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二章 真面目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上元城,子时一刻。

    又是一次毫无意义的酒会之后,洛轻轻护送已经微醉的四皇子回到王宫。

    不知什么原因,这大半个月来她总觉得对方的态度发生了些许变化,不再像之前那样缠人。而且喝酒时也减少了呼朋引伴的次数,更多的是自己一个人独饮。

    尽管不清楚缘由,但对洛轻轻来说却轻松了不少。

    她既不喜欢被当做物品一样站在那些公子才人面前任其评头论足,也不想跟宁楚南扯上太多关系。若是今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四皇子都能如此安静的话,那她高兴还来不及。

    “您回来了。”侍女已经在房门口候着了。

    “哼。”宁楚南推开侍女,摇摇晃晃的走进屋内。

    洛轻轻冲她耸耸肩,随后朝里屋说道,“殿下好好休息,属下先行告退。”

    “等下。”

    就在她转身要走时,宁楚南忽然叫住了她。

    “还有什么事吗?”洛轻轻不得不停下脚步。

    “进来,我有事想跟你说。”

    “殿下,今天已经不早了——”

    “进来,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洛大人……”侍女露出不安的神情。

    洛轻轻叹了口气,无奈走进房中。这里是四皇子的客室,倒也不算什么私密之地,只是房间里仅点着两台烛灯,光线显得有些昏暗。

    “你坐。”宁楚南指了指房中央矮桌前的坐垫,接着示意侍女道,“你去把酒端上来。”

    “您今天已经喝过了。”洛轻轻坐于他对面。

    “酒这种东西,总是不嫌多。”宁楚南满不在乎道,“怎么,你想为我分担点吗?”

    “……”她索性忽略对方的醉话,直入正题,“您想说的什么事?”

    “我——有哪里不好吗?”

    “什么?”

    “呵,你在装什么傻,”宁楚南呼出一口酒气,“难道我母亲就没有提点过你,让你来担任术法内卫的缘由吗?”

    洛轻轻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您喝醉了。”

    “不!我清醒得很。”他撑着桌子,俯身向前,“我是皇子,身份地位仅次于父皇和太子。我母亲是洛家人,今后自会多多照顾你。财富?我名下产业足够你一生无忧;权势?以皇室的背景和你的天赋,难道不能轻松出人头地?所以……你究竟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成为我的人,有那么让你为难吗!”

    说到最后,他几乎是低吼出声。

    “殿下,在护卫一事上,我并没有任何违背职责的想法,也不认为自己心向他人——”

    “到现在为止,你还在掩饰,当我是傻子么!”他突然伸手抓向洛轻轻的胳膊,“我要的不单单是护卫我想要的东西是——你!”

    洛轻轻轻易就将他的手打落下来,“殿下请自重!”

    “自重?”宁楚南看着自己通红的手背忽然放声大笑起来,“这话从你口中说出来是何等讽刺你以为自己冰清玉洁一尘不染么,别逗我了!你知道那些人是怎么形容你我的么?他们说你早就和他人有染,却将我始终蒙在鼓里!”

    洛轻轻突然觉得自己不可能坚持到两年之期完成的那个时候了。

    她站起身来,拱手行礼道,“……属下听不懂殿下在说什么,如果您在意的只是流言蜚语属下并无太多话想说恕属下告退。”

    “夏凡。”

    洛轻轻刚迈出的脚步顿时停住。

    “那家伙叫夏凡……没错吧?”宁楚南低沉着嗓音说道“我托人去枢密府打听过了居无定所,出身低贱,和你是同期考生。可以说……除了他能感气以外,其余地方一无是处。”他微微停顿,“不,倒也不能说一无是处。至少在讨好女人、攀龙附凤上,他还是挺有一套的。我听枢密府的人说,他傍上了三公主,也就是我姐的大腿,现在都成金霞城的令部从事啦。”

    他拿起一壶酒猛灌一口,“如今有机会爬上公主殿下的床头,你觉得他还会多看你一眼么!”

    “殿下为何会有如此联想?我和夏凡仅仅是在士考中合作过,并无您所说的这般私情。”洛轻轻匪夷所思道,她几乎不敢相信,如此污蔑性的话语会从一名皇子口中喷薄而出,“而且夏凡绝非卑劣之人,我不认为三公主会因为他的阿谀奉承去提拔他——”

    “他不是卑劣之人?”四皇子将声音再拔高了一度,“不卑劣会晚上使用迷香闯入你的闺房,掀开你的盖被?即使这样你仍要护着他,哪怕在之后士考的关键抉择上,宁可背叛家族的利益,也要和他搅合在一起,你现在却想告诉我,你们之间丝毫无染?我不是傻子!”

    洛轻轻心头一震。

    这件事明明只有少数女弟子知情,而且她都有专门交代过,为何现在会被四皇子知晓?

    “事实并非如此!”

    “我知道事实是什么!”宁楚南暴躁的打断道,“我甚至找到了当时参考的洛家人,向她们确认过这一消息。你以为我不怀着那么一点期盼,希望这一切都是流言?但结果只让我失望!”

    当时的参考者?守在旅店中的弟子都是每日轮换的,名单也就经过两人手中而已,他连这个都能查到的话……

    洛轻轻脑海中闪过一道电光。

    半个月之前,她曾在花舟上见过大师兄的身影。

    是洛风卿逼迫她们说出来的么?

    “告诉我,你到底中意那人哪一点?区区一个贱民,都能入你青眼,我堂堂皇子难道不成?”宁楚南的声音已有些沙哑,“亏我把你视作宝玉,亏我母亲把你当成难得的佳配,但谁知道你只是个贱货!”

    “对,他是个感气者,那又如何?这身份的高低贵贱不是单靠感气一点就能抹平的,你以为我没玩过拥有感气能力的女方士吗?抛开气的话,她们就跟寻常流莺没有任何区别。”宁楚南一脚踩上矮桌,“不错,我是无法感气,但我也有别的能力——比如让你感到舒服和快乐。你也喜欢这个吧?不然怎么会跟采花贼情投意合?放心,我会令你忘记那家伙的,彻彻底底忘记——”

    说话间,他猛地朝洛轻轻扑去。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