是怎么觉得天空“裂开”来的?

    黎当时背对着魔,目光全集中在他身上,没注意到也很正常,但事后他曾拐弯抹角的问过方先道和千知,回答都是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

    因此夏凡也只跟黎谈及过此事,现在则多了一个公主。

    “最有可能的还是错觉吧。”狐妖晃了晃尾巴,“战斗至那个时刻,精神和注意力都难免涣散,加上天色昏暗,产生误判不算什么奇怪的事。”

    “……”宁婉君却陷入了沉思,“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

    “那是唯独你才能看到的景象。”她认真说道。

    “我?”夏凡指了指自己,随后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我又不是什么特殊人物,而且天空折射出的光线还能因人而异的么,除非……”

    他声音渐渐降了下去。

    因为宁婉君的神情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你并不一般,只是尚不自知而已。也罢,我就直说了吧,在枢密府高层中,通常会把像你这样的人称为——”

    “公主殿下!”就在这时,门外侍卫急促的声音打断了宁婉君的话语,“金霞城有急讯传来!”

    “什么事?”

    “西北瞭望哨发现有大队人马正在渡河!从旗帜来看,来者应该是申州驻军!”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