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章 谈判
一本读|WwんW.『yb→du→.co
    那就是金霞城。

    龚胜“吁”的一声勒停马匹,眯眼眺望不远处的灰色城池。从城头的戒备和西大门的出入人流来看,确实有些不符合常理。至少他注意到四处瞭望哨正在盯梢自己的动向,短短半刻钟不到,城墙上晃动的人头也明显多了许多。按他以往到访金霞的经验,官府的守卫根本不会有如此机敏的反应,特别是他的部下已经亮出了申州军旗,对方更不会加以提防。

    而作为申州首府,进出金霞城的人员数量实在过于稀少,这儿不是什么商贸大都,但也不至于凋零到这个程度。

    果然,城中出过事情。

    “校尉大人,散出去的探马都回来了。”副官陆红花驾马靠近他身边。

    “嗯,他们有什么发现吗?”

    “周边一切安全,没有敌人活动的迹象,不过——”副官压低声音道,“西墙郊外有大片扎营痕迹。从范围来估计,是一支上万人的大军。”

    “大军?驻扎在金霞城外?”龚胜扫了对方一眼,“申州除了我们,哪还有什么大军。就算是敌人,那也只会选择驻留城中,那可能跑到西墙外来。”

    “您的意思是……”

    “应该是暂时收容城中逃出来的难民所用营地吧。信使的消息没错,看来金霞城确实遭到了海寇袭击。”

    当这个消息传到申州军驻地时,统帅擎将军一开始是持怀疑态度的。

    毕竟狼烟未起,整个东南边风平浪静;通报者也是狼狈不堪,仅仅只有一则口讯,连官府的印签都没携带,这实在有违常理。

    军队一动,那耗的就是钱银,万一赶到金霞城发现不过虚惊一场,他将军之名岂不成了笑话?

    不过首府遇袭击一事非同一般,又不能当做儿戏来对待。

    因此这个任务就交到了杨威校尉龚胜头上。

    擎将军命他率一支轻骑部队尽快赶赴金霞城进行支援,前锋则缓步开进。若此事验证为真,再出动中军平寇也不迟。

    因此这一千五百轻骑就成了最先抵达申州首府的部队。

    “不过看这城的状况,不像遭受过袭击的样子啊。”副官琢磨道,“就算信使慢了一天半,那也才三天不到的时间,当地官府什么时候这么能干了?不光要应对海寇,还能照顾到逃离难民,事后居然不忘收拾扎营痕迹……我记得当地太守是纯粹的文官出身吧?”

    “这个问题问问他本人不就知道了?”龚胜兴致勃勃道。他才不想去管难民的事情,目前能确定的至少有两点——一是西城门仍在官府的控制当中;二是海寇当真存在。在军中当官最渴望的是什么?那当然是战功,而剿匪和平寇都是一笔大功绩,对于一支驻守大启腹地的军队这样的机会可不常见。

    他朝后方挥挥手“走,我们入城!”

    “喏!”众将士齐声应道。

    ……

    然而令龚胜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队伍竟被门口的守卫拦了下来。

    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官府派人求申州军支援现在援军来了,他们反倒不让自己进城了?

    是谁给他们的这个狗胆!?

    “让开!”龚胜一声大喝让开路的士兵退到两边,亲自纵马朝城门走去“我乃申州军杨威校尉受太守大人所托,前来救援金霞城,尔等还不速速避让,好让大军通过!”

    “听到校尉大人的话了吗?识相的话就赶紧滚开!”陆红花跟在一旁为自己的上司助威。

    但五名守卫丝毫不为所动。

    他们手持长枪站成一排堵住了入城的道路。

    “公主殿下有令超过三十人以上的队伍需要先进行通报,得到许可后方能入城。”其中一人吐词清楚的说道,“这位大人,看到您右边的帐篷了吗?请配合我们进行登记。”

    “公主殿下?”龚胜被气笑了,这金霞城什么时候轮得到公主说话了?难道官府大员都死绝了不成?他举起长刀抬手就将刀口架在了对方的面前,“我再重申一遍:我奉命驰援此地军令不可违。如果你执意不让,那就别怪我送你上路了。”

    “这是公主殿下的命令我等亦是奉命行事。”带头守卫竟面色不改。

    即使面对悬于头顶的刀刃?龚胜暗自称奇,这样的士卒倒是少见。

    但他是申州军先头部队的脸面断然没有被几个守卫阻拦的道理。

    杀人对他而言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龚胜双臂发力猛地朝对方的脑袋砍去!

    “看箭!”

    随着一声轻叱,一根飞箭从城内射出,直朝龚胜胸前袭来——

    这箭速度极快,势头极沉,哪怕他身披甲胄,被射中的话恐怕也得受伤。

    “呔,好胆!”龚胜不得不收回长刀,挡在胸口。只听到当的一声,箭矢撞在刀刃上顿时折断,他的手心也传来一阵酸麻。

    好大的力气!

    “竟敢暗算堂堂大启校尉,所有人,拔刀!”副官大喝一声,便要带队冲破城门,但射箭者的下一句呵斥让她生出了一丝犹豫——

    “广平公主殿下在此,谁敢造次!?”

    “殿下……来了?”不光是陆红花,她手底下的骑兵也泛起了一阵骚动。

    这时守在城门口的卫兵才缓缓退至门内,将主干道让渡出来。

    只见一名骑着高头大马、身披红袍白绸的年轻女子,在一众黑衣方士的护卫下,不紧不慢的行至龚胜面前。

    得知申州军抵近的消息后,宁婉君立刻做出了对策,她一方面让夏凡去跟王义安交涉,一方面换上戎装,渡过内河,从北门抢先一步入城,力求赶在申州军穿过西城墙之前将其堵在城门口。

    这就是那位分封至此的广平公主?

    龚胜打量了她好一会儿,才犹豫地放下长刀,朝女子拱拱手道,“下官见过殿下。若刚有冲撞冒犯之处,还望殿下见谅。但公主殿下为何阻我?下官有军令在身,必须立即——”

    “立即和官府碰头,以商议剿寇之策?”宁婉君淡然的说道,“你们来得太迟了。入侵海寇大部已于两天前被歼灭,剩下少量流寇目前仍在追剿中。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在城门口设卡的缘故。至于你想见的太守等人,已不幸在这场寇灾中罹难。”

    “您……说什么?”龚胜惊讶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太守大人……死了?“那其他官员呢?”

    “六品以上,鲜有幸存。”

    龚胜脑袋里轰隆一响,这岂不是说金霞城的官府已经整个被铲除了?

    他感到背后泛起了一阵冷意,此消息若是传到京畿,只怕朝堂都会因此震动!

    不、不对……若真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金霞城怎么可能现在还安然无恙?能把一城主官杀光的寇灾,少说也应该是暴乱层次得灾难,但城里的情况看似又并非如此。

    “殿下,事关重大,我必须确认此事!”

    “当然,我们可以去金霞府衙详谈。”宁婉君点头道,“不过你只能带少数人入城。”

    “这是何意?”龚胜顿时表示抗议道,“他们一路跟随我驰援金霞,正需要歇息补养,您总不能让他们空守在城外吧?”

    “歇息、补养?”宁婉君的声音低沉下来,“你当真不知道一支久驻郊外的部队进到城市里会发生什么事情?别忘了启国皇室都曾在边军历练过。此城的百姓刚经历完一场动荡,我不希望他们在遭受另一轮骚扰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两人僵持了好一阵,龚胜才不得不选择让步,尽管此举会让手下产生些许不满,但对于他而言,尽快弄清楚金霞城中所发生的一切方是此刻最为紧要的事务。

    他低声与一名亲卫交代两句后,单独率着副官和十名手下跟随公主步入了金霞城。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