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五章 庭审
一本读|WwんW.『yb→du→.co
    “师父。”洛轻轻低呼出声。

    洛无际只是朝她点了点头,并没有作太多表示。

    倒是站在师父身后的洛长风向她偷偷眨眼。

    看到熟悉的面孔,洛轻轻也安心了不少。

    “洛姑娘,鉴于你有着枢密府方士的身份,这次审问就不必跪下了。你坐到最末尾去吧。”位于首位的官员缓声说道。

    此人穿着红黑双色袍,袍上绣有五兽纹,头戴三梁进贤冠,其身份应该便是大理寺卿裘光了。虽然此前没有见过,但作为九卿之一,洛轻轻已听说过他的名字。

    “是。”

    她依言落座,同时打量全场——坐在审判位上的居然只有大理寺卿一人,没有寺丞、没有录事,这意味着审案过程不会有人去记录。但要说不认真对待吧,又有大理寺首官坐镇,他的判决将会成为案件的最终结果。

    在她左侧,则坐着一脸寒霜的洛妃娘娘与一名公公。

    而右侧正是洛家人马,包括他的师父、洛长天与洛风卿。

    “魏公公,陛下有什么要交代的吗?”裘光先望向公公道。

    “皇上恰好听闻了此事,只是想知道一个结果而已,所以才派咱家来旁听,除此之外,他并无任何交代,裘大人可按自己的经验做出判决。不过……”他拖了一个长音,“无论结果如何,他都不希望此事传播出去,毕竟对皇家也好,对洛家也罢,此事都颜面无光啊。”

    “陛下圣明,洛某亦有这个意思。”洛无际点头道。

    “哼。”洛玉翡则不快的低哼了一声。

    “那么洛姑娘,你可以把当天的事情说给诸位听听了。”魏公公端起身前的茶杯道。

    洛轻轻站起身来,深吸一口气后开始陈述。

    这个过程差不多花去了一刻钟时间。

    意外的是,洛玉翡并没有中途打断她,而是任由她说到了最后。

    裘光听完后望向洛妃,“四皇子本人既然无法到场,不知娘娘有什么想补充的吗?”

    “据我了解,事情的经过差不多跟她说的一致。”

    洛玉翡这话一出,洛轻轻不由得愣住。

    “但是,也只是经过而已,实际细节却大不相同。”洛玉翡用沉痛的语气说道,“我的孩儿确实喜欢上了洛轻轻,年轻人总是会被貌美的同龄人吸引,这本不过是常事而已。但偏偏在于,这位貌美的洛姑娘却早与其他男人勾搭,并一直瞒着我儿。她一开始就知道我让她担任术法内卫的目的,却没有将此事告知于我。”

    “也就是说,您在为她争取这一职位时,已经表露过结亲的想法?”

    “正是。不信的话,裘大人可以问她。”

    洛轻轻皱起眉头,“寺卿大人我并没有与他人——”

    “我问的是洛妃娘娘是否表达过类似的意思?”

    她咬了咬牙,“……是,但我并未同意。”

    “不过你还是接受了这个职务。”裘光敲了敲桌面,“还有别的问题吗?”

    “当然,”洛玉翡接着说道,“直到后来我儿才得知这一消息情绪自然波动不小。直到事发当夜他在饮酒之下难以控制心绪才用了较为过激的方法希望洛姑娘能够回心转意。此事绝不是像她所说的那样仅仅是贪图感气女子的身体更没有逼迫她行苟且之事。这都只是洛姑娘为淡化自己的私情而故意选择耸人听闻的说辞罢了。”

    “可有证据?”

    “这是自然。”洛玉翡拍拍手门外有人带着一名女子走进室内。

    “这位是四皇子的侍女,也就是当事人之一。青瓷当时我儿没有说要对洛姑娘行不轨之事吧?”

    \咪\咪\阅\读\app\\

    她的嘴角已痊愈看不出被割伤的痕迹大概是太医院救治四皇子时将她一并治好了。她怯生生的看了洛轻轻一眼,随后深深的低下头来,“是……”

    洛轻轻无声的叹了口气。

    当她正准备开口时,洛玉翡却冷笑一声,打断了她的发言,“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人的意志可以被扭曲,证言自然也能随意更改。但我的证据并非只有一个。裘大人,洛师叔,请看这个。”

    只见她摊开了手中的一卷薄纸。

    “这是……信?”裘光挑了挑眉道。

    “不错,写这封信的人……正是夏凡。”

    洛轻轻心头顿时一震。

    她猛地看向洛玉翡,而后者回应的眼神中只有恨意。“诸位可能有所不知,曾有两封来自金霞城的信托洛家内部转送至上元城,交予到洛轻轻手中。我特意追查过,一封为洛悠儿所写,一封为夏凡所写。而她——”

    洛玉翡顿了顿,直指洛轻轻,“她却将后者的信收藏起来,放置在自己的腰包中!不仅如此,在她住所内始终能没找到洛悠儿的信,这意味着她已经将另一封信销毁或遗弃。请问,如果不是私情所致,会有一个未嫁女子,将一名男子的信单独留存下来的吗?”

    “如果不是搜查时发现了这一证据,我还真不敢相信她会寡廉鲜耻到这个地步!诸位,看看信上的内容吧,一个除了盐以外什么都没有荒僻之地,这种地方的枢密府方士,居然好意思向京畿枢密府邀人?一般人绝对干不出这样的事来,但夏凡却做了。如果不是两人关系非常,他凭什么写出如此荒唐的信来?”

    “……”洛轻轻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什么好。

    她为何要将那封信放入腰包中?

    要说理由,也不是没有。每当看到那封信上歪七扭八的字迹时,她总会忍不住笑出声来,都说字如其人,但对夏凡而言似乎是个例外。特别是在乏味无聊之际,这封信能让她想起共渡大荒煞夜,一起对抗邪祟之魔的那个夜晚。

    她也数次想提笔回信,甚至想问对方枢密府究竟招没招到人,离关门大吉还有多远,是不是真的急需贤士高手相助,但这样半开玩笑的话语始终没能在她手中变为墨迹。正因为一直未能回信,她便也没有将这封信取出来。

    其实她同样挺想把洛悠儿的信一并留着,可惜小师妹的有些话实在“犯忌”,为了避免一语成谶,她在完成回信后就将其烧掉了。

    没想到这一无心之举,反倒成了洛玉翡攻击的论据。

    不过就算没此点巧合,对方便无法构陷了么?洛轻轻并不这么认为。

    因此她只是挺起胸膛,简单的陈述道,“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猜测,我和夏凡并无任何私情。”

    但这一次,鲜有人注意她在说什么。

    “行了,这些事情先放一边,我想问她另外一个问题。”洛无际终于开口道,“洛轻轻,我听你大师兄说,你曾在士考中选择了夏凡的方案,理由是比起自己定下的秩序,你会选择更好的那一种,是这样吗?”

    zn03251zxs